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老年小说

恋老:孽缘情深(全本)

时间:2015-10-06 20:32:38   作者:aincr.com   来源:卡片人小说网   阅读:142529   评论:0
  (一)
  
  辛苦照射了一整天的太阳公公,终于带着满身疲惫安详的沉沉睡去,灰黑的天幕渐渐的拉了下来,顽皮的星星小子一个接一个跳了出来,接替了太阳公公的岗位。月亮婆婆刚侍侯着太阳公公睡下,就被顽皮的星星们簇拥着飞上了天空,随后爱的把一片片皎洁如银的月光洒满了整个大地。那些在白昼里呈现的多姿多彩的景物,此时在皎洁如银如水的月光照射下,更增添了几份娇柔妩媚,多美好的夜晚啊,它是那样的宁静和谐。那样的令人愉悦。
  
  在这个皎洁的月光覆盖下的一个小凉亭里,一个红色的光点正在忽明忽灭的闪动着,近距离一看是一个年轻人正在猛烈的吸着烟,地上仍满了一个个的还没有燃尽的烟头,正在缕缕的冒着一丝丝的青烟,这个年轻人斜倚在凉亭的柱子上,望着不远处的一个灯火照射如昼的人家楞楞的发呆,他的目光中充满了迷离与困惑,也充满了躁与不安,俊秀的面孔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复杂,似乎充满了苦涩与难过。他不时的抓住自己的头发猛揪,使原本很光顺的头发变的那样的凌乱,那样的杂乱无章,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几句话"为什么老天这样的愚弄我?,为什么给我这样一段荒唐的感情?为什么让我喜欢上一个老头?到底是为什么?……""天赐、天赐你在哪儿?"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女子似乎在叫着他,这时他似乎清醒了过来了,收回了迷离的目光,断然的掐灭了手中还未燃尽的香烟,整了整凌乱的头发与衣服,快速的迎了上去。
  
  这时那个年轻的女子对他说:"天赐,你怎么在怖锇。我找你找了好长的时间了,你又躲在这里吸烟了,说你多少次了,吸烟有害健康,你怎么老是不听啊,真是的,你啊什么让妈和我能放心你啊。走,我们快回去,妈正找你呢,你在过几天就要结婚了,妈问问你还需要什么呢。""哦,姐,你和妈看着办吧,我觉的好象什么都不缺了,灿谜饷创笳牌旃牡陌桑随意一点就好。"天赐有些漠然的说。"那怎么能随便的大意呢,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啊,可不能这样的草率了,我结婚的时候家里穷,没有办好,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可不能在这样的随意了,我结婚没有办好的,你就替姐补回来吧。"姐说。天赐望着姐姐心里泛着一阵阵的感激与酸涩。姐说:"快回去吧,妈要等急了,对了,嫣嫣也来,你快去和他商量商量吧,看还少什么。""嫣嫣,她什么时候来的?"天赐问,"刚来啊,一说嫣嫣来了,看把你给急的。"姐姐打趣的说,天赐说?:"什么啊,我哪有啊,哎!嫣嫣啊。""怎么了?"姐问,"哦,没有什么,我们快回去吧。"天赐说。说完他们俩向那个灯火照射如昼的家中走去。在这样难得静谧美丽的如痴如醉的夜色,在天赐看来却是充满异样的诡异。
  
  他们走进了这个亮如白昼的家中,此时的灯光竟是亮的那样刺眼,这让在柔和的黑夜里呆了很长时间的天赐来说真的很不习惯,天赐微闭了好一会眼睛才慢慢的适应下来。只见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貌美娇小的姑娘正在说着什么,那个漂亮的姑娘不时羞涩的低头浅笑。不用说那个中年妇女是天赐的妈妈,而那个低头浅笑的自然是他未过门的媳妇了。天赐对于他这个未过门的媳妇一向觉的很奇怪,凸治什么现在还有她这样的羞涩的姑娘,因为她也同样是生活在这样车水马龙的繁华大都市,还有像她这样羞涩的姑娘实在是太少了了,天赐有时候也忍不住和她开玩笑说:"嫣嫣,你是不是林妹妹转世啊?怎么还有像你这样羞涩的姑娘啊,真是很奇怪,好象林妹妹也没有你这样羞涩吧。"偷闭馐辨替套苁敲婧微笑的看着天赐不争辩也不抢白。此时看到嫣嫣,天赐对她有一种深深的愧疚的心情,他觉的他很对不起她。可是现实……他想不下去了,他也不敢在继续往下想了,因为他越想越觉的是那样的怕。
  
  这时天赐的妈妈看到了天赐进来退担"都快结婚的人了,还一天到晚的跑,你看嫣嫣都来这么久了,你还到处乱跑,也不知道你都整天的想些什么,真是的,快和嫣嫣商量一下,看看你们结婚还有没有需要的东西。""妈,你们已经给我们准备的够多的了,我看没有什么需要的了,你们就不要在忙活了。"天赐说到。
  
  "什么话啊,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怎么可以这样的草率呢,你姐姐那时候结婚因为家里穷没有准备好,我到现在还觉的挺愧疚的呢,现在家庭条件好了,可不能在这样的随意了,你快去和嫣嫣商量一下还需要什么。"妈妈说到。
  
  "我看……"天赐还想说什么,被妈妈打断了,:"不要这么多的事,你愿意了,人家嫣嫣呢,不许这么多的废话,快去,听到没有?"天赐还想说什么,姐姐已经把他和嫣嫣给推了出来说:"别惹妈生气,她是为你好,这是你的终身大事,你们俩快去商量一下,听姐的话。"说着把他俩i推了出来。
  
  于是他俩就在不紧不慢的散着步,彼此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几乎有些尴尬的沉默。月光依然那样的柔和,此时照在嫣嫣的脸上竟然显得那样的神圣,神圣的几乎不容人侵犯。天赐望了嫣嫣一眼内心就越是不安不安起来,感觉很对不起她,如i这样和她结婚之后真的会害了她,会苦了她一辈子的,于是不觉的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嫣嫣今晚一直笑盈盈的望着他,两只纤细白嫩的小手拉着天赐的两只大手说到:"叹什么气呢?怎么今晚不高兴我来啊?干吗这样愁眉苦脸的,我们快要结婚了应该高兴才对啊。"天赐久久的望着嫣嫣那双纯洁的眼眸不知该说什么,只瞅的嫣嫣的脸都红了。于是她低下头说:"干吗这样的瞅人家啊?平时没有看够啊?"半天天赐才说:"没什么。"有好几次天赐想鼓起勇气把一切都告诉嫣嫣,可是又如何开口呢?他怎么忍心去伤害嫣嫣那颗善良的心呢,好多次天赐都故意想对嫣嫣疏远一点,可是每次听到嫣嫣那不解与无助的眼神,天赐的心又软了下来。他该怎么办啊?他不知道,他俩就这样的对天赐来说度日如年的走着。
  
