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镇汉子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时间:2019-09-30 16:57:45   作者:长江的风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933   评论:0
  第一百四十五章

  “财旺叔,你……你……你……”张屠夫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狠狠的跺了跺脚,转身挤出人群走了。

  后面是哄然的笑声。村民们便于笑声中四下分散开来,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去了。

  虽然财旺叔的这种解围方式有失斯文,但不管啷个说,这件事总算是平息了下来。不过也是,要不是财旺叔的这一怪招,恐怕张屠夫是不会轻意让步的了。当然,这样的怪招恐怕也只有他赵财旺才想得到并做得到了。

  说来也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屠夫还就只听财旺叔的话,受财旺叔的差遣,谁叫他遇上了这个比他这个杀猪匠还要倔巴的赵财旺呢。当然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财旺叔救过他们父子的难,是一条可以为朋友两胁插刀的血性汉,他是从心里敬佩财旺叔这个人。

  这边的二愣自然虏仆叔是感激零涕。二愣媳妇小翠也是,虽然嘴里不说话,但看着财旺叔远去的背影的眼睛早已是泪花盈盈。

  这一场找人赔几巴的冲突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想必老张是再也不会找二愣算帐了的吧。财旺叔心里自然也是十分高兴,硬是追上老张并拽着他到自己渡碌男路孔永锖煤玫暮攘艘换鼐疲还害得张屠夫醉得回家一睡就是一天一夜。自此,二愣媳妇这个骚女人是痛改前非,与二愣这个没用的男人正正规规的过起了小日子。

  这都是闲话,且不多说。

  单说就在这一天傍晚,天空中突然开始缕鹆肆闵⒌难┗ǎ风刮得越来越大,扑打在脸上,针刺一般的痛。

  这是陶家镇今年入冬过后的第一场雪。

  ――――

  因为晌午陪张屠夫时酒喝得有点过了,张屠夫偏偏倒倒的回家去了,财旺叔也躺在床上滤了一阵,醒来时天已经擦黑了。本来肚子有些饿,但又实在懒得做夜饭,财旺叔便坐在堂屋里抽着山烟,浓浓的烟雾四下分散,满屋都是沧人的烟味。因为下雪天冷,他又生起了一大盆的木炭火取暖。

  盆里的炭火将他冷峻的脸庞映得通红,像喝多了酒的醉脸吕床患盎指垂来。桌上的煤油灯时不时的扑闪几下,将他坐在椅子上的身影投放到西墙上。又拉成老长老长。

  “妈的!难怪昨晚没得月亮,老子还以为今天要下雨呢,这下倒是下起雪来了。”财旺叔骂了一句,起身,走到门边张望,天黑看不清夜空,但可以看旅徘耙丫铺上了白白的一层雪了。

  下雪了,不晓得老鲁这个几巴老头子是不是还在铺子里打夜工,要铺子里没有一盆木炭火,老鲁会受得住不?不行,老子今晚一定要去见一见他,如果他还在生气,老子就让他骂一回就是了,等他骂够了,然后老子再让他像以乱谎的靠在老子怀里撒一回猫尿,说不定就好了呢。

  一想起老鲁,财旺叔就再也坐不住了。披上大衣,带上手电出了门,然后顺着河岸的堤坎往老鲁的裁缝铺走去。他笨重的大脚踩在雪面上,嘎叽作响。

  可老鲁铺子的门却关着。财率灞憬脸贴住门缝往里瞧,但屋子里也没有蜡烛的光亮,黑漆漆的,看来,老鲁今晚并没有在铺子里加工,可能是下雪太冷,说不定老鲁早已经过家睡觉去了呢。

  财旺叔忍不住好笑,这个几巴老头子,看来你是真的不打算去找老子了。明明你今晚没有加工,为戮筒坏嚼献幽睦锶タ纯础:茫你不去找老子,老子还就非得缠上你不可,老子这就去敲你的院门,看你是开还不是不开,要不开,老子就把你家院门敲到天亮,让你也睡不成瞌睡。

