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镇汉子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时间:2019-09-30 16:57:49   作者:长江的风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552   评论:0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本来是打算要去见老鲁的,没有想到却半路上撞上了陶天一。而且还被陶天一抱着强行的放肆了一回。财旺叔心里很不带劲,慌慌张张的冒着风雪回到了渡口。

  “狗日的陶天一!”财旺叔自个儿骂了一>,想着要不是陶天一破坏,他这个时候说不定正搂着老鲁温情呢。这下倒好,老鲁是搂不成的了,自已反而是被陶天一给搂了一回。不,陶天一本意并非是找他赵财旺,只不过是恰好他们就这样在雪夜里相遇而已。陶天一定是去找老鲁亲热的了,难怪老鲁这些天一直不愿来见老子,看来老,不只是还在生老子的气,而是他心里也只有他陶天一的了。说不定这个时候,陶天一已经赶到了老鲁的家,正搂在老鲁在床上快活呢。你这个可笑的憨包!还一个人在这里自作多情。

  财旺叔埋怨一回,但心里就是忘不掉老鲁的影子,接着又想起了刚才被陶天一,搂着亲吻的场景来,思绪很复杂,心里不好受,便又抓起桌上的酒瓶狠狠的咕嘟了两口,脱了衣裤上床睡去了。

  “管球他的!他爱和谁好就和谁好!陶天一自己都说了他们相好几十年了,你赵财旺这才和老鲁好多久?你尽自不量力的去想这些不正经的事做啥嘛,他是他,你是你,你赵财旺还能管得住别人的心?没有老鲁,你不一样的过了这几十年的日子……”财旺叔又暗自在被窝里解嘲,想得开了,心情似乎就好多了,憋在心里的结也不那么让自己心痛了。加上酒意上来,这一觉竟然能睡得出奇的香。

  直到鸡叫头遍,时候,财旺叔才被尿涨醒,便披衣下了床,打开房门出去撒尿。

  雪小了许多。模糊中,四下里一片白。

  太冷,又怕雪滑摔着,财旺叔便站在门侧,掏出家伙对着雪地撒起尿来,这一泡尿太长,好不容易尿完,急忙抖了抖家伙塞进裤,,正要转身进屋。

  “财……财旺……老弟……你……撒……撒尿?”

  突然听到旁边有人问话,财旺叔吓了一大跳,猛的转头看去。

  刚开始还没有注意,这过细一看,就在大门的右侧似乎正坐着一个人,,不细看,还以为是堆着的一堆东西呢。

  “你……你是哪个?”财旺叔急忙大声的喝问。

  “财……财旺……老弟……是……是我……”这个人又说话了,还动了动身子。

  “孙管家?你是孙……孙管家?”,旺叔听出了是孙管家的声音。

  “是……我是……”可能是冻得厉害,孙管家说话不利落,连声音都变了。

  “哎呀,我说孙管家呀,恁个冷的天,又刮风又下雪的,你啷个一个人这个时候坐在这里哟?”财旺叔实在想不到孙管家会冒,风雪坐在自己的屋檐下。忙着问。

  “我……我……这是……”

  “孙管家呀,看你自己都冻成啥样了!快!你快进屋再说,屋子里暖和。”财旺叔说着就上前去扶孙管家,可能真是冻坏了,孙管家晃着身子有些站立不稳。想说啥也没,说出来。

  好得财旺叔劲大,连扶带抱的将孙管家和他怀里的包裹一起弄进了屋子,又将孙管家扶到椅子上坐下。点亮油灯,再细一看,孙管家的左脸苍白无色,右脸却红肿得厉害,比左脸明显的厚了不少,冻得发乌的嘴角上还挂着一丝结成壳的血迹,浑身颤抖,不停,两眼无神的看着他。

  看着一向斯文体面的孙管家,这时却成了这般落魄的光景,财旺叔有些心酸,也不晓得到底是发生了啥几巴天大的事情。一时有些手忙脚乱。

  “孙管家,你……你这到底是啷个一回事嘛,你啷个成了这个,子嘛。”
『农∫村∫人∫小∫说∫网∫www.∫nc∫rx∫sw∫.com』
  孙管家动了动嘴唇,想要说啥,但说不出声,两颗泪珠就从顺着脸滚了,来。