  一整晚他俩没有说几句话,从认识她到现在,天赐就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和嫣嫣嗔鳎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的,他真的希望自己的这种态度,能使嫣嫣对自己望而却步,不在喜欢自己。可是从嫣嫣的脸上不仅没有看到对他有丝毫讨厌的样子,反而对他越发喜欢了。每次天赐问嫣嫣到底喜欢上自己什么的时候,嫣嫣总是笑而不答,让天赐好不解。
  
  其实像天赐这样的优秀的男孩子在上学的时候不知道迷到过多少女孩子,每天都会收到一些让他觉的无聊的情书,可是天赐却丝毫不为之所动。相反他却对于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们,却很感兴趣,总喜欢和他们说说话。天赐自己也觉的很奇怪,因此也没有太在意,可是随着时间的延长,天赐觉的自己的心里好象越来越依赖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每每这时候想起来,天赐就觉的好困惑,感觉自己好变态,怀疑自己究竟是否真的是同性恋。可他自己却一直不愿意面对也不敢承认,因此一直使劲的压抑着自己的感情,直到认识老陈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这种本性好象是天牡模在老陈的面前完全暴露出来了。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确实是同志…………"想什么呢?一整晚也不说话。?"这时候嫣嫣打破了这几乎令人窒息的沉默。
  
  "哦,没,没什么。我只是想我们结婚的事情呢。"天赐急忙抢白的说。
  
  "哦,是啊,在过几天我们就要结婚了,一想起来我还真的蛮紧张兴奋呢。"嫣嫣一脸幸福的说。
  
  "哦,是吗?我……我也是吧。"天赐结结巴巴的说。
  
  "是吗?呵呵,你看你兴奋都快说不出话了,我看你这 天一定为我们结婚的事给忙坏了吧?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天气又这样的冷,我还是回去吧,你早点休息,我明天在来好吗?"天赐此时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呢,这时候嫣嫣正好想要回家,正合他意,于是说:"好啊,你也早点休息吧,我送你回去。"嫣嫣点了点头,于是天赐送嫣嫣回家了。
  
  晚上,天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头脑里好多的问题在困扰着他,搅的他头好痛,在过几天就要结婚了,他该怎样去面对这场婚姻啊?他多想把这一切都告诉家里人啊,可是他敢吗?他不敢,他知道坦白的结果是什么,他会因此而抬不起头来,母i那又会是多么的伤心啊,那些亲戚又会怎样的去看他啊。一想起父亲那严厉的眼神他就不寒而厉,他从小就怕父亲,因为父亲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家人都很怕他,在天赐小的时候没有少挨父亲的打骂,因此天赐对父亲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因为在天赐的记忆里好象只有打骂,天赐恨他,i他没有给他足够的父爱。或许这也就是天赐喜欢老年男人的原因吧,或许只有从他们那里才能够得到一种另类的"父性之爱"吧。他最怕的就是看到母亲伤心,因为从小母亲对他真的是疼爱万分,所以天赐从小就立小志愿不要让母亲伤一点的心,因此他宁愿自己难以面对这场婚姻也不愿看到i亲难过,况且家里人都对他的期望很大,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的全名叫谢天赐,天赐,天赐,感谢老天赐他们一个孩子的意思吧,因此可以看出家人对他的期望之大。天赐又想到嫣嫣,嫣嫣是无辜的,如果嫣嫣嫁给了自己,那么自己能够以后给她幸福和快乐吗?嫣嫣又是那么的善良i单纯,她那么的爱自己,天赐真的不想让嫣嫣这样的痛苦一辈子,可是自己又该怎样和嫣嫣解释呢?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解释的余地了,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被迫的去面对了。接着天赐有想起了让他爱与忧的老陈,此时老陈也许正在睡眠吧,或许他又在梦中拥抱着自己了吧?为什么自己会认识i陈呢?如果不认识该多好啊,可是就算自己不认识老陈,又能担保自己不去喜欢别的老人吗?天赐想着想着又回到了一年前与老陈初次相识的那一天了……[恋老:孽缘情深 (二)](二)
  
  天赐认识老陈完全是因为一个巧合的小插曲而认识的,这个小插曲是天赐在人才市场找工作的时候发生的。
  
  那天的太阳毒辣辣的,天气又闷热异常,就连地上的草都显得无精打采的。整个城市仿佛都重了暑一般,给人的感觉极不舒服。天赐因为大学刚毕业所以就忙着应聘找工作。但是天赐对于应聘工作一点经验也逵校虽然学历拿出来挺唬人的,但是由于刚走出校门,所以没有一点的实战经验。看到人才市场里拥挤而又忙碌的人群,一个职位有好几百个人来抢,天赐的头都大了。好不容易天赐的学历吸引了一个公司的兴趣,于是让他应聘一下试试。不知道天赐是因为兴奋而激动的,还是因为自己没逍判慕粽潘致。导致自己说话结结巴巴的,回答问题也是结结巴巴的,弄的自己很尴尬。那家公司的主管还真的因为他是结巴呢,虽然他的学历很好,专业素质也很过硬,但是人家怕影响公司形象,也不喜欢没有信心的人来参与工作,所以就好言相劝他另谋高就。这样出乎意料的结果让天搴藓薏灰眩直埋怨自己平时学习都快学傻了,平时不注意参与社会活动与交流,以至于自己到了关键时候像个木头似的结结巴巴的,真是丢人。
  
  天赐心里很火,又加上天气的闷热,天赐竟跑到一个冷饮摊上拿着汽水撒气,一连了喝了十多瓶汽水。不知迨遣皇且蛭汽水的卫生质量不达标,还是因为他心里窝火加上天气闷热所致,竟然致使肚子和他激烈的做对,使他不停的穿梭于厕所之间。刚解决完裤子还没有提完,接着又蹲下了,都快拉的虚脱站不起来了。但是天赐死要面子,硬是拒绝人家好心人的搀扶,硬充硬汉的自己挪出了厕所,搴妹挥械粝氯ァ5是到了外面终因自己的体力不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呼啦啦的大喘气……天赐一边诅咒着自己的肚子和自己作对,一边又埋怨自己今天好倒霉,使自己不断的碰到钉子。他无奈的叹着气,抱着肚子望着不远处几个正在那片油油的绿茵草坪上踢球的孩子发呆。
  
