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胖熊老史

第十五章

时间:2019-12-30 18:32:07   作者:熊人杰   来源:kprifm.com   阅读:941   评论:0
  一直睡到九点我才醒来,醒来闷了会,我突然想起脖子里的印记,一下子紧张起来。仔细看看,被子盖到下巴,应该掩盖住了。老婆早已经起床,厕所里有水声,看来她在洗浴。我暗自庆幸没有被发现什么。

  几个人一起去吃了早点,再坐车回M市,路上我注意观察老婆的神情,也没有什么异常之举。幸好是冬天,穿着高领的毛衣能将脖子围住,回来几天我都是准时回家,晚上等老婆睡觉了才上床,老婆也没表现出什么需求。几天之后那个印记的颜色恢复了正常,化险为夷,我发了个短信给老史,叫他不要担心。

  有时我想主动跟老婆亲热一下,她说身体不舒服。我问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她说不去了,也说不上是哪儿,就想好好睡觉。半个月过去了,我和老史也憋着没有见面。终于他轮【卡片人小说网:www.kprifm.com】到一个夜班,我是轮休一天,我在家里呆到九点,估计他回家了,就出门奔老史家里去。快到老史家的时候,下起了雨。虽然雨不大,我到老史家门前,衣服还是有点湿透。

  按门铃,没人开门。跟他说好了九点过到的,怎么他下班还没有回家。我只好拿出钥匙来自己开了门,进去,老史还没有回来,我脱了外套晾在台。他的床上很乱,我把床铺收拾了一下。打电话给他,问他怎么还不回来。老史说有点事耽误了,马上就回来。我问他吃早饭没有,老史说没顾得上吃呢。我到厨房看了看,只有面条,我烧好水等他。十分钟后,老史开门进来,他带了雨衣,我帮他把雨衣脱掉挂起来,拥抱了一下他,赶去给他煮面条。

  老史吃完面条就进去卫生间洗澡了,我脱了衣服,也走进去。老史说,你进来干嘛,卫生间这么小。我说,你马上就知道我干嘛了。跨进浴缸,跟老史共浴在喷头下,热气很快让卫生间雾气腾腾,老史的湿湿的身体诱惑着我的神经,我抱着他,我搓着身体,嘴已经忍不住贴上他的嘴,呼吸急促起来,我们在狭小的浴缸里扭做一团,贪婪的抚摸,亲吻。

  战场转移到床上,已经憋了快二十天,我们都感到精力充沛,久违的激情被点燃,我们都拼命在对方身体上索求着爱欲的狂欢。

  老史上了夜班,比较累,为了不打扰他,我躺了几分钟后起来,穿衣服回家。雨还在下,我拿了他的雨伞一用。在路上走的时候,我觉得身后有个穿红雨衣的人好像若即若离,从身高看得出来是个女人,但隔得远,雨和她的雨衣也比较大,将她的脸完全遮住,我没能看清楚她的面目。我停下来转头看看,又没有跟上来。看来我多心了。

  回到家,我把雨伞放在阳台,把衣服换好,突然门铃响了。老婆上班去了,是谁呢?我把门打开,居然是老婆,她穿着一件我从未见过的红雨衣呆呆的站在门口,脸上挂着泪。有点象刚才我眼睛余光里扫到的8雠子,难道,她跟踪我?我的心砰砰狂跳。我装着惊讶的把她拉进来关上门,去帮她脱雨衣,边问她:“你怎么了?”

  老婆已经呜呜地哭出声,:“我等了半个月,就是要看看你这个混蛋到底跟他干了些什么。”我装着镇定,:“什么干了什么?”老婆刷的I把雨衣一扔,:“非要把你们堵在床上你才会承认吗?我给你留这张老脸。”原来她那天已经发现我脖子上的吻痕。她说完,冲过来在我身上使劲的捶打,她的身体在发抖,边打边哭;“你出去找个女人我还好受点,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我傻傻的呆住,任她捶打,泪水顺着脸颊滑@础J腔诤蓿磕压?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打了会,她声嘶力竭的叫我滚,不想再看见我。我无颜以对,被她推出了门。门轰的一声关上了。我知道敲门她也不会开的。脚有发软,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楼下,我该去哪里呢,我茫然的走着,雨水打在我身上,5醚劬ι痛,泪水混着雨水。我还是走着,走着

  我没有地方可去,现在回家也不可能。我的心乱做一团。老史的家也不能去了。我找了一家宾馆,开了个房间,我拿出钱来,收银员说,钱都湿了,我说:“没带雨伞,看这钱还能用吗?”她犹豫了一会,还是收A恕

  进了房间,我脱掉湿透的衣裤,干了干头发,将自己扔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一会儿眼泪忍不住顺着眼角流下来,

  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拿起电话,犹豫了一会,拨给老史.电话接了,老史带着睡意的“喂”。我问:“你能过来一下吗?”老史说:“你声音怎么了,怎么那么哑?”我说,“我在金都宾馆。”老史大概听出了我声音的不正常,他说马上来。

  起身开了门,老史进来。他说,:“怎么回事?”我想说话,鼻子一酸,眼泪簌簌的掉下来,身体也跟着发抖。老史抱住我,:怎么了,快说啊。”我哽咽着,"她发现我们了,”老史有点懵掉,:“怎么会呢”。我抬起头,无神的看着他,“在上海她就知道了。”老史唉了一声,捶了一下自己的头。

  我躺上床,老史坐在床边,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我越想越头痛,最后说,去点酒来吧。我想喝酒。老史呆看了会我,出去了。

  很快,我喝醉了,平时不敢说的话,借着酒劲就豁出去了。

  “遇到你老史,真是我的劫难.”

