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汉

第五章

时间:2019-09-15 14:00:21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409   评论:0
  上午,风轻云淡,但天气依旧很热。

  七八个大老爷们在三皇上家的院子东南角忙的是热火朝天。

  看他们,挥着锨,舞着铲,晃着膀子干,欢笑声,嬉骂声飚着劲的响起。

  整得三江村 上空那叫个热闹!

  只因,今年猪的行情看涨,一向头脑灵活的三皇上就想多抓几头猪喂,到年底卖个好价钱。原来的猪圈又太小,所以称着今儿天气好,便找上一帮人在院子的东北角再垒个猪圈。

  “呵,真热闹啊!”

  九点钟,玉秀从院外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进来,拢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冲着众多的爷们门亮开清脆的嗓音。

  她还是穿着那件花格子半袖衣服,略长的黑发挽在脑后,用头绳扎了起来。微微停下身子,目光落在人群里的赵四海身上,嘴角处牵出一丝甜蜜的浅笑。

  男人们安静了,大多数的人把目光看向了她。

  “嫂子,你这是来给我们大家伙做中午饭吃的吧?”一个年青的村民停下手里的活计大声地问了一句。

  “是啊,就是不知道你Π不爱吃我做的饭菜呢?”

  “谁不知道嫂子你做的饭菜好吃啊,那可是咱村里顶顶响的!所以呀,我才让俺家媳妇去找你给咱这帮老爷们做顿好饭菜呢。”尽管是在自己家,但三皇上还是改不掉他好说好逗的个性,扯开嗓门嚷道。

  “呵,三皇上,只要你家里备好了肉和菜,我给大家做顿好吃的就没问题。”玉秀听了三皇上的话,嘴上也不闲着。

  “妹子,那就多露两手,这帮馋虫们怕是有好久没吃好饭菜了啊!”赵四海手拿铁铲一边擦着铁锨上的泥巴,一边迎着玉秀的目光大着声说道。

  他今天穿着一身平时干活经常穿的蓝色粗布衣服,头上还戴了一顶蓝色长沿帽子。此时他是微敞着怀,胸前露出白色的背心。

  “大哥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加把劲,包准让你们吃上一顿好饭菜!”听了赵四海这一说,玉秀不涤侄嗫戳怂几眼,脸上更是盈满了笑。

  她说完,便向屋里走去。

  赵四海一手拄着铁锨,一手摘下头上的帽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手拿帽子迎面扇了几下风。

  重新戴上帽子后,转头看向身边的底樱却发现虎子正怔怔地看着自己。便笑呵呵地凑过去摊开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虎子,难得有人给咱爷们做好吃的,中午陪叔多喝点酒。”

  钱虎正出神地看着赵四海,感觉他今天这一身朴实的穿着更是有一股极强的魅力,让他不能自已地把目光毫无盗舻赝T谒的身上。

  听到他的声音方才醒悟过来,脸上一下子见了羞红,微低着头急忙应了一声:“叔,我听你的。”

  他说完便挥动起手里的铁锨干起活来,坦露的臂膀在阳光下晃出一块块结实有力的肌肉。

  赵四海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眯眯地站在虎子身旁看了一会,方才弯腰忙起来。

  这个时候,二楞子从院外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皇上,我有事来晚了,你不生气吧?”一进院子他便冲着三皇上扯开粗实的大嗓门,院子中就好象平地升起一声闷雷,惊起屋脊上的几只麻雀扑棱着翅膀飞向别处。

  “二楞哥,这有啥好生气的啊!只是等到了中午饭时得多罚你几杯酒啊,大家伙同意不?”

  见大家伙纷纷同意三皇上的说法,二楞子咧开大嘴茬笑着旱溃骸拔叶喔苫畈痪秃昧耍这酒还是少喝的好。“

  他说完便脱去上衣,光着膀子开始干起活来。他能干又有把子力气可是全村出了名的。

  赵四海看二楞子这个样子,忍不住乐了,走过去说道:“二楞子,你悠着点,中午玉秀可涸垡们做的好饭菜呢,呵呵。”

  二楞子听了他的话,向屋里望了望,挠了挠头嘿嘿地笑了笑,拿过刚刚脱去的衣服重新穿上,低头继续做活。

  时间在热闹的气氛中逝流水一样走过。火辣辣的太阳已经当头照了。

  午饭时间到了。

  三皇子的媳妇和玉秀已经把酒菜摆在一张大圆桌子上,七八个老爷们简单地洗了洗后便围坐在桌旁开始吃喝起来。

  农家汉子们大多在这样的场合下,都不拘于小节,大口地吃喝,大声地说笑,往往酒桌上也是他们生活中最热闹的时候。

  几个年青的村民在席间更是晃着膀子指手画脚地相互拼着酒,并且扯些家里家外的一些俗事。

  只一会的功夫,两瓶高梁酒就已经喝光了。

  钱虎没有像他们一放开说笑,坐在赵四海身旁,不时地侧过脸看他吃饭喝酒时的样子,看他因为喝酒而发红的脸庞,又看他露在外面的那一条饱满结实的胸腹,再看他和年青人们说笑的那种开心状,桌上的饭菜便觉得没有了味道。