  这时候一个身影引起了天赐的目光。在球场的边缘,天赐看到一个老人正在忙着拿着手机通话。只见他中等的身材,稀疏的白头发悄悄的随着老人讲话的动作左右摇摆着。那些深深浅浅写满岁月沧桑的皱纹爬满了老人那张古铜色的脸庞,两道长长的眉毛夹杂着许多白色的岁月痕迹。尤其是老人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眼眸清澈充满了慈祥与善意的目光,这让天赐看的几乎不能呼吸。老人的那个鼻子不算太高太大,但是还是很饱满的样子,但是最让天赐心动的还是老人的那张一张一合的嘴巴,那样性感,曲线那样清晰,嘴唇不算太薄也不算太厚,这让天准负跤幸恢窒胍吻它的欲望。从老人的安详的神态上可以看出老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标准的帅小伙。天赐仿佛在画素描一般的观察着老人,这让天赐兴奋的难以自抑,这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种类型的老人吗。这让天赐对于刚才的一切不快顷刻间一扫而光,肚子仿佛也不在那样的难受淄纯嗔耍天赐多想自己能和这位老人结识啊。可是天赐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相情愿而已,于是望着那个老人一种失落的心情又淡淡的爬上心头。
  
  在天赐这样注视着那个老人的时候,天赐也感觉仿佛那个老人也往这里瞅了几眼,可能这是老人无意间的一装桑不过这让天赐又陡然间兴奋起来。当自己的目光和老人的目光相遇的时候,天赐竟然不敢和老人的目光对视。在老人瞅他的那一瞬间,天赐忙把头低了下来,脸也刷的一下泛着红晕。也许自己的思想太过于"肮脏"了吧,使自己不敢和老人那慈祥的不容抗拒的目光相抵触,不过在老人收啄抗獾哪且豢蹋天赐又使劲的瞅了老人一眼,又同时怪自己错过了一个目光接触的机会。
  
  这时,那个老人通完话了,好象要向这边走来。天赐紧张而又兴奋的不安起来,他赶紧努力的站立起来。但是一站起来竟然眼前一片黑,满天的金星围着他打转,啄苑路鸸嗦了水一样竟然出现短暂的缺氧。但是天赐还是吃力的保持好自己的形象。这时候那个老人离这边越来越近了,天赐的心仿佛也快要跳出来一般。当那个老人走到自己的跟前时,天赐正在努力的想要找话和那个老人认识。结果直到老人走到自己的跟前,天赐竟然一个字也没有吐出祝只是望着老人傻傻的盯着,老人看到他之后,冲他友善的一笑让天赐更加的不知所措,还没有来得及把笑脸回赠给那个老人,那个老人就已经进入了他身后的厕所。天赐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原来还在厕所的跟前一直没动。老人刚才的微笑让天赐几乎受宠若惊了,不知道该怎样的表达了,资庇滞春拮约好挥凶プ〈蠛玫幕会和老人认识,天赐直恨恨的怪自己太没勇气。
  
  正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老人出来了,老人忙着低头扎腰带。天赐终于鼓起勇气想与那个老人说话的时候,这时候球场那边直直的飞来了一只足球,正向老人的头顶桌础Q劭醋闱蚓鸵触及到老人的头顶了,这时候天赐想也没有想,直接跨过去用身体挡住了那个足球,只听"乓"一声,足球撞在天赐的后背上。由于天赐正在闹肚子,浑身虚弱无力,天赐竟然被这个球撞的一下子没有把持好,竟直直的向老人的身上俯去,老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把搂住滋齑停才使天赐没有至于把老人压到。在老人搂住天赐的那一瞬间,天赐仿佛回到了天堂,幸福的几欲晕了过去。天赐此时不知道怎么样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才好,仿佛一切幸福美好的词用在自己的身上都不过分,又都不够。天赐感觉在老人的怀抱里竟然是那样的温馨,老人的手臂也那样子辛Γ天赐嗅着老人身上特有的体味,感觉自己好象飘了起来。就在天赐正想入非非的时候,老人把天赐扶开了,急切而又关心的说到:"小伙子,不要紧吧?有没有撞伤了哪里?"天赐忙回答到。
  
  "不要紧,不要紧,小事,你还好吧,我没事……天赐竟然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那位老人又说到:"谢谢你了小伙子,幸亏有你为我挡了那只足球,不然的话,撞到我这把老骨头的头上,还不知道要出现什么问题呢。哎!人老了不经折腾了。小伙子你真的确定你没有事吗?我看你的脸色有些不好,是不是真的很严重啊?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天赐忙说:"老伯伯,真的不要紧,今天由于喝冷饮摊上的汽水,不知道是不是卫生达不到标准,还是我喝的太多的缘故,所以闹起了肚子,身体有些无力所以脸色不太好,休息一会就好了。没有关系的,您老不用担心。"那位老人又急忙说到:"啊荒侄亲影。这也不是小事啊,路边的汽水是不能多喝的。现在天气这么热,人出多了汗是不能一下子喝那么多的冷饮的,况且现在有些冷饮也达不到卫生标准,所以就很容易闹肚子的。来我快带你去医院看看去,这可不能耽误啊。"天赐推辞到:"老伯伯,真的没有关系,不麻烦你了,我真幻皇隆U饷创蟮男』镒恿耍还怕这点小病吗。没有关系,过一会就好了。"那位老人嗔到:"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要强,什么都硬撑,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这样好胜,从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可是到了后来还是被自己的身体给治住。所以啊,人不能和自己过不去,不能太硬撑,该幻窗炀驮趺窗欤干吗和自己的身体较劲呢。其实刚才我就看到你的有些不对劲了,只是没好意思说,结果你还是真的有事,来,快和我到医院瞧瞧去。"天赐竟然激动有些想哭,因为除了母亲和姐姐以外,还真的没有哪位同性的老人给予自己这么大的关怀呢,自己的父亲就不要提了,自己找这么大也没有得到过他几句嘘寒问暖,所以天赐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感动的想哭。同时更没有想到的是老人竟然也注意到自己了,自己还那么的傻竟然刚才不主动一点,可是天赐对于老人去医院的提议,还是有些推辞:"老伯伯,谢谢您的关心,我从小就怕去医院,一看到打针我就晕针,我真的不要紧,要不我走给你几步看看。"说着竟然真的要走,结果还没有走几步就要摔到。
  
