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汉

第六十八章

时间:2019-10-14 18:20:26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77   评论:0
  “我说老头子,你这么早出门干啥去啊?”

  自从昨晚俊堂叔去赵四海那里回来,俊堂婶就感觉他哪里不对劲,坐在炕上一个劲的抽闷烟,脸上也没有好脸色,晚上睡觉也好象没有往日睡的踏实,时不时的直叹气。她不清楚老伴是咋了,问他几次/没有问出个名堂。早上吃完饭,又见一惯在饭后呆上一阵子再出门的老伴今儿吃完早饭就走了出去。

  “不干哈,出去溜达溜达。”

  俊堂叔边说边背着手走出屋。

  “昨晚你没把那碗面条送给四海啊,”

  “不留意掉地上了。”

  看着老伴走出了院子,俊堂婶真不知道他是遇上啥烦心事了,他这样情况在以前是很少见的,她很为老伴担心,毕竟上了岁数的人了。但是又清楚这老头子的倔脾气,自己是帮不上他什么忙的,只有在,里安慰她自己,老伴毕竟干了那么些年的村长,啥杂七杂八的都经历过,也许中午或者晚上回来就会好了。

  赵四海早上醒来时,一轮红日已经悄然地冒了出来。夜里和贺朝阳折腾到很晚才睡觉,他才会睡了会懒觉。他慵懒地伸了下腰,见身边的阳子侧着身子,在呼呼地睡着,一肢胳膊还放在他的肚子上,看着他那憨实的睡姿,赵四海的脸上泛起一丝幸福的笑意,轻轻地钻出被窝穿好衣服下地。又见贺朝阳的肩膀裸在被外,便轻轻地为他掖好被角,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小豆豆,红扑扑的小脸睡的格外安详。忍不住附下头轻轻地在小家伙的额头上亲,一口。

  天气虽然很冷,但是晴空万里,火红的太阳已经从东山完全地爬了出来,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赵四海走出屋子迎着朝霞伸了伸腰身,刚好看到俊堂叔背着手走出院子,心里暗自嘀咕这老爷子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到屋里把早饭张罗好后,方才把还在睡梦中的贺朝阳及小豆子唤醒。

  “哇,这太阳都出来这么高了啊,这觉睡的真他娘的舒坦。”贺朝阳舒展着腰身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阳大大,羞,羞”

  “哟,,你个小懒虫咋还赖被窝啊,快起来。”

  “你是大懒虫,大懒虫。”

  “起不起来?不起来我掀被子啦。哈哈。”

  “我说你们爷俩别闹了,赶快收拾好,一会早饭该凉了。”赵四海看着炕上的一大,小两个欢快地笑闹着,感觉这画面好温馨,真的不想打断这暖心的场景。

  饭后,贺朝阳心里惦记着李天林那边给他找工作的事情,不知道今天有没有眉目,于是便和赵四海打了招呼后骑着自行车便往镇里赶去。

  赵四海给小豆豆,掇好后,带上滑冰车便领着他走出院子,天气虽然有些冷,但是出来透会空气也好,总不能窝在屋子里,那样能把人闷坏的,况且习惯了这种气候的东北人往往喜欢在这种天气出来走走,这样更接地气的。

  来到辽河岔口,赵四海陪着小豆豆溜冰车,时而跟在,车后面走或跑,时而站在旁边看小豆豆欢快地滑行,时而参与其中,把小豆豆抱在怀里一同滑行,冰面上时不时的传来欢快的笑声。

  看着眼前在冰面上尽情玩耍的小豆豆,赵四海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虎子的身影,虎子那张憨实的笑脸瞬间布满了他的视线,他的,角不觉得微微上翘,眼角及眉头都舒展开来,他是真的想虎子了,不知道虎子这些日子在遥远的省城是怎样熬过来的,医院可不是人呆的地方!唉!

  “四海大哥。”

  “哦,是玉秀妹子啊,你怎么也来了这里了?”

