•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镇汉子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时间:2019-09-30 16:57:43   作者:长江的风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1167   评论:0
  第一百四十三章

  财旺叔无眠。而此时此刻,鲁裁缝也正在床上辗转反侧。

  几天下来,他再没有去渡口见见财旺,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开始有些害怕见到财旺了。他害怕他再次见到财旺的时候,自己的情感又会如决堤的&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现在要做的是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虽然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一个自己深爱的人很痛苦,但他似乎已经是别无选择。也或许是他已经爱得疲惫,他脆弱的心再也受不起任何的周折。

  就在前天晚上,他连夜,了县城一趟,今天擦黑时才从县城里赶回来。

  他是被他的两个女儿骗到县城去的。

  前天擦黑的时候,他听说财旺的房子已经盖好并在请朋友喝酒,于是他便决定去见见财旺,祝贺财旺搬入新家。但就在他去渡口的路上,收到了两个,儿托人从县城里捎上来的联名信件。信里要求他收到信后必须马上到县城一趟,让他不管有多忙他都必须得放下铺子里的生意马上下城,说是有万分紧急的事情要与他这个当爹的商量。

  看到信后,鲁裁缝吓了一大跳,以前要有啥事的话,两个女儿大都会请人捎,个口信就行了。但这回两个女儿的信件上不只是用上了联合签名,甚至是还用上了万分紧急的字眼。以为是两个女儿家出了啥子不好的大事,看完信,鲁裁缝是双手发抖,回到铺子马上给两个徒弟安排好事情,自己则立即雇用了一辆马车连夜往县城赶去。

  因天,路窄,第二天一早鸡叫头遍的时候,鲁裁缝才忧心忡忡的赶到了县城的小女儿的家。直到见了大女儿大女婿也抱着两个还在熟睡的外孙女赶过来,见到两个女儿家的人都安然无事,他这才最终放下心来,但接着怒气就上来了,责问两个女儿为啥明明没有急事还要急着叫他下城,害得他又惊,怕,还披星戴月的赶到县城,他铺子里的生意正忙得不可开交呢。两个女儿居然还有闲心和他这个年迈的老爹开这样的玩笑。

  鲁裁缝很是生气,大闹了女儿女婿们一通,然后怒气冲冲的一甩衣袖,当场就要折身赶回陶家镇。

  但他没,想到的是,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先是对他道歉陪礼,说是要不恁个做,他就不会下县城去见她们,事实上她们也已经给他带了好几回口信让他下城了,可他就是不肯去一趟,这也是她们没有办法的办法。接着就开始了对他的家庭“审讯”,问他都几十岁的人了还不顾身子的拼命挣钱,究竟,为了啥?还说是他的大女婿已经升了县小学的校长,二女婿又是县中学的老师,两个女儿也都在学校教书,不差钱用,养得起他这个爹。所以,坚决不让他再开裁缝铺了,让他必须要在年前将裁缝铺转手出去,然后下县城安享晚年。

  鲁裁缝当然是不会乐意的了,这个以他名字命名的裁缝铺可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呢,哪能说转让就转让出去?再说现在正是生意的好的时候,如果将铺子转让出去,岂不是白白的放脱了一轮好生意?更何况,他虽已过花甲,但身体一向很好,能做能动,干啥就要由两个女儿来养活?于是,他当场就拒绝了她们的要求。赌,的坐在椅子上,不肯喝一口小女儿给他泡上的热茶。

  两个女儿女婿担心父亲一个人住在陶家镇没有人照看,要父亲必须得下城与她们一起生活。但鲁裁缝又因为舍不得丢了自己几十年来留下的心血结晶,不肯将裁缝铺转让出去。场面一时僵持。

  这时,鲁裁缝七岁和五岁大的两个外孙女被他们的争论声吵醒,一见是外公到了,嘴里叫着外公就扑到了鲁裁缝的怀里,争着要外公抱,还要与外公亲脸。鲁裁缝的小女儿又将刚出生不到半岁的儿子抱过来放到鲁裁缝的怀里。看着怀里这个虽已出生半年,但自己却还是初次见面的胖乎乎的小外孙,鲁裁缝的火气一下就消失干净了,一边用手指逗着怀里的小外孙玩,一边应付着轮流的亲两个外孙女的小脸,忙得不亦乐乎。