  尽管如此近距离地坐在赵四海身边,他却无法意去触碰他的身体,又不能随意地与他说笑,只怕偶尔的一句话会让他们的距离拉得更远。

  他渐渐感到沉闷,禁不住拿起酒杯独自闷喝起来。

  “虎子,叔陪你喝。”赵四海看到钱虎独自举杯喝酒,又见他微微皱起的眉头,便端酒杯在他眼前晃了晃,又伸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拍了拍,然后仰脖喝下一大口酒。

  见赵四海如此的举动,钱虎嘴角翘了,浓眉弯了,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着幸福的光彩。

  跟着赵四海一同喝下一大口酒。这入胃的酒简直一丝辣意都没,反而如蜂蜜一般香甜。

  又见赵四海的额头上现了汗水,钱虎便回身拿过搭在凳子后的毛巾递到他的手里,然后又伸出筷子夹了一箸头的猪肉放在他的碗里,嘴里说了句:“海叔,你能吃肉,多吃点。”

  赵四海接过毛巾看了一钱虎,但他没说什么,只是笑呵呵地把碗里的肉夹了起来放在嘴里,有滋有味地吃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玉秀刚好走进来给他们添菜,看到了钱虎给赵四海夹肉的一幕。她没有做声,等把菜添好后,便转回到堂屋的锅灶旁,在菜盆里盛了一大勺猪肉后回到屋。

  她不管大家伙的目光,直接把勺里的肉倒在赵四海的碗里,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赵四海没有料到玉秀会给他在碗里加肉,看到大家伙都把目光看向自己,脸上不觉微微发热,又看到二楞子象是在和谁赌气的样子嘟着嘴又皱着,一脸不悦地看着自己。便急忙冲着玉秀说了一句:“妹子,我们这帮人就数二楞兄弟最能吃肉,你再给他来些吧!”

  玉秀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二楞子,便有些极不情愿地转身走开了。

  她这一走,饭桌旁的男人们可就向炸开一样说开了。

  话题大多是说玉秀对赵四海有意思,已经喜欢上了他,要不为什么不给别人加肉吃,偏偏选择了他赵四海,还说赵四海应早些下手和玉秀把事情办了得了,大家好讨喜酒喝。

  这期间,钱虎借口撒尿走开了。其实,是见刚刚玉秀给赵四海碗里加肉,又见大家伙劝他娶玉秀,竟觉得有些失落和不安,还有一丝醋意在心头。

  此时,风微微起,他在风中站了有一会,待心情平静下来,方才转回身走进屋里。

  屋子里,赵四海起初没理会他们几个青人的胡扯海拉,但最后见他们说个不停,便假装唬起脸要他们把嘴闭上喝酒吃饭,他们方才收住了这个话题,但很快地又把矛头对准了二楞子。

  他们都说二楞子上午来的晚,已经说好了多喝几杯的,二楞子若是不喝那就不给这帮兄弟面子。

  二楞子倒也来了劲,也不和他们争辨,拿起酒杯倒满酒一鼓劲喝了一整杯酒,喝完之后,他还要继续喝。

  赵四海看到眼里,忙着加以阻止,冲着大家伙说道:“你们这帮臭小子,都呈什么能,猪圈还没盖完,喝多了咋办?”

  他是这八个人中最年长的,大家平时闹归闹,大多都还挺敬重他,所以听他的这一翻话后,大家伙便不再强求二楞子喝酒了。

  赵四海又见钱虎出外撒尿,却象是很长时间没回来,便要站起身出去看看,却看到他从外面走了进来,忙用关心的眼神看e他,并开口问道:“虎子,没事吧?”

  “海叔,我没事,呵呵。”钱虎说完憨憨地笑了一下,便坐回到赵四海的身旁。

  大家伙吃喝完毕,又喝了会茶,吸上一袋烟,在一起又说笑了一阵后,便又带着一丝酒意在午日的阳光中晃e膀子,舞动着结实的胳膊,在院子中忙了起来。

  只消片刻的功夫,晶亮亮的汗珠子便从他们的额头上滑落到他们的油亮的背膀之上,最后滴落到地上摔出晶莹的光影。虽是这样,膀壮的汉子们依然把一阵阵的欢声笑语洋洒在三江村的上空……

上一篇:第六章
下一篇:第四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