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镇汉子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时间:2019-09-30 16:57:48   作者:长江的风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632   评论:0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你想要做啥……”没有想到陶太爷会突然使出这一招,等财旺叔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陶天一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想要叫,但陶天一长满长长胡须的嘴已经贴上了他的嘴唇。

  “财旺你不要动>让老哥亲亲……”陶太爷喘着气,嘴巴往下,又到了财旺布满胡茬的下巴,再往下,疯狂的亲啃着财旺粗壮有力的脖子。

  雪花落在脸上,又化成冰谅的水。

  “财旺!财旺!你等等老哥……”陶太爷从地上站起身来,叫着。

  “财旺,老哥真的喜欢你――”陶太爷又大叫了一声,浑厚的声音穿过古巷,在夜色中久久回荡。

  “财旺,老哥我这就回大院了,你应该去找鲁旭,鲁旭他一定在等着你。”陶太爷又喊了一声。

  但财旺已经走远。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身影,只能隐隐的听到他踩在雪地上的嘎叽声。

  他当然也听到了陶太爷的话,但他并没有再停下来,他也不敢再停下来,他不晓得自己为啥会如此惊慌,他害怕自己再也无力推开陶天一那有力的臂膀。

  ----

  财旺已经走远了,就连他踩在雪地上的声音也听不到了。陶太爷好像这才从梦境中醒过来一般,不,他刚才简直就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这个梦很美,却太短,短得让他来不及回味,剩下的只是雪花飘落脸上的冰凉。

  他刚才究竟是做了啥?他岂能对财旺如此无礼?

  不,是因为他太爱财旺了,他已经爱得疯狂,他永远都无法摆脱财旺对他的吸引,虽然他也曾苦苦的挣扎,但他愈是想要摆脱,财旺的影子就愈是顽固的霸占着他的灵魂。

  如果财旺不是这样一条粗鲁霾唤夥缜榈淖澈鹤樱如果财旺也只会像孙管家一样的在他面前说好听的话,在他身下浪叫,那他还会喜欢财旺么?

  如果财旺也爱他,然后轻意的与他上床,那财旺在他的眼里还会如此珍贵么?他也曾经得到过财旺的身子,但财旺一定只会认为那是一次交易,一鑫了朋友而自愿献身的交易。赵财旺呀赵财旺,你可以为了朋友主动献身上门,你也可以为了鲁旭而与老夫怒目相视,可你为何就如此漠视老哥的一片深情?既然你并不爱我,那你为何又要蛮横的占据着我的心?

  一声叹息,雪花也变得忧郁了。

  也许,他应该早点回去,只有陶家大院才是他真正的归属。从地上捡起大衣,抖了抖粘在上面的雪花,披到身上。又从地上摸捡起两根手电,打亮,抬腿朝着自己的陶家大院走去。暗黄的光亮后,雪地上,留下一串孤独遗憾的印迹。

  也许是到了他放弃财旺的时候了。也许他应该为财旺与鲁旭而祝福。那剩下他自己呢,可叹他陶天一呼风唤雨,却究竟又有谁对他付出过一片真情?

  “不!至少还有孙国芳。”陶太爷又安慰自己。他已经好些时候没有与国芳亲热了,想起来他也真的是太对不起孙国芳的一片真帕恕…

  陶太爷想着心事,踏雪回到了陶家大院。

  可就在他刚打开西花园的院门,准备回西花厅就寝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陶太爷一惊,猛地回头寻声望去,忽然发现有一个细小而又模糊的人影在大院中的假山背后帕艘簧粒不见了。

  虽然天黑雪大,手电的光也很微弱,但凭他精锐的眼神,他还是发现了异常,他敢肯定这不是一般猫狗的影子。

  陶太爷正要大喝一声跟上前去,但模糊中这个人影又从假山后出来,借着天黑和雪花的掩护往西南角帕耍消失的方向正是孙管家居住的小楼下。

  是孙管家?不对,孙管家不会有恁个快的身手,再说了,孙管家也用不着这般避着他。难不成是光线暗看花了眼?也不对,以他陶天一的眼神是很难有看花眼的时候。

  那这个人影为啥会朝潘锕芗业淖〈ε苋ィ磕巡怀伤会躲在孙管家的房里?

  所有的疑问在大脑里一闪而过,陶太爷心里一紧,顾不上用手电去清点雪地上的脚印,快步朝着孙管家起居的小楼走去。他担心孙管家可能会有危险,或者说是这个曾经在大院出现过好几次的神秘人影就与孙偶矣猩豆叵怠

  但直到走到孙管家门前,也没有再发现异常,门关着,门口也不见有足迹。陶太爷正打算顺着足迹再清查一遍的时候,他却猛然听到了屋子里似乎有轻微的说话声,奇怪,再将耳朵贴近门口一听,屋里的声音便都被他听了一个清清楚楚:

  “哦!快了!快了!就好了,孙伯伯就要完事了。”

