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镇汉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时间:2019-09-30 16:57:50   作者:长江的风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1021   评论:0
  第一百四十九章

  而孙管家这一哭就哭得不可收拾。

  是啊,他是放弃了自己的一切,甚至是没有成立自己的家庭,他几十年如一日的追随着他真心所爱的老爷。为了陶家的大业,他任劳任怨,呕心沥血。他渴望得到老爷>真爱,哪怕是老爷些许的一点体贴,都会让他感激涕零。

  老爷霸占了他的身子,霸占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他曾经是老爷最宠爱的人。而现在呢?他年华已逝,老爷已不再把他看在眼里,他这把老骨头是再也勾不起老爷的春心了。

  他不只为老爷献出了自己的身体,他还为陶家大院付出了一生的心血。现在他老了,他不再奢望能得到老爷的体贴爱抚,也不再奢望老爷能把他看成是陶家大院的功臣。他不图别的,他只希望在自己风烛残年的时候,能有一个安身之所,能有一个让他饿不着冻不着的家。

  可事实上,他得到的却是老爷重重的巴掌和狗奴才的骂声。原来他用一生的精力付出到最后,自己在老爷的心中却只不过就是一个狗奴才了罢了。他理解老爷在看到他与大少爷搂在一起时的心情,但那也不能全怪他孙国芳呀。

  老爷呀,您晓得我孙 芳这些年为了大少爷而付出了多少吗?您体会得到我孙国芳在面对大少爷身子的诱惑时的无奈与痛苦吗?您晓得我面对着大少爷的无理要求时顽强的坚守吗?老爷您晓得……老爷您不先问个清红皂白,就把一切的罪过放到国芳的头上公平吗?您只看到我搂着大少爷,您就没有想到我把大少 从小带到大?您就没有看到我把大少爷当亲生儿子一般的爱护着?您陶家大院要没有我孙国芳还能有今天?就算是千万个的错,老爷您也应该还能记着我一点点的好吧,您就真的记不着这几十年来国芳与您的同床共枕?您就真的对国芳打得下手骂得出口……?

   到伤心处,孙管家越哭越凶。

  看孙管家哭得这般的悲伤,财旺叔的眼睛也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要不是受了天大的委曲,孙管家哪会哭得这般悲痛?

  财旺叔一边用手擦着孙管家的泪水,一边痛骂着陶天一,可他越骂孙管家就越 哭得伤心。弄得财旺叔不晓得该如何是好,也不晓得该如何安慰。将孙管家紧紧的搂在他的怀里,他想用自己有力的怀抱,给孙管家以力量。

  “孙管家,你要想开些,他陶天一又有啥几巴了不起嘛?大不了你不给他干了就是,像你恁个有本事的人,到哪里还能 不到日子?你不要急着走,就在我这里住着,我这新盖的房子宽,住得下。”

  “财旺老弟,你真的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感谢你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收留我!”孙管家止住了哭声,抬起泪眼着财旺。

  “哎呀,我说孙管家你又来了, 要再提感谢的话我就不高兴了。”财旺叔看着孙管家笑了笑,又用手轻轻的擦了擦孙管家红肿的右脸上的泪水。看着孙管家红肿的脸,财旺叔忍不住又大骂起来:“陶天一你这个狗东西!你对自己的管家都下得了这般重手,你还是不是人嘛……”

  看自己不哭了 财旺又骂了起来,孙管家没有做声,只是将头紧紧的贴在财旺厚实的胸膛上。又抬起头来,轻声的说:“财旺老弟呀,老哥真的很知足能认识你这样的好人,可老哥真的是怕连累你呢,我想老爷……陶天一肯定会四下找我的,我真的担心他找你的麻烦……”孙管家还是不放心。

  “怕个球!你放心的在我这里住下就是了,反正外面天冷,你先不要出门就是,我倒要看看他陶天一是不是有本事敢到老子的屋里来搜查,他要敢到老子这里乱来,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他一回,老子我赵财旺可不是好欺负的。”财旺叔不怕,为孙管家壮胆。

  孙管家没有吱声,只是看着财旺点了点头,实际上,除了财旺这里,他已是别无选择了。

  “孙管家,你一夜没有睡了,先躺下来好好睡一觉,外面天也亮了,我得把门打开,顺便也好守着渡口,这下了雪,河水太冷,说不定我的生意就来了呢。”

  “嗯!”孙管家嗯了一声,自己滑进了被窝。经过这一夜的折腾,他实在是太累了。很快就含着泪水进入了梦乡。

 &em≤www.↭N↭cr↭xs↭w.Com|≔农村≔人≕小≕说网≥sp;――――

  陶太爷从沉醉中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是挂得老高了。

  积了一夜的大雪,给陶家大院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裳。

  积雪下,隐隐的露出假山的一角,一株碗口粗的桂花树,被雪压得弯下了傲慢的腰肢,温柔的阳光洒下来。抚摸着白雪红墙。

  静,静得出奇。

  “这个孙国芳!老爷我都睡到这个时候了,他也不晓得来叫老爷起床。”陶太爷一边披着大衣,一边走到门口张望。

  “国芳!国芳――给我泡一杯热茶过来!”陶太爷站在西花厅门口对着孙管家的住处大喊。

  可孙管家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总会在听到第一声呼叫后就慌着跑出来应答,更不见他笑盈盈的端着热茶向他走过来。