  这久违的天伦之乐,让鲁裁缝脸上有了难得的笑容,眼眶里已经可见隐隐的泪光。

  见娴的怒气消了,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又纷纷的给鲁裁缝做思想工作。说他们别无他意,主要是考虑到妈妈走了,现在留下他一个人在陶家镇他们实在是不放心。但他们又都因为工作不能随时陪在他这个爹的身边,所以就只能是让他到县城与他们住在一起了。这样一来,他们做女儿女婿的既嬉跃⌒ⅲ他这个当爹的也可以不用再劳累,好好享受天伦之乐了。再说他的岁数大了,总也有个动不了的时候嘛,这裁缝铺反正迟早也是要关的。

  面对着女儿女婿的一片孝心,又加上几个小外孙的亲热,鲁裁缝沉思了一下,答应说让他再好好考虑一下转让裁缝娴奈侍猓还说是不管裁缝铺是不是年前转让出去,他都决定了春节时到县城过年,与大家团聚。

  听爹说一定会到县城过年,女儿女婿们才肯松口。不过最后还是笑着说,如果腊月二十五以前不见他下到县城,他们就上陶家镇来将他抬下县城去。

  因为铺子里实在是太忙,在女儿女婿们的一再挽留下,鲁裁缝才在小女儿家休息了一天,住了一晚,今天又被大女婿请到县城最大的酒馆吃了一顿饭,鲁裁缝便匆匆忙忙的往家赶。等回到陶家镇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因为路上劳累,加上身子骨不经折腾了,鲁裁缝回到家感到是腰酸背痛,到裁缝铺看了看,又给两个徒弟安排好了活路,自己就回家睡觉去了。

  但他却根本无法入睡。想着这回的县城之行,他心里便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虽然他欣慰两个女儿女婿的一片孝心,但挥质翟诓簧嵴飧鏊用血汉经营起来的、现在已经是远近闻名的鲁旭裁缝铺。对他来说,裁缝铺如同是他的一个孩子,他也已经离不开这个与他朝夕相处几十年的孩子了。再说了,他在陶家镇生活了一辈子,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他爱这个小小的古镇,他爱这里的山水人情,他不想离开桓錾他养他的地方。这里是他的根。

  要说起来,他两个女儿家的条件都很好,不差养他这个爹的钱,再说,这些年来,他自己也攒下了一笔钱,他也确实没有必要再劳累挣钱了。人老了,他自己也已经感觉到精力是明显不足了。也许他是应该将铺子转让出去,缓蟮较爻怯肱儿外孙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了。

  接着他又想起了财旺,或许,他舍不得离开陶家镇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财旺。他不想离开陶家镇是因为他心里放不下一个人。

  他爱财旺,他不能离开财旺,虽然这些天财旺一直没有来找唬但他坚信,有一天,财旺一定会主动找上门来的,因为他清楚财旺一样也离不开他。

  可就算是财旺能主动再来见他又能怎样呢?女儿女婿们是不会再让他一个人在陶家镇住下去了,他迟早都要与财旺分开,也许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鲁旭呀鲁旭,你都儿孙满堂的人了,还一天在情感上纠缠些啥?还整天为了爱的得失痛苦些啥?都入土半截的老骨头了,还把自己弄得这般累做啥?财旺有儿有女,这下又有了自己的新家,他也好不容易才从失去香香的痛苦中摆脱出来,他应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鲁旭呀鲁旭,你已经伤透了财旺的心,这个时候,难道你就再忍心去破坏财旺来之不易的安宁的生活?

