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镇汉子

第一百五十章

时间:2019-09-30 16:57:52   作者:长江的风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1631   评论:0
  第一百五十章

  且不说陶太爷对孙管家的出走是悲痛之极,并动用了他所有的人马,兵分四路,一路在本镇及附近的村子寻找,另三路分别往邻近的湖北、陕西、县城三个方向找寻,并吩咐下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找不到人就不要回去见他>

  这一天里,虽然也有好几批的人在财旺叔的渡口来回找过几回,也问过坐在渡口抽烟的财旺叔几次,但都被财旺叔镇定自若的挡了回去。当然,和陶太爷一样,他们谁也不会想到他们苦苦寻找的孙管家就在财旺叔的房间里呼呼大睡。

  擦黑的时候,财旺叔才从渡口的小船上回去,闩上房门,又做了两个小菜,找出酒来,和孙管家一起喝了一个痛快。虽然孙管家恢复得差不多了,脸上的红肿也消了不少。但他的心情却总是好不起来。很少言语。

  睡觉时,财旺叔又将自已的床让给了孙管家,自己则睡到了给水生准备的新床上。

 &emsp|农~村~人~小~说~网~www.N~C~R~X~S~W.com|;“财旺老弟,你睡着了……”不知啥子时候,孙管家摸到了财旺叔的床上,并钻进了他的被窝。摇着财旺叔轻声的问。

  “孙管家……你……啷个摸到我床上来了哟?”财旺叔惊醒过来,慌忙问。

  “财旺老弟,老哥睡不着,怕得很,想和你说说话。”

  “孙管家呀,你有啥好怕的嘛,我说了,你安心的住在这里就是了,有我在呢,量他们也不敢;我这里把你抓走。”财旺叔打了一哈欠。又说。

  “嗯,财旺老弟,和你挨着睡着,老哥就啥都不怕了。”孙管家侧过身子,又将头靠在财旺粗壮的臂弯里。

  “这就对了嘛,你们都怕他陶天一,我赵财旺偏偏就不来他的菜。”财旺叔;呵一笑。

  “财旺老弟,你的身子就是结实,比起我家老爷……”孙管家没有说完又住了口。他跟随陶太爷几十年,叫老爷叫习惯了,一时改不过口来。有些不好意思,好在没有亮灯,财旺是不会看到他尴尬的表情了。

  “哈哈,孙管;,我这人呀是啥几巴本事没得,可就是有一副好身板。”

  “财旺老弟,其实……其实老哥我就喜欢你这副……”孙管家欲言又止。

  “孙管家,你要有啥话就说嘛,不用客气。”

  “我是说你……你……喜;我不?”孙管家好像是鼓足了勇气问。

  “嘿嘿,孙管家,你这是啥意思哟。”财旺叔已经听得明白,但他还是假装不懂。

  “财旺老弟,我的意思是……说你喜欢搂着我睡不?”孙管家又往前动了动身子,伸手搂住了财旺厚实光滑的;。

  “哈哈,孙管家你真会说笑话,我搂着你睡觉做啥嘛,你又不是女人。”财旺叔忍不住笑。继续装糊涂:“对了,孙管家,你啷个会有一个女人的名字哟?”

  “哎,其实我以前并不叫孙国芳呢,我本来叫孙国贤,是后来我家老爷;…他说我比女人还好看,就给我起了一个女人的名子,想不到后来就被人给叫开了。”孙管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又回到了过去那些聚宠爱于一身的日子。

  “看你还是想着陶太爷吧,一口一个老爷的。”财旺叔又哈哈一笑,不过他也在想,要孙管家真是一;女人的话,那他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看的女人。

  “看你也喜欢笑话我!”孙管家用手拍了拍财旺的肚皮,将头贴在财旺的胸口,嗅着财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男人气息。然后又抬起头问:“财旺老弟,听说你的家伙可是陶家镇第一号呢,你能不能让老哥摸摸看;”