  听到屋里的动静,陶太爷愣了一下,又突然明白了啥子,血气上涌,猛起一脚就踹开了房门,又三两步冲上前去,一把扯开了床上鼓动着的被窝。

  “孙国芳!你……你……你这个畜生!你这个……”陶太爷一脸苍白,怒火攻心,但却气得骂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老爷……老爷……您啷个……回来得恁个快……”面对突然的变故,孙管家猛的从大少爷身上翻下身子。

  大少爷也被吓着了,闫鹕砝炊愕搅怂锊伯背后,露出惊恐的眼睛望着爹爹。不敢说话。

  “孙国芳!……你这个……狗奴才!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对老夫的强儿下手!你……”陶太爷气得语无伦次,冲上前就给了孙管家一巴掌。

  陶太爷本就力大愀何况是在大怒之极?一掌下去,孙管家白净清秀的脸上立即就显出了五道暗红的指印,嘴角,已经缓慢的渗出了血迹。

  “老……老爷……您……误会了,我们……我们……这是……是大少爷要摸……毛毛虫……”孙管家眼前金花四溅,但大脑还算清楚,浑身愣叮用手捂着自己的脸,惊慌的想要接着解释。

  “误会?啥子误会?这是老夫我亲眼所见,这也算是误会?你说你是不是早就与强儿有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难怪强儿不懂男女之情,原来是你早就偷偷的把他带坏了……”陶太爷说着又要上前动手,但孙管家已闩驳阶詈竺娴那浇侨チ恕

  “大少爷,你说,你快给你爹说是你要玩的,你就说不是孙伯伯要恁个做的……你快说呀……”见老爷这狂怒不听解释的样子,孙管家便向大少爷求情,两眼渴求的看着大少爷。

  大少爷看看孙伯伯,又看看闫冲天的爹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哪里还说得出一句话来。

  “好了!好了!你休想狡辩!强儿他能懂啥,你不要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强儿身上!你这个狗奴才,我陶天一真是瞎了眼,白养你这几十年!你这就给老夫收拾东西滚蛋……”陶太爷根本就不听孙管家憬馐汀V缸欧棵排吼,要孙管家立马走人。

  “是……老爷,都是国芳做错了,都是国芳不该呀,老爷您啷个处罚国芳都要得,您可不要赶国芳走呀,您晓得国芳没得家的……陶家大院就是国芳的家,国芳我能去哪呀……”听老爷坚决要赶自己走人,孙管家跪在闵贤纯蓿希望能得到老爷的谅解。

  “我看你是成心要毁了我的强儿,你是想要毁了我的家……你哪里来哪里去,老夫的大院里再不需要你这样败坏门风的狗奴才……”

  陶太爷气极,没有想到在自己怀里风情万种的孙管家,背下里却阋上了他的傻儿子,还光着屁股搂着他的亲生骨肉在床上快活。这不得不让他悲伤绝望,让他火气万丈。要放在他过去的脾气,也许早就让他孙国芳人头落地了。

  “老爷,你就饶了我这个狗奴才吧,国芳我这是一时糊涂,我再也不敢了,我给您磕头了……老爷汔ジ龃理国芳都可以,您可不要赶国芳走呀,你晓得国芳没有家……”孙管家哭着,在床上不停的磕起头来。

  “你还糊涂?我看你是存心不良,你是成心要毁了老夫的强儿,你是想要我陶天一断子绝孙,你……你是想要毁了老夫一辈子创下的基业……”陶太爷惚揪筒豢丛谝槐呖耐啡绲匪獾乃锕芗摇W约菏窃剿翟狡:“老夫已经说了,你马上给我收拾走人!老夫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陶家大院再也不需要你这样的狗奴才……”

  骂完,陶太爷跺了跺脚,怒气冲冲的走出了房间。

  看着一向对慵浩髦赜屑拥睦弦,这下却把他骂了个体无完肤,老爷不只是打了他,老爷还将他这个忠心耿耿的好管家看成了狗奴才,想到悲情处,孙管家瘫倒在床上抱头痛哭起来。

  见到爹爹和孙伯伯这个场面,大少爷也吓着了,慌着提上裤子,下床抱着衣服跑了出去。

  陶太爷回到西花厅,心如刀割,老泪纵横。

  想不到对他忠心耿耿的孙国芳,这个他陶天一最得力最器重的好管家,却在背下里与他的亲生儿子做出这种事来。孙国芳一面在他这个主子身下风情万种,一面又与主子的儿子在床上激情。孙国芳呀孙国芳,你这不是在造孽还是在造啥?老夫要不是看在你对我陶家大业有功有绩,看老夫今晚不要了你这条老命……

  陶太爷越想越气,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他决不会相信这样的事实,要不是刚才这个神秘的人影,他陶天一也许永远都无法晓得在他的眼皮锵禄岱⑸出这样龌龊的事来。在他威严的陶家大院里,又岂能容忍这样污浊的事情发生?香香背叛了他,鲁旭背叛了他,这下就连对他最忠心的孙管家也背叛了他,想他风光无限的陶天一,啥子时候竟落得这般光景?。

  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来,陶太爷狠着劲一锲喝了下去,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然后一头瘫倒在他那张红木雕就的大床上。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