  “孙管家,你说不出就不要急着说了,想你是冻坏了,我这就给你倒杯开水缓缓劲。”财旺叔将孙管家挪了挪,稳在椅子上,又急忙倒了一杯开水过来。

  孙管家似乎是想要喝,但又手抖得厉害,接不住杯子。财旺叔便一手扶着,管家的肩,一只手拿着杯子往孙管家嘴里喂。慢慢的,一杯水喝完了。但孙管家却还是没有缓过劲来。嘴唇一个劲的抖,说不出话。

  “哎呀,孙管家,你不要急着说啥,我这就给你弄一盆火来,大些弄一盆火来。”

  财旺叔急着去找,炭生火,可这火哪能一下就燃得旺嘛。便又急忙上前扶起孙管家:“孙管家,这火燃得慢,我看你还是先到被窝里捂一下吧,我刚才起来,这被窝保准还是热的呢,还是被窝里暖和得快。”

  可孙管家还是走不稳路,财旺叔便干脆上前一把将孙管家瘦弱的身子给,了起来,进入到里面的房屋,把孙管家外面半干半湿的棉袄棉裤脱掉,将孙管家塞进了被窝,再找出一床铺盖紧紧的捂在了孙管家身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孙管家,你不要急,也不要怕,到这里就啥都好了,这被窝里热得快,你先捂着,我这就去给你熬一碗,糖姜水过来,看你都成啥样了,可不要再染上风寒。”说完,财旺叔披上绵袄,慌着到灶屋里生火熬姜汤去了。

  等把姜汤熬好,孙管家也似乎开始缓过劲来了。财旺叔扶起孙管家半个身子,给他披上老鲁给他的那件羊皮大衣,然后一勺一勺的往孙管家嘴里喂着,气腾腾的姜水。

  “财……旺老弟,多谢你了!”孙管家说话好多了,看着财旺,眼睛里泪水直打转。

  “孙管家,你这是谢个啥嘛,难不成我就看着你冻坏?你啥都不要说了,先喝了这一碗汤再说嘛。”财旺叔不让孙管家说话,喂着,管家喝汤。

  一碗姜汤喝完,孙管家精神好了许多。财旺叔放下碗,又扶着孙管家躺进了被窝。坐在床沿上问:“孙管家,你这是啷个了嘛,你看你这脸,是啷个回事哟,是不是走雪路摔的哟?”

  听财旺这样问,孙管家话未出口,就,哽咽了起来。

  这上财旺叔有些手足无措,便说道:“孙管家,我晓得你一定遇到了啥子麻烦,要不你不会落得这般样子,如果你不方便的话,不说就是了。你先好好的在被窝里睡一觉再说。”

  “财旺老弟!其实……其实……我……,孙管家又坐起了身子,抹了抹眼睛:“财旺老弟,我……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一句话,可又怕以后再没有机会了,所以就来找你,可是等我到了你门前了又不好意思敲门……我以前对你不好,我怕你不高兴见我,我担心你会恨我……”孙管家慢慢的说,看着财旺叔的眼睛。

  “一句啥子话哟?”财旺叔摸不着头脑。他不晓得是啥样的一句话会让孙管家冒着风雪半夜三更的来到这里。

  “财旺老弟呀,我是想告诉你,你与香香夫人在陶家大院幽会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更没有告诉给我家老……陶天一,香香夫人的死真的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孙管家看着财旺,停了一下又接着说:“财旺老弟,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决没有向我家老爷透露半丝风声,如果我说的有假,我就遭天打雷劈,断子绝……”

  “哎呀,我说孙管家,你发啥毒誓嘛,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呢,陶天一之所南得我与香香的事,都全怪我自己大意把烟斗掉在了他的房间里呢。”见孙管家还要发毒誓,财旺叔一边解释一边用手捂住了孙管家的嘴。

  “财旺老弟,你真的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你真的一点也不怪我一直以来对你的态度?你真的不与我这个可怜的老头子计较摹”

  “哈哈,孙管家,我为啥要怪你嘛?虽然你平时对我是不太友好,但我从来都没有往心里去呢。我晓得其实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呢。”财旺叔看着孙管家笑。

  “财旺老弟!你真的认为我也是一个好人?”