  赵四海忽听身后有女人的声音在叫他,忙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转过身子看过去,见到玉秀站在离他两米远处平静地看着他,见她头上围着花色围脖,身穿浅灰色的棉外衣,阵阵寒风不时地撩拔着她额前的流海。

  “四海大哥,我有几句话想和你唠唠。你看可以么?”

  玉秀简直是不错眼珠地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爱慕以久的农家汉子,心里是涟漪阵阵,她多么希望能和赵四海相依相伴相知,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尽情享受来自他的呵护与关爱。可是,尽管她曾无数次的想着办法向他示爱,但是每一次愕貌坏剿的有效回应。她隐隐地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他们俩是不可能走到一起了,但是她真的不甘心,择了今天这个日子,鼓起勇气来找他,想把心里话当面说个清楚,就算他不会接受,她的心里也就不会留下遗憾,她从此就断了这份对他念想,转而接受来自二楞子对她慊鹑茸非螅和二楞子一起平淡地过日子。

  “我说妹子,你看这话让你说的,整的我赵四海多那啥似的。咱有话就随便说哈。”

  “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四海哥,我喜欢你,想和你一起过日子。我觉得你心里也很清楚吧?”

  “哦,嗯,是的,我知道。”

  “那我想知道,你喜欢我么?想和我一起过日子么?”

  玉秀今儿是豁出去了,什么该问的不该问的都说出了口,她就是想亲耳听到赵四海对自己的想法,哪怕是听到最她不想听到的话,那她也认了。

  “妹子,你这么贤惠能干谁不喜欢啊,我,我当然也不例外,只是我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不喜欢被拘束,所以不想再找伴了!”

  赵四海没想到玉秀这会儿说话这么直接了当,直接开口向他表白心意欢杂谒的寻问,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嘴上有些有些笨拙地回应着,他清楚这会自己必须给玉秀一个明确的态度,也好让她断了对自己的念想。

  “四海哥,我知道我孤儿寡母的,你根本就看不上眼,我根本就配不上你,我也不是刁蛮的人,以后不会再赖淮蛉拍懔恕!

  尽管心里知道这个结果会是如此,但当亲耳听到赵四海的拒绝,玉秀的心里还是大失所望,心里是了阵阵的疼痛,多少个日夜思念着的这个汉子,到头来只不过完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泪水禁不住滴滴落下,她不想再多停留,哪怕是一会,欢疾辉敢猓强自忍着痛苦转身跑开了。

  “妹,妹子,你……”

  看着玉秀渐渐远去的背影,赵四海心里也是不好受,尤其是看见玉秀临走时落下的那一行泪,看来他是真的伤了玉秀的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喜欢的是男人,晃薹ǜ谋涞氖率担∪舨皇侨绱耍他完全会接受玉秀的,在他眼里玉秀是个相当不错的女人!

  看着玉秀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暗道,今天这样把话说开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玉秀都是一种解脱吧,只有在心里默默祝福玉秀将荒苎暗盟自己的幸福!

  抬头看看当头的太阳,已是临近中午了,转回头招呼还在冰面上欢快玩耍的小豆豆回家,小家伙听了,滑着产冰车快速地来到他的身边。他一手提起冰车一手抱起豆豆,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叔……”

  就快走到家门口,赵四海开口和驻足在自家院门前的俊堂叔打招呼,可是却见俊堂叔一声不发地转身走进了院子。弄得赵四海直楞神,但只是一瞬,他认为是俊堂叔没有听到他的招呼,便不再在意,笑着摇了摇头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走进院子的俊堂叔这会心里感觉好乱,他本就站在院门前看着从村口慢慢走过来的赵四海爷俩有一会了,他一片看着,一边心里嘀咕,要不要现在就找赵四海把昨晚他看到的一幕问个清楚,但当赵四海走近,他又打消了念头,不知道该如何问出口,毕竟这是见不得光的事情,他怕伤到赵s海的自尊,毕竟都已是五十来岁的人了,不想看到他在自己面前难堪。

  俊堂叔是真心的希望赵四海是昨夜里喝醉了洒一时犯糊涂才干出那档子事。他要找个好时机再问个清楚。

上一篇:第六十九章
下一篇:第六十七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