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镇汉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时间:2019-09-30 16:57:44   作者:长江的风   来源:m.kprifm.com   阅读:940   评论:0
  第一百四十四章

  窗外。不见月色。漆黑的夜。

  河风拍打着窗纸,拥挤着从窗缝中钻进屋来。看来明天是会下雨的了。

  老鲁还是没有来。这又黑又冷的夜,老鲁是不会来的了。

  “赵财旺呀赵财旺,你乱想个几巴毛!你想他,那你自己明天去见他不就是了。”财旺叔等老鲁等得无法入眠,又暗自骂了一回。

  但就在这时,外面的门突然砰砰的响了两声。

  “老鲁?一定是老鲁来了……”财旺叔猛的弹起身子,这深更半夜的,而且陶天一和孙管家已经来过又走了,再是不会有外人来敲门的了,又想这老鲁也是,门明明是给他留着呢,轻轻一推不就进来了嘛。

  一想准是老鲁来了,财旺叔没有任何的犹豫,顾不着套上衣裤,点上油灯,提着因松紧带失去弹投要掉不掉的大裤衩,慌着下床就去开门,心里盘算着等老鲁一进门他就要将老鲁搂进怀里,抱到床上,塞进热乎乎的被窝,走了恁个远的夜路,可不能再让老鲁冻着。

  “你这个几巴老头子还晓得来呀……”财旺叔一边拉门一边说,可话没说完就愣住了,因为涂谡咀诺牟⒉皇撬想要搂抱上床的老鲁。

  “财旺叔,果……果然是你盖了新房。”二愣站在门口,望着财旺叔怯生生的笑。

  “二……二愣?你……你啷个会在这里哟?这几个月你都跑到哪里去了哟?”财旺叔似乎还没有反过神来。

  听财旺叔问,二愣低下了头,吱唔着不晓得说啥。

  “哎呀,我说你还站在这里做啥?外面风大,快进屋头来。”财旺叔伸手将二愣拉进了屋。

  “嘿嘿,外头是……是冷得很。”二愣打着哆嗦,看了看财旺叔的裆部,又说:“财旺叔,你……你就不怕冷呀。”

  “谁说叔不冷了!老子冷得牙齿都在打架呢。”听二愣问,财旺叔似乎这才发现自己只套着一条裤衩,而且因为刚才只顾着与二愣说话,手里忘了提着裤衩,宽松的裤衩这时都掉到裆根了,虽然勉强遮住了胯里的一大堆东西,但一大片毛草还是被二愣看了个清楚。便对着二愣讪讪的一笑,又慌着提着裤衩回屋去取了衣裤套上。出来,发现二愣还是怯生生的站着。便急忙说:“我说二愣,你还站着做啥,这里坐呀。”

  见二愣又黑又瘦,一身衣服都脏得不成样了,发又长又乱,这可怜巴巴的样子让财旺叔很是心疼,忙着给他倒了一杯开水。

  二愣可能是冻得太久了,就像是不晓得冷热了,三两口就将一杯开水给喝了下去。

  “二愣兄弟,你喝慢点,不要烫到喉咙……”

  “嘿嘿,财旺叔,不烫,烫不着。”二愣望着财旺叔憨厚的笑,又将杯里剩下的一点也喝了个干净。

  财旺叔好笑,接过杯子又给他倒上了一杯,问:“二愣兄弟,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哟?”

  “嘿嘿!还是财旺叔心细,您一眼都看出来了。”二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身上不抖了,似乎开始反过劲来。

  看着二愣憨厚的样子,财旺叔忍俊不住,又忙着将没有吃完的饭菜热了让二愣吃,自己就坐在一边看着二愣狼吞虎咽。

  可吃着吃着,二愣就开始抽泣了起来。

  “二愣兄弟,你这是啷个了哟?好好的说哭就哭了?”

  财旺叔一问,二愣哭得是更凶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饭也顾不上吃了。

  “哎呀,你不说叔我也晓得呢,你这两个月一定是在外面受了不少苦。”财旺叔又说,心想也不晓得这两个月二愣是过的啥子日子。想到别人的苦处,于是就不自然的想到了自己,他自己在这两个月里也不晓得是咋过来的呢,想到伤心处,财旺叔的眼睛也湿润了。

  “财旺叔,您咋也哭了,您是哭些啥嘛……”二愣停止哭声,看着财旺叔

  “我……我这是……看到你哭,所以我就……”财旺叔擦了擦眼睛。

  “财旺叔,您真的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您是最疼我的人了……”

  “嗨,我们不说这些了,你就讲讲你为啥要割了张屠夫的几巴,又到哪里去了嘛。”财旺叔又擦了擦眼睛。问。

  正好也吃得差不多了,二愣便讲起了这些事的经过:原来,那晚上二愣正和小翠在家睡觉呢,张屠夫喝得醉醺醺的来到了他的家,还非得让二愣到一边睡去,二愣开始不干,可又想着打不过张屠夫,就只好睡到一边小床上去了,张屠夫连灯都不吹,硬是当着他的面光着身子和小翠做起男女之事来。二愣确实在是气不过,就趁张屠夫最后和小翠睡熟过后,用菜刀一下就割掉了张屠夫的半截命根,他又因为怕张屠夫报复,于是趁着夜色离开了陶家镇,到与陕西交界的分界梁上做了一个背货工……现在眼着过年了,心里想着小翠,也不晓得家里成了啥子样子,于是就摸黑回到了陶家镇,但还是不敢直接回家,怕撞上了张屠夫,又恰见渡口这个新盖的房子,想着一定会是财旺叔盖的,所以就敲门试试看……