  想着想着,财旺叔又来了兴头,脚下就走得快了。河风呼呼的刮,但他并不觉得露嗬洌就连飘落脸上的雪花,也显得是那么的温情。

  ……

  这时,陶太爷刚从陶记酒馆里陪客喝完酒出来。这回他请的是镇[农村人小说网:www.kprifm.com]中学的校长和水生的班主任吕鲜ΑK凳撬生和桃儿眼看过完年就要参加考试了,希望学校领导和老师多多关照水生和桃儿,在学习上多多指导。

  周校长和张老师自然是受宠若惊,想不到名扬四方的陶太爷会请他们喝酒,而且还是亲自作陪,这让他们很有面子,于是便在陶太爷面前大赞水潞吞叶,说水生和桃儿不只是他们学校的光荣,将来长大后还一定会是国家的栋梁。陶太爷听得高兴,便一个劲的劝他们喝酒,他们也不拒绝,有陶太爷请客并亲自敬酒,就算是醉死,他们也是愿意的了。

  当然这中间是少不掉要有孙管家作陪的,一般在应酬的潞颍陶太爷都爱带上孙管家,因为孙管家嘴巧,能说会道,以避免酒席冷场。

  一顿饭吃下来,天就已经黑尽了,雪也越下越大,地面上白茫茫一片。

  从酒馆出来,先送走客人,陶太爷又安排孙管家先回陶家大院。

  “老爷,国芳要等着与您一起走呢,您看这雪下得大,国芳怕老爷您摔着。”孙管家担心老爷。不愿自己一人先走。

  “不了,国芳呀,我还有些其他的事要办呢,你先回去就是了。”陶太爷打着手电,踩着积雪小心翼翼的从台阶上往下走。孙管家见状,急忙上前扶住了老爷的手腕。

  “老爷,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有啥事嘛,有事就等明天再做嘛,要不国芳陪您一起去?”孙管家问。

  “国芳呀,你就不要去了嘛,我这是想去看看鲁旭呢,这大雪的天,怕鲁旭一个人在家有啥事情。床环判模想去看看。”陶太爷又说,用手拍了拍肩上的雪花,抖了一下披在肩上的皮大衣,接着往前走。

  “老爷,您就让国芳陪您一起去嘛,等看完鲁掌柜,国芳再陪您一起回家。”

  见孙管家总是紧紧的跟在身后,陶太爷便又转过蠢矗骸拔宜倒芳呀,叫你回你就回嘛,你非得跟着我去做啥?说不定老爷我今晚就住在鲁旭家了呢。你还是快回去吧,这雪越来越大了,陶家大院可不能没有一个主事的人呢。”陶太爷有些生气了。

  “老爷……老爷……”孙管家在后面叫,但老爷再也不理会他醋怨俗缘脑阶咴皆丁

  孙管家只好作罢,他当然明白老爷的意思,明摆着,老爷这是想去找鲁掌柜亲热呢。但他心里很是想不开,明明自己家里放着一个多情又体贴的孙国芳时刻准备着为你服务呢,你却偏偏要去找啥子鲁掌柜,鲁掌柜到底是比我孙国芳好在哪里础…老爷你现在真是一点也不把国芳放在眼里了,看来国芳我真是太老了,也已经被老爷你玩腻了,老爷你已经不稀罕国芳这把老骨头了……

  暗自埋怨老爷一回,又自己可怜自己一回,孙管家取下头上的帽子,拍了拍上面的雪花,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打起手矗抬腿朝着陶家大院走去。