  “听他们瞎扯!这玩意儿长得大有啥奇怪的嘛,还当新闻一般到处传。难不成男人的家伙都长成一般大?”财旺叔笑了笑,推开了孙管家压到他小腹上的手:“我这个可摸不得,一摸就上火。”

  “老哥就想看看你家伙上火时的样;呢。”孙管家又将手放到了财旺叔的裤衩上,但没有动。

  “孙管家,不要说笑了,我们还是睡嘛,天不早了呢。”财旺叔自己已经开始感到下面有了反应。但急忙推开了孙管家的手,怕被孙管家发现异常。

  “财旺老弟,老哥只摸一;,摸了就睡觉。”孙管家说着,快速的将手伸进了财旺宽松的裤衩里,急急忙忙的捏了一把,然后又马上收回了手:“哟,财旺老弟,你这根家伙可真的不一般呢,比起我家老爷……”

  “哎呀,我说孙管家,不要逗了嘛,我们还是睡嘛,时候真的不早了呢。”;旺叔侧过头,说。他害怕自己又会管不住自己的家伙,急忙将孙管家压在他肚皮的手再次拿开。

  “嗯,睡,老哥能搂着你睡觉就已经知足了。”孙管家轻轻的说,动了动了身子,又一次搂住了财旺粗壮的腰。其实在他的心里一直隐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一直;暗中爱恋着财旺这条粗壮的汉子,只是他却一直不敢对财旺表白。此时此刻,他就靠在财旺结实的胸膛上,这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就在今晚,他的这个愿望实现了。他已再无其他奢求,能与财旺相拥而眠,他已经知足。

  孙管家就在这种知足的笑容中沉沉;去。

  可财旺叔却睡不着,孙管家呼出的均匀的热气喷在他的胸口,暖暖的,痒痒的,就像是老鲁躺在他怀里时的感觉一样。其实他也明白孙管家的意思,他晓得孙管家是喜欢上了他,面对孙管家炽热的身子,他也狠不能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压在身下,但他不能;样去做,为了这种不伦的爱,他已经伤得太深,他不想让他与老鲁的故事再度发生在他与孙管家的身上。他可怜孙管家,同情孙管家,他不能在这时候再对孙管家落井下石。

  想得太多,财旺叔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侧过身子,将手放在孙管家这老鲁一般的细腰;,慢慢的进入梦乡……

  窗外,月亮升起来了,还未化尽的雪色与月色绞织。没有风声,只是能隐隐听到九曲河水梦呓般的低吟。

  这是一个很美的夜晚。

  ――――

  天擦黑的时;,鲁裁缝便放两个徒弟回家去了。从今天开始,他已经不再接收新活,虽然拿着布料来找他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但都被他委婉的谢绝了回去。他已经决定了要下县城过年,可不能再让女儿们失望生气。

  想着在年前应该是能很轻松的做完已经收下的布料了,没有;要再让两个徒弟累着,于是今晚就放了一个早工。

  到十字路口的小饭铺吃了一碗汤面,鲁裁缝便急匆匆的往陶家大院赶去。

  今天陶家大院的人在镇子上找寻孙管家的事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他决定要去陶家大院看看。虽然他还不晓得;家大院到底是发生了啥子事情,但他想一定是有不为外人道的秘密,要不孙管家不会突然消失,陶太爷也不会动用如此多的人马四下寻找。

  同时,他也晓得孙管家对于陶家大院的重要性,如果说陶太爷是陶家大院至高无上的主人,那孙管家就是陶家大院实实在;的主心骨。陶家大院要没有了孙管家这个能干的大管家撑着,不晓得会变成啥子样子。

  他应该也必须要去陶家大院看看,哪怕就算是作为一个普通朋友,他都必须要去见见陶太爷。

  进入陶家大院,里面冷冷清清,除了院门口两个守;的护院,院内再看不到一个人影。扫积成堆的雪,渗出的水流得到处都是。屋檐下成排成排的红灯笼,少了喜庆,于冷风中摇晃着暗暗的红光,衬着四下的白雪,让人倍感凄凉与阴森。