  “嗯,你本来就是一个好人嘛。”

  孙管家叹了一口气,又似乎很满足的看着财旺叔笑了笑:“财旺老弟,你可是第一个说我孙国芳是好人的人呢,他们好多人都骂我是假女人,骂我是我家老……陶天一的狗腿子……”

  “我说孙管家,这些话都是别人乱说的呢,你可不要往心里去。”财旺叔安慰。

  “不了,不了,我是再也不会把他们的这些话往心里去的了,我总算是听到了有人说我是好人了。我孙国芳能认识财旺老弟你这样的好人,我这一辈子也就没有白过了。”

  说完,孙管家推开靠床上方的窗口往外看了看,又急忙推开铺盖,去扯被财旺脱下来放在一边的衣裤。

  “孙管家,你这是做啥?你这就要走?”财旺叔急忙问。用手夺回了孙管家手里的衣服。

  “是,财旺老弟,老哥我这就得要走呢,我必须得走。”孙管家说完,又去扯财旺手里的衣服。

  “我说孙管家呀,这天还没有大亮呢,外面又恁个厚的雪,你干脆等天亮开了再回去嘛,小心在路上摔倒,再说你这衣服都被雪浸湿了呢,等我生火给你烤干了衣服再说……”财旺叔有些担心,痛哟翱谕外看了看,天还没有亮,只是已经可以看到远山的影子。

  “不了,财旺老弟,我这就得走呢,要晚了就来不及了。”孙管家接着说,又似乎是不想走但不得不走的样子。

  “孙管家,你这是急啥嘛,这大雪的天,陶家大院又陀猩妒碌茸拍阕雎铮靠茨慵背烧飧鲅子?”

  “不!财旺老弟,老哥我是再也回不到陶家大院的了。”孙管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圈又红了。

  “你再也回不到陶家大院了?孙管家,你是说……”财旺叔不明白。

  “是,我再也回不去陶家大院了,我这一辈子也不打算再回到陶家大院了。”孙管家又说。

  “孙管家,你……你不回陶家大院,那你又能去哪里?”

  “财旺老弟呀,其实老哥我也不晓得我该往哪里去呢。”孙管家又抹起了眼泪。

  “孙管家,你说,是不是陶天一他欺负你了?是不是他陶天一将你给赶出了大院?”财旺叔总觉得孙管家今晚的话不对劲,他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要不他不会冒着大雪半夜出走的。

  “哎,这个……这个……不说也罢。”酃芗铱嘈α艘幌拢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财旺老弟呀,我孙国芳能认识你这样的好人,我一辈子也知足了,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我今生是报答不上了,等我来生再报答你吧……”孙管家下了床,又去抢财旺叔手里的衣服。

  “孙管家!你到底是啷个了嘛?巯辜赴吐宜敌┥堵铮啥子今生来世的,像是要生离死别一样。你先给我回到被窝里去再说,我不让你走,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被窝里呆着!”看孙管家吞吞吐吐,财旺叔有些急。又将孙管家扶到床上坐下。

  听财旺这般的大声,孙管家愣了一下,看了看财旺,又急鄣拖铝送罚骸鞍ィ财旺老弟,有些话我真的不能对你讲,你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就是了,人活起没有多大意思,不如走了算了……”孙管家眼里含着泪花。

  “不行!孙管家,看你这样子,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我也不晓得你到底是遇到了啥几巴样的麻烦事,酃你真把我赵财旺当成是好人,看成是朋友,那你决来我听听,兴许我还能帮上你的忙呢。”

  “财旺兄弟,感谢你对我的好,有些话我真的是说不出口呢,你就让我走嘛,要晚了我就走不脱了,我真不想再给你添麻烦……”孙管家还想要起身。

  财旺叔紧紧的按住孙管家,盯着孙管家,说:“你不说我也晓得了,一定是陶天一这个王八蛋欺负你了,陶天一这个狗娘养的,有本事就欺负很人去,守着家门欺负自家忠心耿耿的大管家又算是哪门子本事?这狗日的陶天一……”财旺叔生气的大骂。

  听财旺因为自己而这样去大骂陶天一,孙管家开始是瞪大了眼睛,接着便一头靠在财旺叔结实的胸怀里痛哭开了。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