  “这个孙国芳!啥时候了,还不起床!”陶太爷又嘀咕了一句。猛然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来,看来国芳是生我的气了,我昨晚可能是说得太过份了,不只是赶他走,还动手打了他一巴掌……想到这里,陶太爷心里开始紧张起来,觉得不对,慌着出门朝孙管家房间走去。

  孙管家居住的房门关着,陶太爷又在外面叫了两声,可没有一丝的回应。

  又轻轻的一推,门开了。可房间里再不见孙管家的影子。

  床上的铺盖叠得整整齐齐,孙管家最喜爱的那件貂皮大衣还好好的挂在衣柜旁边的衣架上,他平时用来做帐的大书桌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十多本厚厚的帐簿,那把珠子被孙管家的手指磨得发光的大算盘,静静的挂在书桌前的窗沿上。书桌的正中,端端正正的放着一张纸条:

  老爷:

  这些都是今年盐铺、酒馆和租种出去的土地的来往孟刚时荆记得很仔细,您一眼都能看得明白。上个月存钱的银票夹在第一个账簿里,这个月的收入还没有来得及存入钱庄。所有的现钱都锁在大衣柜后面的暗墙里的铁箱里,国芳没有乱动一分一厘。所有铺面和仓库的钥匙都放在书桌中间的抽屉里,请老爷您注意查收!国芳一时糊涂,做了美聿蝗葜事,再无颜面对您和大少爷。您也不用再轰国芳走了,国芳这就离开这生活了数十载的陶家大院,回到我应该回去的地方,虽实存不舍,然再无颜强留。还请老爷您原谅国芳的不辞而别。国芳我这一生再无他求,只求老爷您能看在国芳甘心随您一生的情份上,原谅我这个风烛残年霉放才。

  国芳泪留

  陶太爷看完,心如刀绞,老泪纵横。全身瘫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国芳……国芳呀……老爷我昨晚只是一时气话,你应该晓得老爷我不是要成心赶你走的呀,你跟了老爷几十年,你难没共幻靼桌弦对你的心?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你为啥就忍心扔下老爷一个人走了……”

  陶太爷痛苦的自言自语,抹了一把眼泪,又急忙站起身来,踉跄着跑出门外,对着院子大声的叫喊:“来人呀,快来人呀。”

  听到老爷昧说鞯拇笊叫唤,几个护院和打杂的下人都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看着老爷扶着门框,抹着眼泪,一时不知是出了啥子事情,在他们眼里,一向威严沉稳的老爷可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惊慌失态过。一个个看着老爷,不知问啥好。

  “孙管家是啥子时候出去的?”锰爷稳住了情绪。大声的喝问守门的护院。

  “回……回老爷,孙管家是昨晚半夜时分出去的。”一个护院回答。

  “半夜时分?这大雪天,你们啷个不留住他?”陶太爷怒吼。

  “回老爷!我们也让他等天昧嗽僮撸可他说是老爷您安排他出去有急事,正好看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裹,我们就以为……以为他真的是要出去办急事,所……所以我们就没敢拦住他。”看老爷发起这般大的怒火,护院们都慌了,吱吱唔唔的回答。一边暗想,孙大管家要出去,我们这些护院哪里敢拦他吗。

  “好了!好了!都是一群废物!现在你们赶紧给我出去找,再派人到盐铺去把盐铺关了。让盐铺里所有的人都去找。无论如何,就算是挖地三尺,你们都必须要把孙管家给老夫请回来!记住,无论如何,你们都必须想法给我把孙管家请回来。”陶太爷大声的说。

  “是!是!老爷!我们这就去安排,我们一定要将孙管家找回来。”护院和下人们都应着。又慌慌张张的出去了。只是他们谁也不明白,孙管家为啥会半夜出走,老爷又为啥会如此悲痛。

  见下人们一个个都走了,陶太爷拖着无力的身子往西花r走去。刚走两步又急忙停了下来,他又突然想起了自己昨晚回家时见到的黑影,他也正是为了要追上这个神秘的黑影才走到孙管家的房门外并发现孙管家与强儿之间这见不得人的秘密。迹象表明,这个黑影似乎是有意将他引到孙管家的房门外。

  这个黑影到底是r?他又为啥会在大院里一再出现?他为啥有意要将孙管家与强儿的事情暴露在自己的眼下?他昨晚因为突然看到孙管家与强儿的事情而一时怒火攻心,回屋后又一醉睡到今天日头高照。竟然一时忽略了追查黑影这样重要的事情。这时想起,便急忙在雪地上清查起脚印来,可大院内,小径上r积雪已经被下人们打扫得干干净净。哪里还能看得到一个脚印?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章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