  那位老人看样子真的有些生气了,一边扶着他一边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不听话呢,明明自己不行,还要硬撑。真是的,这么大的一个年轻人竟然怕打针,哎来,好孩子,听伯伯的话,身体要紧,去看看,不然的话,伯伯可要生气了。"天赐不好在推辞什么了,只好乖乖的说:"好的,那我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这时候老人才转怒为笑:"这才是好孩子吗,年轻人就要多听听大人们的意见,知道吗?你们年轻人啊就……"天赐一边唯唯诺诺的听着老人的话,一边回头对回来拣足球的孩子调皮的做了做鬼脸,天赐此时感觉真的恨不得狠狠的亲亲那个把球踢飞的孩子,以示感激。如果不是他那一脚,自己真的要和一个这样好的老人就错过了结识的机会了……[恋老:孽缘情深 (三)](三)
  
  天赐怀着复杂的心情默默跟随着老人来到了医院,此时天赐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感觉既兴奋又紧张。能不兴奋吗,简直是天赐良机啊。兴奋充斥着天赐的头脑,使他感觉好象肚子也不在那样的疼痛了。
  
  庞大的医院里到处散发着一向让天赐很皱眉头车淡来苏水的味道。也许是因为天赐从小因为怕打针的缘故,所以对凡是和医院一切沾边的东西都很排斥,或许此时天赐的心情太好的缘故吧,此刻闻着来苏水的味道,竟然一点也不觉的难闻了,反而觉的有一种舒馨的感觉,看来今天的这段插曲真的让天赐有些忘乎所以了。
  
  天赐跟随着老人左转右转的来到一位医生的面前,天赐看到那个医生正在那里看病历,此时天赐看到那位医生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平时天赐对医生总是很反感的,因为他们总是动不动就给人打针或者开很多的药片让人吃,所以天赐一向很排斥医生。从他小的时候天赐的妈妈最怕的事情就是怕他生病看医生,因为天赐真的是难以让他的妈妈安抚下,他一见到医生就会闹起来没完。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天赐对于医生的反感开始建立起来了。但是今天天赐见到这位医生竟然感到他是那样的可亲,或许真的是因为他今天认识这位让他心动的老人的缘卑伞U馐焙颍老人上前向那位医生简单的叙述了一下天赐的病情,那个医生耐心的听完后点点头,然后仔细的询问了天赐一番。天赐竟然出奇的配合着医生,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就连天赐也感到奇怪。这时候只听那位医生说:"由于天气太炎热,加上内心很急噪,虚火上升,在加上不节制的狂饮冷饮,使肠胃黏膜骤然受冷,产生刺激,所以就会拉肚子了……""医生,不会让我打针吧?
  
  天赐紧追了一句。
  
  医生和那位老人都笑了起来,那位老人笑到:"都这样大的小伙子了,还怕打针,真是羞不羞啊。"耐暧中α恕
  
  天赐听后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也有些红,有些尴尬的笑着说:"哪有啊,我只是从小就晕针,所以很惧怕打针。"这时候那位医生微笑着说:"小伙子,没事的,只是闹点肚子,不需要打针的,只是吃掉药就可以了。这么大的小伙子还怕打针。你看你的爸爸这么大热的天陪你来看病,你多幸福啊……"天赐急忙打断医生的话辩解道:"医生,你误会了。这位老伯伯,他不是我爸爸,他是好心的送我来看病的,你不要误会啊。"接着天赐又如何如何这般的向着医生解释了一遍,只听的那个医生微笑的不住点头。这时候天赐偷瞄了老人一眼,只看到他正在抿着嘴微笑,眼里满是慈爱的目光,这让天赐看了几乎不能自制。此时对这位医生的好感竟然成倍的上涨,虽然是医生的误会,但是让天赐心里甭提有多美了,天赐正在想如果自己和这位老人真的成为一对父子那又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恕≌在天赐想入非非的时候只听老人对医生说:"谢谢您了医生,我们这就去拿药,您请留步。"说着就抓起了天赐的手出来了。
  
  天赐的手突然被老人握住,竟然一时反应不过来,楞楞的好象不知道走路了。直到老人催促了一下,才迷瞪瞪的跟着老人出恕4丝谈芯踝约汉孟竽就芬谎,思维暂时停止了一般,幸福的星星恍惚在半空中忽然全都撒到他的头上一样,直撒的他晕头转向。
  
  天赐半天才回过神啊,手里感受着老人手里的温度,此刻也算是肌肤相亲吧。虽然手被老人握着,但是天赐还是能够感觉死先说氖终剖悄茄的柔软,宛如面团一般。天赐不知是条件反射,还是下意识的,竟然不自然的紧握了一下老人的手掌,老人回过头来冲他一笑说:"不习惯被握手啊?那我放开就是了。"说着就要放开,天赐赶紧握住老人的手急忙说:"不是,不是,没有关系的,我喜欢被你握住我的手的。"老人听了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看了他一眼,仍然握着天赐的手,天赐刚说完自己都不自在起来,'我喜欢你握我的手'什么意思啊,好象自己在向人家表白似的。天赐不明白老人看了自己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又意味着什么,天赐都无暇去想了,只是专着的感受着从老人手向自己手里传过来的温度……天赐真的被这对于天赐来说是突如其来的幸福给完全陶醉了,天赐真的希望就这样被这位老人牵着手,这样一辈子的走下去也无悔。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在从医生那里到药房的这段路,看起来是是那样的长,可是在现在这一时刻,天赐慈桓芯跏悄茄的短,好象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这段路就走完了。
  
  这时候天赐和老人来到了药房门口,老人放开了天赐依依不舍的手,只听老人对天赐说:"你先坐到那个休息椅上等我,我去抓药,去去就来。"天赐急忙说到:"还是您老坐到那里休息一下吧,您冒着炎热为我跑了这么半天了,我都心里万分过意不去了,您在为我去拿药,那我可真的担当不起了。您老歇息一下,还是我自己去拿吧。"说着要去拿老人手里的诊断单和抓药单。
  