  沿着小径进入西花园,又上前轻轻的推了推陶太爷起居的西花厅的房门。

  门开了。两根粗大的红蜡烛将屋内照得一片通明。陶太爷正脸面朝外的侧躺在宽大的红木雕花床上,就连身上的丝绸长衫也没有褪下,双眼紧闭,一只手无力的垂搭在床沿上。不知是醉了还是睡得正沉。

  “陶太爷!陶太爷……”看陶太爷这个样子,鲁裁缝一时心酸,上前轻轻的叫着,又轻轻的推了推陶太爷的身子。

  “国芳,是你回来了……”陶太爷听到叫声,一下惊醒过来,猛的坐起了身子。

  “陶太爷!是鲁旭来看您呢!”鲁裁缝站在床前,笑得很勉强。

  “哦,是鲁旭呀,我还以为是国芳回来了呢。”陶太爷似乎有些失望,看了看鲁裁缝,又躺回到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床顶。

  “陶太爷!您这是啷个了嘛,看你都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发生啥子事了嘛。”鲁裁缝在床沿上坐下来,看着陶太爷问。

  陶太爷侧过头,叹了一口气:“鲁旭呀,国芳他离开了陶家大院,他生老夫的气离院出走了。”

  “陶太爷,我也晓得孙管家他离开了陶家大院,您的好多人都在找他呢,我是想晓得孙管家为啥要离开嘛,陶太爷您对他也攀遣槐⊙剑他啷个会突然就丢下陶家大院不管了嘛。”

  “哎,鲁旭呀,是我对不起他呢,我不该骂了他,更不该打了他,昨晚都怪老夫我太过份了。”陶太爷叹了一口气说。

  “陶太爷,我不晓得你们之间到底是发生了啥子事情,不盼蚁耄孙管家都跟了您一辈子了,他又没有家,还能到哪里去嘛,我看他一定是赌一时之气,说不定呐等过两天气消了也就回来了,陶太爷您还是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才对,这下孙管家走了,您可不能再倒下呢。”鲁裁缝安慰着陶太爷。

  “鲁旭呀,你是不晓牛我这回是太伤他的心了,他一定是再不会回来的了。你也不要安慰我了,我自己心里有数,我最担心就是他一时想不开,然后做出啥子傻事来,那样的话,我就一辈子都不会安生了。”陶太爷望着鲁裁缝,一脸的担忧。

  “陶太爷,您也不要多想了,这天冷,呕故峭蚜艘路再睡嘛,不要冻坏了自己的身子。”鲁裁缝伸手去扶起陶太爷,又帮着脱下了外面的长衫,再扶他躺下去,扯过铺盖盖在了他的身上。

  陶太爷不说话,侧过头看着鲁裁缝,眼睛里似乎可见隐隐的泪光。

  “陶太爷!您就藕眯菹吧,鲁旭先回去,明天有时间再过来看您。”安排好陶太爷,鲁裁缝起身,想要告辞。

  “鲁旭呀!”陶太爷急忙叫道。

  鲁裁缝回过头来:“陶太爷,您还有话说?”

  “鲁旭呀,这外面又黑又冷,派喜缓米撸你就不要回去了嘛。”

  “不怕,陶太爷,今晚有月亮呢,看得清。”

  “鲁旭呀,就算是你真的已经与老哥我一刀两断了,难不成你就连陪我说说话也都不可以了吗?老哥我一个人实在是睡不着……”

  “这个……这个……陶太爷,如果您实在睡不着想找个人聊聊,鲁旭我自当该留下来陪您呢。”鲁裁缝看着一向威猛的陶太爷,现在竟是如此的让人怜悯,他实在不忍心再拒绝陶太爷这个并不过份的要求。

  是因为爱么?不是。是友情?还是怜悯?鲁裁缝自己也说不清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