  看我喝得面红耳赤,哭丧着脸,眼神哀怨,大着舌头讲的话,老史也不生气。他静静的看着我。

  我的酒量,想要把老史灌倒,看来只得下辈子才行。看他酒后泛红的脸,我心里愤恨的想着,都是因为他,我现在走到这个地步,我的手伸出去,竟然是掐住他的脖子,也许我有些喝糊涂了。清醒一下,怎么能怪老史呢,我暗轿蘖Γ头不由得靠在他肩上,环抱住他。我感觉到厚实的拥抱所带来的安全感。他的手在我背上温柔的拍着,象在哄一个小孩。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下来,我该怎么办被老婆抓了现行

  哭累了,抬起头来想看看他,他平时犀利的眼神,此刻温柔无比,专注的白盼遥象在看着一个婴儿。看得我的心都融化了。

  眼睛下移,看他厚实的唇,他的嘴唇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红润。当初就是这唇将我拖下水的。我低下头,唇挨着唇,开始报复性地轻咬,慢慢的变成细细的吻了起来我深深地陷进去,紧紧的拥抱,亲吻,没有再靶的动作,此时,拥抱让人暂时忘了所有的担心我需要这个安全的港湾暂时沉醉一下,不然我的脑袋会爆炸

  晚上老史打电话去请假,但找不到代班的人。我说,你去上班吧,我安静一下。”老史只好走了。

  事情走到这一步,所有的岸荚谟谖遥我想打电话回去问问她怎么样,电话拿起来几次,最后还是放下。她不会接的,还是让她先静静再说。一夜醒着到天亮,头很痛。我坐起来,还是不知道该干什么。发了会呆,又躺下来,望着天花板。她会不会告诉儿子?会不会告诉我父母和她父母?我的心一下子又揪起来。

  老史下了班马上赶了过来,他坐在边上,手伸出来,又往后缩了缩。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去握住他的手。都是成年人了,其实后路很明显。我只是不愿意去想。现在静下来,我知道,若老婆不能原谅,那我只有离婚一条路。而如果她不选择离婚,我和老史该保持怎样的关系?她只会要求我们断了。

  老史说,“都怪我。”我说;“不怪你的,真的,我没有后悔过。”看到我哭,老史的眼泪也流下来。我说,:“我得回去看看,不管什么结果,都得面对。”老史点头,我说:“这几天,我就不跟你联系了。”

  打电话请了假,我还是决定回家看看。开了门,进了卧室,老婆还躺在床上,她侧身向里。我在床边坐了下来,久久没有吭声。她的身体动了动,应该已经听到我回来了。我等她开口。从宾馆出来的时候,我打定主意,我欠她太多,让她来决定一切。她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空气沉闷。她还是侧着身体,渐渐的她又抽泣起来,身体因抽泣而发抖。我去扳过来她的身体,她的眼睛已经肿得很厉害,我的眼泪流下来。嘴里说,对不起。她冷冷的说,离婚吧。

  我不吭声。我想说,如果要离就离,不要让鹗艿礁多伤害。可是说不出口。要说出离婚多么难。我伸出手,想把她抱在怀里,她挣扎着推我,我用力,她最后还是靠在我身上哭起来。泪水滴到我的身上,我也跟着流泪。

  我起来弄饭给老婆吃,她说不吃,吃不下。她不再说离婚,我知道她心里还在挣扎。鹚担:“无论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但请你别告诉别人。”

  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无论对我,还是对她。一个星期下来,除了冷战,找不到结果。我上班的时候,老史忍不住抽空跑来看了我一会,他说我瘦了好多,精神太差。我叫他别担心。

  半个月过去了,老婆不再提离婚的事,但还是不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我在等待她的决定,家里气氛很沉闷。

  抽空打电话问了问儿子的近况,从他的语气里判断,应该不知道家里的变故。

  我正在上班,接到老史的电话,他说叫我去上次那家宾馆一趟,我问他什么事,他说到了再说。我请假前往。

  按了门铃,老史来开门。我说:“没事跑到宾馆来干嘛?”老史的神情有些忧郁,:“想你了。”他说完,伸开双臂,我迎上去抱着他。放开以后,我们在床上坐了下来嚼鲜匪担“我不该这个时候找你的,知道你很烦恼。但是知道你受的煎熬,我心里疼。”老史看着我,眼泪在眼眶里转,我抓住他的手放在脸上摩挲,泪水也止不住往下滴落。老史揽过我的头,我们靠在一起。我太喜欢老史了,可是不离婚,我还能拥有老史吗?而我现在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嚼掀拧@牖故遣焕耄对我来说,都是那么艰难。一想到我和老史有可能分开,我不由得抓紧了老史,生怕一松手,他就再也不见。

  也许太累了,抱着老史,慢慢的我睡着了。迷迷糊糊,我觉得有吻在我身上游走。接着好像有低泣声,像是梦里的自己,又好像是绞罚我太累了,眼睛睁不开,让我睡会儿吧。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了。老史不在身边,浴室也没有声音。难道上班去了?我拨他电话,已经关机

上一篇:第十六章
下一篇:第十四章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