  老人用略带命令的口气说:"听话,去,乖乖的坐到椅子上去,律说让多休息一下,我去拿吧,这么几步路,我不累,好孩子,听话。"天赐不好在去争辩什么了,默默的坐到休息椅上。老人望着他一眼,满意的笑了笑向药房走去,天赐望着老人的背影有一种湿湿的液体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天赐始终没有让它滑落下来。天赐除了内心的激动还有的就是感动,内心的心情澎湃极了……不一会老人就拿着几包药片和一杯水向天赐走来。天赐连忙起来去迎接着老人,忙伸手接过药品和水,忙不迭的说着感激的话。
  
  老人笑着说:"小伙子,谢什么啊,我应该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早就被那个皮球给撞上了脑袋了。弄不好,就是我来到这里了,是你保护了我,我陪你来看病是应该的。况且就算是没有发生事情,我作为一个过路人也会帮助你的。所以你就不要老是把谢谢挂在嘴边了,如果我不帮你,反而我还过意不去呢。"天赐听着老人的话,楞楞的看着老人直发呆,心里只是更多感激之情难以言表。老人看着天赐发呆的样子开玩笑的说:"看什么呢?我脸上有画吗?水应该不太热了,刚才我给你吹了一吹,赶快吃药吧。"天赐听着老人的话,几乎有些没有大脑思考一样的机械的吃着药。在把药片放进嘴里,低头喝水的那一刹那,还是有几滴不争气的泪珠在眼眶里悄悄的滑到杯子里,被天赐和着开水一同灌进肚子里。还好自己的刚才表情没有让老人看到,让老人误认为是汗珠。这时候天赐吃完了药了,老人递过来一方手帕说:"看你吃药竟然吃出一脸的汗来,赶快擦擦吧,这块手帕我今天刚用过一次,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擦擦吧。"天赐怎么会嫌弃啊,欢还来不及呢,天赐接过手帕忙不迭的擦着汗。手帕里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花露水的味道,这正是天赐喜欢的那种,没有汗渍的咸腥味。不过听老人说他用过一次,天赐还是边擦汗边贪婪嗅着寻找上面残留老人汗液的味道。天赐擦完了汗,手里还是握着那方手帕,丝毫没有要还老人的意思,老好象也不急于要。
  
  这时候老人问起天赐在人才市场的情况来了,天赐仿佛又重新置身到了刚才在人才市场的那出遭遇来了。于是详细的把自己刚毕业如何找工作,如何碰到难题,如何的发挥失常又如何的错失机会等等一一的向老人诉说了一遍。老人边边点头,天赐此时一边叹气自己倒霉一边埋怨自己的的运气不济。
  
  这时候老人听到天赐的埋怨和叹气,收敛了笑容用有些严肃的口吻对天赐说到:"年轻人,怎么可以遇到一点的挫折就可以这样的垂头丧气呢,机会有的是,你这次错失了机会,还会有下一次的,怎么可以因为一次机会的错失,而埋怨自责呢?这样也太没有骨气了。这次机会错失了,就当是经验的积累,也当是人生的历练。一个人如果不经过一番的磨练就等着的坐享其成,等着天上掉馅饼,哪有那样的好事啊。就算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想你吃着也不会香的。只有自己屡力,在摔打,在一次次的失败中积累经验,锻炼自己的综合素质,这样才能够得到好的回报啊。年轻人不应该被一点的失败所打倒,应该越是失败越是要尝试,也就会越来越会锋芒毕露。年轻人就像一把刚打造出来的一把'刀'一样,是需要经过不断的磨砺才会使它成为一把宝刀的。不经履ロ碌'刀'它本身的材料在好,不经历磨砺,也只能是块废铁,没有一点有用的价值。所以人就像'刀'一样,需要不断的经受磨砺,经受失败,不断的在失败中找经验,才会找到自己真正的路口的。你这样只能是打击自己的士气,永远也成不了大气候的。失败不要怕,怕就怕在你让失败彻麓虻梗永远不会振奋起来,成为它的奴隶,只有你不怕挫折,懂的去在挫折中找经验,才会有成功的那一天啊。"天赐听着老人的淳淳教导,真是如沐春风一般,豁然开朗了许多。对老人的感情之情更是陡然增加了不少,天赐向老人表示自己一定不会在被挫折打倒了,一定会在挫折中找经验来充实自己。老人听着天赐的坦然悔改的话语,慈爱的笑容又挂上了嘴角,满意的点着头,天赐又看到那令他几乎疯狂的微笑,内心又迅速的泛滥开来。
  
  正在天赐望着老人的微笑呈现痴呆状态的时候,这时候老人的手机竟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老人榈降缁爸后,听后脸上马上挂着焦灼的神情,嘴里急忙的应声着:"好,恩,就这样,我马上赶到。"说着匆匆的挂了电话对天赐说:"小伙子,我有急事,需要我马上赶回去,不能在陪你了,你在这里休息一下,然后自己回家好吗?
  
  天赐听后,尽管内心十分的不愿意老人的离开,但还是忙回答道:"好的,您赶紧忙您的去吧,不用管我了,我自己能行的,谢谢您了,老伯伯。"老人说到:"傻孩子,又说谢谢了,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啊。好了,我走了,记住我刚才和你说的话,遇到挫折不要低头啊。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小伙子,一定会明白的。"说着亲切的拍拍了肩膀匆匆外面的走去,这时候天赐好象才反应过来,匆匆的追了出去说:"老伯伯,还您的手帕。"老人答道:"来不及了,先在你那里吧,我走了,后会有期。"说着向天赐挥手告别。
  
  这时候天赐的头脑也灵活起来又急忙问到:"伯奈一共恢道您怎么称呼呢?"老人这时候已经关上了车门,但是老人在关门的时候还是听见了这句话,在车启动的时候摇下车窗说到:"我姓陈,大家叫我老陈,你喊我陈伯好了,再见,小伙子。"在天赐回老人的再见声还未落下,的士已经载着这位叫陈伯的人绝尘而去。
  
  天赐望着远去的车影,低头看着手中这方洁白的手帕。几滴泪水终于应声而落,滴在这方洁白的手帕上,殷成了几朵"泪梅",同时天赐嘴里喃喃的念叨着:"陈伯希望我们后悔有期……[恋老:孽缘情深 (四)](四)
  