  鲁裁缝捂在被窝里一个人自言自语,为自己找着各种各样离开财旺的借口。

  但找来找去,他却总是自己说服不了自己。

  啊,他不应该轻意的离开财旺。以前,他不敢与财旺太过亲密,那是因为有陶太爷从中作梗,因为陶太爷也爱财旺,陶太爷也不会轻意放过他鲁旭,他害怕自己的处理不当,陶太爷会对财旺下毒手。

  但现在不同了,因为有了水生,陶太爷是不会也不敢对财旺啷样的了,而同时,他也已经对陶太爷挑明了他的态度,他爱财旺,他也请求陶太爷能成全他与财旺,而陶太爷还似乎已经暗许了他将再不会干预他与财旺之间的交往。

  他现在应该大大方方的与财旺真心相爱才对,他们之间已不再有任何的阻拦。他们应该好好珍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相守一生,一直走到人生的尽头。他应该留下来,好好的将裁缝铺经营下去,直到有一天他再也做不动了为止。想必到那时,财旺应该也撑不动船了吧,那他们就天天在一起相伴,白天在一起看山看水,听财旺唱那永远都唱不完的情歌,晚上,就与财旺紧紧相拥而眠…

  可是,财旺还会回到他的身边么?财旺还会原谅他这一回么?财旺会相信他的解释?会相信他那晚亲眼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他与陶太爷之间的一场分手仪式么?财旺会真心的愿意与他相伴到人生的尽头么?

  赵财旺,你这个大憨包你这头老倔驴!你这个不会体贴人心的莽撞汉!你明明晓得老哥我是真心对你好,你明明也是真心喜欢我的,那你为啥就非得要揪着老哥的错不松手?再说,老哥我到底又是错在了哪里?老哥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有一天能与你这个憨包在一起长相厮守?

  不不!鲁旭呀鲁旭,你这个痴情的家伙,你女儿都已经对你下了最后的通牒了,要你赶紧处理了裁缝铺,然后下县城去与她们享受天伦之乐,你那刚刚学会笑的小外孙还等着你去照看呢。再说了,就算是财旺能再回到你的身边,你就真的能与他相爱一生,永不分开?你老了,你应该有一个自的归属了,女儿的家才是你最后的归属。财旺还有水生,还有桃儿,财旺也应该会选择他自己的归属……

  鲁裁缝躺在被窝里,脑子里乱得很,一会儿财旺,一会儿女儿,一会儿又是外孙,接着又是自己的裁缝铺,弄得他头痛,也不晓得该如何办好了。于是又自骂自己,鲁旭呀鲁旭,该来的已经来过了,你已经得到了财旺的爱。但现在该走的又走了,不属于你的就再也不要强求了。就让时间去冲淡一切吧。你应该在背后一直默默祝福财旺,祝福财旺过得幸福。

  或许,生活总是痛苦与无奈相伴,幸福的爱总会是来去匆。鲁旭呀鲁旭,你真正得到过爱么?还是从开始就不应该拥有?

  ……

  ―――――

  当然,财旺叔是不会晓得老鲁现在的心情的,因为他并不晓得老鲁现在正面临着一个是离开还是留下的痛苦的选择。

  他躺在被窝里,又想起今晚陶太爷与孙管家这别有用意的到来访一事来。虽然陶太爷一再强调他没有要回水生的意思,但事实上他明显是急于要来认水生这个儿子的了。

  而且陶太爷不只给他带来了两瓶上好的杏花村,还带来了一棵百岁老山参。

  虽然他意外于陶太爷舍得将如此贵重的礼物送给他,但真正让他震撼的却是陶太爷临走时的那一番话。虽然陶太爷当时是发着怒火说出的一番话,但他分明从陶太爷的这一番话中听出了陶太爷的一番诚意,听出了陶太爷对他赵财旺的关心和感恩之情。

  于是,他又开始迷茫,他甚至是开始害怕再去面对陶天一。

  在他无助的时候,他总会想起老鲁来,老鲁心思细腻,做事得体,似乎就没有老鲁处理不好的事情。要是老鲁在就好了,这个几巴老头子也真是,难不成你就真的把老子赵财旺忘了个一干二净?

  不,老鲁|农~村~人~小~说~网~www.N~C~R~X~S~W.com|一定会来见他的,就像是上回一样,老鲁一定又会是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不行,他得去把门闩打开,他要给老鲁留着门。

  财旺叔留着门等着老鲁的到来,但他等来的这个人不仅不是老鲁,甚至是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