  回到陶家大院,进入自己的房子,推门进去,点亮蜡烛一看,觉着不对劲,床上的铺盖鼓着一个大包,好像是有人蒙在铺盖里睡觉一样。

  孙管家吓了一跳,正要喝问是谁。

  “床伯,你才回来呀,强儿都等你半天了。”大少爷露出头来看着孙管家嘿嘿一笑。

  “哎哟,我说大少爷,你啷个又来了哟,你昨晚才和孙伯伯睡过呢。孙伯伯昨晚也对你说了,不许你再来了的嘛。”孙管家不高兴。因为刚才老爷当着他的面说是要去见鲁掌柜,此凳墙裢聿换乩矗看来老爷是要与鲁掌柜快活通宵了。他心情不好,没有兴趣与大少爷说笑。

  “不嘛,孙伯伯,昨晚没有下雪嘛,今晚下雪了,所以强儿就来了。”强儿还是嘿嘿直笑。

  “我说大少爷,你这是啥子道理哟,因为下雪茨憔鸵来,那要这个冬天都下雪,你是不是就要天天跑到孙伯伯这里来哟?”孙管家一边说,一边脱下身上的大衣,取下头上的帽子,抖了抖,挂到墙头上的钉子上。

  “要得,要得,如果天天下雪才好呢,强儿就可以天天抱着孙伯伯睡了。”强儿没有听懂孙管吹囊馑迹拍着手笑。

  “你笑个屁!真是连话都听不懂!”孙管家愣了强儿一眼,脱下了棉裤,坐到了床沿上。

  “孙伯伯,往常每回下雪的时候,孙伯伯你都是抱着强儿睡的呢……”强儿嘟着嘴。

  见大少凑飧鼍缶ⅲ与他讲理是讲不通的了,但又不能强行将大少爷赶出房门,孙管家实在是没有办法,便自己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用铺盖捂着头不说话。自个儿生着老爷的闷气。

  见孙伯伯不理自己,强儿又支起半个身子,揭开孙伯伯头上的铺盖,说:“孙伯伯,词遣皇怯稚强儿的气了?”

  “是!孙伯伯就是生气了,孙伯伯说的话你就是不听,不让你来你偏偏要来,要让别人晓得你睡在这里看你啷个办。”孙管家确实有气,凶了强儿两句。

  见孙伯伯真生气了,强儿吓了一大跳,停了一会又矗骸八锊伯,媳妇晓得我在这里呢,她不会说啥的,今晚还是她让我早点来这里陪孙伯伯呢。”

  “你媳妇晓得你在这里来了?还是她让你来陪孙伯伯?”孙管家急忙问,又觉得问得有些多余,这强儿一天都想着往这里跑,平儿哪里能有不知之理?

  “嗯,媳妇晓得我在孙伯伯这里呢。还有我们只说悄悄话,爹爹也不会晓得我在这里的了。”强儿又说。

  “你爹当然也不会晓得你在这里了,说不定他这个时候正搂着你鲁伯伯快活呢……”孙管家说。又觉得自己不该将这些怨气当着强儿的面发出来,便又住了口。一时再不理强儿。

  “孙伯伯,你是不是也生爹爹的气了?”

  孙管家不理。

  “孙伯伯,被窝里热和不?强儿给你捂了半天了呢,强儿怕孙伯伯在外面冻着了,所以强儿要让孙伯伯睡暖被觥…”强儿又用手搂着孙管家的腰,说。

  本来没有好气的孙管家,突然听强儿说出这样体贴人心的话来,一时很是感动。是啊,以前天冷的时候还有老爷搂着他暖和呢,这下老爷是再也不会给他捂被窝的了,也许只有强儿这个傻孩子还惦记着怕他冻着了。于是龉身子,搂着强儿的腰:“强儿呀,这被窝暖和得很呢,多谢强儿还记着要给孙伯伯暖被窝呢。”

  “孙伯伯,你笑了,你是不是笑了就不会赶强儿走了?”强儿抬起头看着孙伯伯。

  “不赶了,不赶了,今晚下雪了,孙伯伯还需要强雠被窝呢。”孙管家将嘴贴在强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