  天赐躺在床上翻<覆去的还是睡不着觉,头脑里的画面不停的闪现,整个头脑乱哄哄的搅的他不得安宁。天赐干脆坐了起来,信手摸起了一支香烟放在嘴上点上,望着又黑又亮的夜幕上闪烁的星星发呆。在过几天婚期就逼近了,他该如何面对着那场迟早要来的洞房花烛夜?自天赐和嫣嫣认识以来,除了天赐<过嫣嫣的手之外,天赐就在也没有往深处发展。他都感觉从认识的开始到快要结婚的现在好象心境根本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的心境,他甚至都不知道热恋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好在嫣嫣是属于那种很文静的那种女孩子,所以对于天赐的这种对待方式,好象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反应。天赐都<知道在嫣嫣的内心里是到底怎么想的。其实天赐觉的这样对嫣嫣真的很不公平,按理说恋爱中的人,应该都是没有理智的才对,都会爱的死去活来或者昏天黑地的那种。在恋爱中出现接吻或者偷尝禁果,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天赐却感觉自己实在无法的去做到。每次天赐和嫣嫣出去,都<敢去恋爱人群多的地方,惟恐看到他们搂搂抱抱的,怕嫣嫣看了会有什么别的想法。所以每次陪着嫣嫣总是像应付公事一样,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这样的明显的应付甚至连傻子都会看出来。有时候天赐都觉的自己这样做很过分,可是每次天赐看到嫣嫣好象没有一点恼怒的意思,始终对天<爱护有加。她越是这样做,越是让天赐的内心感到莫大的自则。有时候天赐下了好大决心想对嫣嫣好点,吻她一下,可是他发觉自己是实在都做不到。有一次他强迫自己吻她一下,可是当天赐的嘴巴快要碰上嫣嫣的嘴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没有吻下去,他放弃了。嫣嫣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尬的场面可想而知了。天赐觉的谈这样一场恋爱纯粹是在受人间的感情折磨,受到伤害的只能是他和嫣嫣。有好次天赐想鼓足勇气想把一切的一切都告诉嫣嫣,可是当天赐面对嫣嫣那无邪的眼神时,话到嘴边的天赐又生生的咽下去了。天赐现在是后悔莫及,如果当时狠狠心,把一切都告诉<嫣的话,那么就不会有今天让天赐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了。虽然嫣嫣可能会受伤,但是比她以后或者受一辈子的伤害也会好的多,现在天赐好痛恨自己的优柔寡断,以至于该断不断,不断自乱,以后他和她又该怎样去面对啊?天赐又狠狠的深深的吸了一大口烟吐成一个大大的烟圈,伴随的<夜静静飘散。天赐迷离的望着天上那距离很近的三颗星发呆,天赐奇怪它们属于不同的星系为何又是靠的那么近?浑浊的思绪又带着他的思想飘了开去。
  
  此刻天赐又想到了他最爱的老陈,此刻应该是在睡第二觉了,他是不是又在梦里把自己紧紧的抱着<起来没有完呢?那么他又能否明白自己现在的感受呢?天赐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只要和自己最爱的老陈在一起,没有会比这更令他幸福,更令他开心的了。虽然天赐现在对于面对结婚的抉择很痛苦,可是一想到他最爱的老陈,他还是忍不住幸福了起来。天赐又望着天上的<三颗星星,他好象感觉其中的两颗星星好象靠的很近,那又会不会代表自己和老陈呢?那颗离自己也不算太远,但是又被自己所忽视的像不像嫣嫣呢…………天赐目送着老陈的车子走远之后,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面对老陈自己有说不出的感受,只是感觉自己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他<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老陈给自己的关爱,还是因为老陈身上所散发的某种东西感染并吸引了他?他不知道,他只想能够和老陈在一起。对于老陈说的那句"后会有期"他不知道究竟又会不会"有期"他迷惑着也期待着。天赐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住,只知<他姓陈,除此之外就一无所有了。那么这个"有期"又会不会变成遥遥的无期呢?天赐不敢在想下去,也不想想下去。
  
  人的感情就是个怪东西,从天赐认识老陈到老陈离去才不过短短的两个小时,而这两个小时,竟然让天赐的内心一瞬间的发生了巨大的<化。也许正是这短短的瞬间的东西才能够决定人的一生吧,天赐也许就是这样的…………时间过的飞快,自与老陈相识,短短的月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天赐也已经找到自己的工作了,在某个知名大公司里当市场营销顾问。这可是一个让众多人眼红的工作,因为月薪可达3千余元,当然这还不包括奖金及提成算在内。其实当市场营销顾问,是天赐自己提出来的。因为在一被应聘,经理就许诺要给他一个营销部的副经理让他做,但是天赐说自己刚刚从学校里踏入社会,自己还很年轻,还应学很多的东西,于是先下层做起,这样也可以掌握更多的东西,于是在总经理的在三考虑梗才同意让他做营销顾问。
  
  对于这样一番一步到位的工作,对于每个人来说几乎是个天方夜谭。其实这对于天赐来说,能够有这样的工作能够这样的得到总经理的赏识,其实他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最要感激的人就是让他一生也难以忘记的人——老陈
  
  在天赐从医院里听到老陈的那番对他语重心长的教育之后,天赐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豁然开朗了,也仿佛在充满阴霾的天空下,划出了一个明亮的出口。
  
