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汉

第三章

时间:2019-09-15 13:59:3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476   评论:0
  第二天上午,天气出奇地闷热,圆圆的日头毒毒地晒着,蝉鸣、虫叫闹个不停,这种天气让人难耐,提不起精神来。

  豆豆在赵四海的看护下玩了一阵后,便吵着闹着要回家。赵四海没有办法,便让他拿上早已经用凉凉的井水浸泡过的一根黄瓜, 路上边走边吃。然后牵着他的小手就走出了院子。

  一条土路从东向西延伸,路面并不平坦,有几道间断式的很深的车辙造成的沟沟坎坎,各家院子前的垂柳树、杨树或榆树伸展着庞大的枝干为它挡去了半边的阳光。

  当赵四海走,村中时,见大榆树下散坐着七八个大老爷们,他们正嘻嘻哈哈地扯得欢畅。

  因为还没到秋忙时节,村里的男女老少爷们都会趁着这闲暇的时光聚在一起扯上一些加常或是评论一些杂事。

  赵四海正要悄悄地走过去,却听到村民二,子偏过头冲他扯开了粗哑的大嗓门。

  “赵大哥,这大热天的,你这是做啥去啊?也不过来坐会。”

  “我这是把豆豆送回家,回头再和你们扯。”赵四海听了二楞子的话,微微地顿了顿了脚,弯腰把豆豆抱在怀里,抬手抹掉他小,蛋上的一粒黄瓜籽。

  “四海,看你那么喜欢小孩,那就抓紧时间找个女人结婚吧。”人群中一位年纪较大的村民插了一句话。

  “海叔,你这样一个人过多没意思啊!真不知道这些年来,你是怎么解决的,咱老爷们跨下那东西长,间不用恐怕就会生锈呢,您还是抓紧吧,哈哈。”其中一个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岁模样的膀壮年青人,扬着粗实的眉毛,边说边指手划脚,样子倒是逗人。

  他的话说完,大家伙都嬉嬉哈哈地笑开了。

  村民们都叫他“三皇上”,,因是他在十几岁的时候,是全村里的孩子王,村里的孩子们都要听他的,所以大家就戏称他为皇上,又因他在家排老三,所以才被称呼为“三皇上”,现在村里人还是这样称呼着。

  三皇上的话音刚刚落地,人群中又有一位年青的村民大着声音说道:“我说海,,你的那根老枪该不会已经不顶事了吧,哈哈。”

  “赵大哥的家伙顶不顶事,让你家新娘子给试试不就知道了,反正我听说啊,你的新媳妇好象对你不怎么满意哦,八成是你的家伙不怎么中用吧。哈哈。”二楞子扯开嗓门冲着那个年青人大声说笑着。

  大家伙又跟着起哄,欢闹起来。

  赵四海却象没事人一样,一边摇着扇子优闲地扇着风,一边听他们胡扯海拉的。等最后大家的笑声停了下来,他方才唬着脸说道:“你们这帮臭小子,我现在没空和你们扯蛋皮,等我一会回来,看我不挨个的收拾你们。”

  可他的话音刚落,三皇上又站起来,一只手在屁股上胡拉着在地上沾带的尘土,两粒黑眼珠子叽里咕噜地向着不远处看着,嘴里也不闲着:“海叔,我看吧,您要是说媳妇,哪也不用去了,咱村里就有一个现成的哦。”

  “你该不会说的是宝柱媳妇玉秀吧?”坐在他身前的一个村民开了口。

  “是啊,咱村里除了她还会有谁。”三皇上拍着胸脯说着。

  赵四海这个时候看到玉秀正和几个妇女从不远处向这里走来。看着三皇子那个样子忍不住笑骂道:“臭小子,就数你能说,敢拿你叔我开涮,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刚才说话的那位年长的村民吐了一口烟雾,接过他的话头慢悠悠地开了口:“四海,三皇子的眼光倒是挺准的,玉秀可是过家的好手,宝柱已经没了快一年了,可她照样把家里家坏幕罴剖膛的井井有条啊,我还曾听我家的老婆子说过,人家玉秀可是早已经对你有些意思呢。你应该考虑一下,再怎样,你也不能一直一个人过下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二楞子却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抬手胡乱地抓了一把枝叶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站起身黄鸶崭胀严吕吹暮股浪υ诩缟希又怒视了一眼三皇上便光着膀子无声无语地走开了。

  大家伙被他的这一突然的举动弄得一片愕然。

  “呵,这个二楞子是抽的哪门子风呢?简直是莫名其妙。”三皇上冲着二楞子走开的方向扬着眉秽止咀拧

  赵四海没有理会三皇上的话,看着二楞子渐渐远去的身影,心理似乎对他刚才的举动有了一些明了,便冲着三皇上展着眉毛笑呵呵地说道:“臭小子,你可要小心了,哪天二楞子可要扒你裤子的。”

  赵四海说完便牵着欢沟男∈窒虼逦髯呷ァ

  村西头,钱虎媳妇独自坐在院门前的一棵柳树下静静地纳着凉,略显苍白的脸上平静得不见任何表情,本应灵动美丽的一双眸子无神地寻向远方。间或有风吹过,带起三两根长长的垂柳枝拂过她的头部和身体,掀起她微微有些褶皱的花蛔影胄渖赖囊陆怯智F鹨淮橛秃诙又松散的头发。

  当她看到赵四海和豆豆两个身影向这边走来时,脸上才渐渐地升起一丝浅浅的生色。

  小豆豆离老远便脱开赵四海的手,欢快地跑向她。

  虎子媳妇欢苟估到身边,双眼流露出无限的母爱。

  “叔,让你帮忙带豆豆,真是麻烦你了!”她的声音很柔软,象一股轻缓而又有些弱弱的风拂过赵四海的耳畔。

  “豆豆妈,说这话干啥,我喜欢豆豆,有他在身边也闹得个乐呵不是。”凰暮K底呕氨阋炎叩蕉苟孤杳媲埃收起脸上惯有的笑容,看着眼前有些弱不禁风的虎子媳妇,心里着实替他们夫妻二人难过,又开口问了一句:“身体好些了吗?”

  “唉!还不是一个样子,我这身子也就是挨一天少一天了吧!”

  “快不要这样说,慢慢会好起来的,大家伙都说你和虎子有福呢。”

  虎子媳妇听了赵四海的话,苦笑了一声。抬手捋了一下额前的头发,露出本应让其他女人嫉妒和艳羡的脸面,却少了它本应该有的姿彩。

  “虎子没在家?”

  “他说去田地里转转,然后去你那接豆豆回来。”

  “那我就先回了,有什么事就让虎子找我。”

  赵四海说完便转身走开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赵四海竟觉得心里面乱b糟的,象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有些莫名的难受。便索性折转身子绕向村前方的辽河方向走去。

  他想去河边坐一坐,看看缓缓流淌的河水,听听纯静的流水声,在那种情境中,往往会让他的心里感觉宽松些。

上一篇:第四章
下一篇:第二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