  二愣慢慢的讲,听得财旺叔直叹气,想着这也只能怪张夫自己做事太绝,占女人占到别人家里不说,还当着二愣的面爬在他女人身上做事,这要换了其他任何人也都忍不下这口气的了。

  于是财旺也将这两个月二愣家的一些情况说了说,就连二愣家的那头老母猪生病死了也都一一讲了出来,只是没有讲小翠还做过一时间的“半掩门”。

  然后又热了一大盆的热水,让二愣洗澡洗头,还找出他自己干净的衣服让二愣换上。这一折腾,眼看天就快亮了。财旺叔又催着二愣趁黑回家,让二愣先在家里避两天,等他去说服张屠夫后二愣才能出来露面,他相信张屠夫会买他赵财旺这面子,让二愣以后好好和小翠过日子,小翠以前是疯了一点,但人不错,良心不坏,是个好女人,以后她会晓得过日子的……

  面对财旺叔的热忱,二愣说不尽的感激,再三向财旺叔致谢,财旺叔又拿出两斤烟叶来送给二愣,然后用渡船将二愣送过了九曲河。

  当然这件事并不是好平息的,一向都不太讲理的张屠夫,又啷个会轻意放过割了他命根的二愣?

  且说第二天中午,财旺叔上街打上两斤包谷酒便往张屠夫家赶去。打算与老张两个好好喝两杯,顺便与他讲讲二愣回家的事情,并希望张屠夫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二愣一马。

  可到张屠夫家一见,又是大门紧锁。

  想必老张准是到谁家杀猪去了。财旺叔只好先回去,打算晚上再找老张细谈。

  回到家,正打算要做晌午饭吃呢,对岸的村民李大辣阍诙园冻着财旺叔又是挥手又是叫的,但又听不清楚他在叫些啥。

  以为是李大头要借渡船过河,财旺叔便急忙撑船到了对岸,一问才晓得是二愣家出事了,说是张屠夫拿着杀猪刀撞到了二愣的家,还非得要割二愣的几巴,村民们都劝不开,怕是要整出事来…

  听是张屠夫要割二愣的几巴,财旺叔慌了,不等李大头把话说完,跳下船就往二愣家跑去。心里一边埋怨,这几巴杀猪匠!还真就长了一个狗鼻子,二愣今早天要亮时才回家呢,他这就嗅上门去了。

  还没有跑到二愣家,财旺叔远远谰涂醇门前正围着一大堆的人,还能听到张屠夫雷一般的大嗓门。一口气跑拢,喘着气挤上前一看,张屠夫正挥着手里的杀猪刀,大声吼叫着要二愣滚出门来。骂二愣是一个懦夫,要是一个男人就出来和他分个高下,这样由一个女人护着又算哪门子好汉。

  二愣滥强槠凭傻哪久沤艚舻墓刈牛不见二愣出来,二愣媳妇小翠却双手叉腰,拦在门口,虽然嘴里不说,但看她那架势,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风。硬是将想要冲进屋内的张屠夫给拦在了门外。

  看这阵势,财旺叔一下都明白了,想必是二愣害怕,自己躲在了屋啦桓页隼矗好得还有小翠挡着,老张有所顾忌,要不,说不定早就闹出大事来了。

  “老张,你这是做啥?有啥事不能好好说嘛。”财旺叔上前去夺张屠夫手里的杀猪刀。

  “财旺叔,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少管!”张屠夫正红着眼呢,览锾得进财旺叔的话。

  “少管?老子我今天就要管!你和二愣都是我的好兄弟,老子不管,难不成就看你们惹出事情来?”财旺叔说着,又去夺张屠夫手里的刀。

  “财旺叔,你让开些,小心这刀不长眼,误伤了你。”张屠夫避开身溃瞪着财旺叔。

  “哎呀,我说老张,你和二愣这般的实在人当啥子真嘛。”

  “他还是实在人?他本事大着呢,他要也算是实在人,他还会割了老子的几巴?这几巴是随便说割就可以割的?”张屠夫涨红着脸,大声的吼。要说也是,滥腥嗣挥屑赴偷娜兆踊鼓芎霉?

  “老张呀,这不都是过去的事了嘛,再说了,你自己也是有错在先嘛,谁叫你当着他的面搞他的女人……”说到这,财旺叔发现不妥,住了口,看了看四下站着看热闹的村民。又将头靠上前去轻声说:“老张,你就给我一回面子勒饣胤帕硕愣行不?”

  可张屠夫似乎不领情,大声说:“财旺叔,要是你的其它事,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帮你冲在前头,可这回就是不行,你也不要说了,老子今天就看他能在屋里躲好久,老子就等着这一天呢,老子今天非得也要把他的几巴割下来,让雷约嚎纯疵挥屑赴偷娜兆邮遣皇呛霉。”张屠夫不给财旺叔的面子,反而是怒火越来越大。

  “你这个几巴杀猪匠!看来你真的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了?”财旺叔也有气。

  “不给!就是不给!”张屠夫气呼呼的说,一副就要往屋头冲的雷印<状,二愣媳妇又往门口靠了靠,伸开双手拦在门前。

  “老张,看来你是非得要把二愣的几巴割下来了?”财旺叔大声的问。

  “是!他割了老子半根,老子我今天就割了他的整根喂狗。”张屠夫根本就不听财旺叔的劝说。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