  天赐从与老陈分别之后,回到家里整整的一个月没有出门,固煸诩依锊皇浅了看《市场营销管理大全》就是对着镜子练习说话,增强自己的自信心。这样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做起来真的很难。人最大的敌人首先是自己,当你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时候,你端详他5分钟,你会觉的自己仿佛被自己打败了,一个不自信的人面对着自己,首先会被自己所打败,自己被自己打败了又怎样去面对别人呢。天赐就是犯了难以克服自己的这个毛病。当天赐第一次面对镜子的时候,自己胆怯了,他无法去正视自己的那张面孔。但是这时候他又仿佛看到镜子中出现了自己所思念的老陈的那张慈祥的面孔,仿佛正用期待的眼神告诉他:"孩子,相信自己,努力的去克服自己,你能行的……"于是天赐逐渐的敢正视自己了,当天赐发现自己可以勇敢的面对自己的时候,仿佛自信心又充盈满了自己的内心,找到一种自己从未有过的自信。当一个月过去之后,天赐发现自己以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对什么事情都好象充满了自信。当他在去人才市场的时候,他所处的局势已经全然和一个月之前那个被动的样子所不同了。天赐同时应聘了5家大的公司,当他以自己从未有的过的自信心面对着那些苛刻的面试主管时,他精神焕发的外表,流利的表达,以及有理有据的论证,洪亮的声音,轻松自如的表情,彻底的征服了那些叼苛的面试主管。也让那些和他一同接受的面试的人们,都被他给比的黯然失色,完全成了他的陪衬。有好多家公司,当时就向他发出录用的通知,同时都开出了丰厚的待遇。这5家大的公司里面也包括一个月以前把他拒绝的那家公司,那家公司所开出的待遇比以往4家的所给的待遇都高,但是链投伎推的拒绝了。他选择了一家待遇比其他4家略低的一家公司工作,当这家公司问及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公司的时候,天赐笑了说:"其实,待遇的高低不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之所以选择你们的公司是因为,你们的诚恳态度让我所折服。"这家公司的经理听后大为感动说:"小伙子,你知道撩俏什么要录用你吗?就是因为超乎我们想象的那份自信和从容,以及那份自信的口才,让我们所打动,还有你的那份真诚,所以我们公司才会录用你……"是啊,真诚换真诚,才换来天赐今天的这份理想的工作。天赐知道自己本身就用这样的一种潜力,只是自己没有挖掘出来,使它一直被自己所埋没,而使自己这份潜能能够重见天日则得益于所让自己最为感动的老陈。天赐想着也感动着,此时自己所最想念的老陈伯伯他又在哪里呢?他是否还会记得曾经那个他陪着他去看病的那个男孩子吗?每每想到这里天赐总会拿出老陈所留给他的那方手帕而发呆,那位让自己所心动的徊又在哪里呢?
  
  时间总是能够把一些东西改变或者带走,然而有一种东西却是时间所无法带走的,那就是记忆。而天赐的记忆正是如此。不知不觉中半年过去了,天赐在工作中的表现不断的得到经理的肯定。在他的参与下,他所带在的销售部门的销售唬不断的节节上升,这令经理非常的满意,于是在经理的在三要求下,天赐才同意当销售部门的经理。这样巨大的成就对于天赐的同龄人来说不亚于是个奇迹,这样的成就是让人骄傲和羡慕的,可是天赐对于这样的成就却几乎一点感觉也没有。因为天赐心里想的不是这个,一直所不能让他患堑木褪悄俏缓退有过一面之缘的陈伯。自与陈伯分手之后,天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也在工作之余去寻找过他,可是都一无所获,这几乎成了天赐的一个心病了,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
  
  当官难免会有许许多多的应酬,天赐是销售部的经理蝗灰膊焕外,所以每天不是业务上的就是礼尚往来的应酬,所以天赐也经常的周旋于酒场之上。天赐虽说有很大的自信,但那是在工作上,但是对于在酒场上的应酬,他还是很反感的。
  
  这天天赐又被迫无奈的参加了一个客商安排的酒场,那天参加那个缓系娜撕芏唷S捎谟行┤嗣俏了和天赐拉拢关系,或者为了结识套近乎之类的,所以大家不停的与天赐干杯劝酒之类的。那天天赐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在加上他们的这样不停的劝酒,天赐真的有些招架不住了,所以不几杯下来他就有些头晕了。天赐感觉胃里有如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几次想慌煌隆L齑驼娴挠行┠岩匀淌埽于是趁他们推杯换盏之际悄悄的离开坐席踉踉跄跄的去了趟洗手间。走在便池前,天赐在也忍受不住了,哗哗的呕吐起来,那个滋味别提多难受了。就在天赐吐着正欢的时候,这时候天赐听到了一个让他激动的几欲眩晕过去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膜:"哎,你们年轻人啊,怎么这样的不爱护自己的身体啊?喝这么多的酒胃里多难受啊。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说着就帮着他轻轻的捶着脊背。
  
  这么慈祥的声音是多么的熟悉啊,天赐猛的一回头楞住了。这不正是自己夜思梦想的陈伯吗,是不是自己在做梦?天赐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是在做梦,天赐此刻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楞楞的看着陈伯发呆。
  
  这时候陈伯也认出了天赐,惊讶中又带着惊喜的声音说:"咦,小伙子怎么是你啊?真巧啊,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相遇啊?"此刻天赐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不知扛盟敌┦裁矗只是感觉仿佛有一种透明的液体在眼里渐渐的凝聚、在凝聚。但是还好空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天赐很快的就稳住了自己的感情,颤抖的的说到:"陈伯,您还好吗,我真的好想您啊,我一直在找您,可是又一直也找不到您,我以为真的在也见不到您了,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说着天赐的眼睛里还是有几滴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恋老:孽缘情深 (五)](五)
  
  这时候陈伯嗫嘘着嘴似要说什么,但是在他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天赐已经冲过去把陈伯紧紧的拥在怀里,嘤嘤的哭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锏锰齑驼庋的不顾后果,或者是因为天赐突然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老人出现,使自己难以抑制。总之天赐在陈伯的怀里,像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一样哭泣个不停。
  
  陈伯此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是不断的拍着天赐的肩膀说:"好孩子,不要哭,到底怎么了?和陈伯伯说说好吗?不要这样,让别人看到对你不好。"说着陈伯就把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天赐给扶了起来,并扶着他找了一个没人的房间里坐了下来,并给他找了一杯清水给天赐喝。
  
  天赐还在抽泣的坐了下来,手里紧紧的拉着陈伯的手,好象怕他再次突然跑掉似的。陈伯对于天赐这样紧紧的握这他的手,好象也没有并没有什么反感的表现:"怎么了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最近还好吗?我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有想到今天这么巧合会在这里见到你了。自从我们分开之后这半年的时间你还好吗?工作找到了吗?"面米懦虏这一系列关心的发问,天赐都感动的不知道该先回答哪句好了。他只是激动的说:"陈伯,我真的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碰到你,我以为我们今生在也不会相遇了,哪曾会想到老天还是让我们相遇了。陈伯,你知道我再次见到你是多么的激动的吗?我这半年来,无时无刻的不在想你,也找过你,可是我又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或者在什么单位工作,所以一直也没有找到你。哪曾想过我们竟然会在这里见面。"或许真是的是天赐喝醉了,所以在和陈伯没有保留的说出这些一直在自己内心和自己说的这些话时,天赐竟然没有一点的难为情,完全是一副直来直往的话语。不过在天赐仅存的半点思维空间里,天赐还是把一句话留在心里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陈伯,我真的很喜欢您,很爱您"还好这句话天赐总算没有说出去。虽然天赐现在被酒精麻醉的有些失控,但是他略微还是有些思维的,所以他还是做了保留。在天赐说完刚才的那一番话的时候,天赐仿佛卸下一块巨石一样,几个月以来的心事,仿佛都在在短短的几句话之内,给释解的烟消云散了。天赐看着陈伯那依然让他如痴如醉的慈爱眼神,再次陶醉了,头轻轻的依偎在陈伯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陈伯此时听到天赐的那一番话之后,在他的眼睛里流下了行晶莹的液体,滴在天赐的脸上。天赐睁开了眼睛看到陈伯流泪的眼睛慌乱的一边帮他擦着眼睛,一边不安的说:"陈伯,都是我不好,只顾着自己说话了,没有考虑到您的感受,您不要哭了,您这样一哭,我也会很难受的。"说着天赐的眼里也跟着流下了泪水。陈伯也同时紧紧的握着天赐手喃喃的说:"可怜的好孩子啊,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的挂念我。其实这半年来,我又何尝的不想你啊。我也以为我们没有机会见面了,想不到在这里见面,听到你的诉说,我现在心里既兴奋,又难过。是我的疏忽,让好孩子受委屈了,伯伯真的很对不起你啊。"天赐听到陈伯的这番话之后,既激动又难过,紧紧的搂着陈伯说:"陈伯,您不要这样说,只要我们能够见面,这点委屈又能算什么呢,我们见面了应该高兴才对啊,你说是不是啊。"陈伯听了天赐的这番话之后才转涕为笑,说:"是啊,我们应高兴才对啊,来,说说你这半年的事情,让我L,你的工作找的怎么样了?……"这时,天赐振作了一下昏沉沉的头脑,向陈伯诉说了这半年来的自己从找工作到现在工作成绩的表现,陈伯边听边点头赞许,手里轻轻的握着天赐的手,慈爱的微笑着。
  
  等天赐说完了之后陈伯才说:"孩子,你真的没H梦沂望,没有想到这半年来你会做出如此大的成绩,真的让我不敢小看你啊。是的,其实无论做什么,只要有付出,就不怕没有回报,世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无论做什么你只要认真了,我想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你现在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成绩我真的替你感到高兴,你比我年轻的时候强多!K淙荒阆衷谌〉昧嗽谕龄人当中是不小的成绩,但是也希望你不要骄傲,更也不要迷失自己,要不断的上进;不断的进取;你才会有不断的进步,这样你的人生才会充满价值。你能明白吗?"天赐听后不断的点头说:"陈伯,您放心,我一定会记住您说的话的,我不会骄傲的,我会不断进#不会让你失望的。"陈伯听后欣慰的笑了,不住的赞许的点头,天赐望着陈伯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庞整个思想又迷离的起来。他这样痴痴的看着陈伯,直看的陈伯有些不好意思,忙挑开话题说:"你今天有应酬"?
  
  天赐听后才恍然回过神来:"是的,今天8隹突Х且请我吃饭,好多的业主都来了,我被他们给灌的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所以就逃了出来。"陈伯笑着说:"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可不要年纪轻轻的就把自己的身体喝坏了。还有,你很年轻就已经踏入了官场,官场有好多的事情你不懂,所D惴彩乱谨慎,或许你自己的稍不留意就会踏入被别人给设计的"陷阱"里。所以说要不管是工作也好,还是交际也好,都要多多学习,谦虚谨慎,你才不会吃亏。"天赐说:"谢谢你陈伯,我会记住您的教诲的,您放心好了。"陈伯点点头说:"你出来了一定很长时间了,所以你还是早点回去#不然他们会来找你的,找不到你,对你影响不会很好的。"天赐听后恋恋不舍的说:"恩,我出来的也确实有段时间了,也该回去了,只是今天突然看到您我真的有些舍不得离开您。"陈伯笑着说:"傻孩子,我们以后又不是不见面了,我们还可以在见面啊。我们自从上次分别之后不是说过;谟衅诹寺穑这不我们又见面了吗。"天赐有些傻傻的说:"这次或许是巧合吧,我上次恨我自己好笨,竟然忘记问您的联络方式和地址了。这次您总该给我了吧?"陈伯有些自则的说:"哎,说笨的应是我啊,上次因为我走的太匆忙,竟然没有把我们的联络方式告诉你,让你一直在找我,我@镎娴暮芄意不去啊。来,给你一张我的名片吧,你有事情就找按照上面的电话找我好了。"说着陈伯给天赐掏出了一张浅蓝色的名片。天赐激动的接过这张名片看了看忍不住的读了起来:"天士企业董事长、名誉顾问、技术总监陈思寒。"天赐有些惊讶的说:"您就是天士集团的董事长?"陈伯笑着说:"是呀,不过现在我也快要退休了,现在已经有新的董事长接任了,我算是已经退居二线了吧。我本想把这个头衔撤下来,但是新的董事不让,他说您只要在位一天您就是董事长。新的董事是个很谦虚的一个人,我不好推辞就只好挂着了。现在我不怎么把名片拿出来给人了,但是你是个例外。"天赐几乎不相信的说:"天士,可是一个有名的大企业。我从小就听别人说天士企业的老板白手起家,所以我一直很敬仰那位老板,没有想到您就是那位老板,我真的是很幸运啊。"陈伯微笑着说:"是的我年轻的时候就立下了志愿,要依靠自己做出一番事业。当时我也是碰了鞘的钉子,但是经过我的坚持不懈我终于把自己的事业搞起来了。现在我老了,不过我也已经很满足了,我这一生也算没有白白的浪费掉吧。"天赐无比崇敬的对陈伯说:"我要向您学习,也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等到自己老去的那一天也不会为年轻时没有把握好大好时光而后悔。"陈伯拍拍天赐的头赞许的说:"恩,年轻人就应该有志气,做番事业。这样才符合年轻人的生活。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希望你能够把握好自己的大好时光。"天赐默默的听着不断点头,这时候陈伯又说:"你出来这么时间,该回去了,不然他们会出来找你的,我们以后在联络。"天赐这才依依不舍的某虏挥手告别,手里紧紧的握住陈伯的那张浅蓝色的名片……[恋老:孽缘情深 (六)](六)

上一篇:恋老同志天堂的颜色(全本)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