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深海

第一百零六章(大结局)

时间:2020-04-05 16:17:29   作者:端砚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458   评论:0
  第一百零六章(大结局)

  人是应该成家立室,并留有后代的,不然老了的时候,将会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人老总会怀旧,每当闲着的时候,会想念往昔幕幕,如果日子只有一个人过,那么,每活着一天都是一种折磨。

  何志刚自然知晓这些,可是他实在放不下王海,当一段感情深到骨子里头,并不是舍得与不舍得就能够诠释得了的。

  他不怨王海这么无情,王海是有他自己选择的权利。按照时间的推断,王海应该是刚从庄康那段感情走了出来,之后便没了记忆。那个时候,王海已经是做出了退圈的决定了。狠心一些,对于王海来说,何志刚这个人根本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要刚刚做出“退出圈子”这个狠心决定的王海再接受一个样子有些憔悴完全没有男人魅力可言的男人,那完全是天荒夜谈,那么王海的种种表现都显得再正常不过了。

  就算怎么放不下,日子也是得过。何志刚的房子,再也找不到王海的身影,何志刚又恢复了一个人过。他不爱做菜了,厨房也空置了出来;他不写字了,因为再怎么写也平稳不下烦躁的心;他没再晨运了,因为没了王海,他不再习惯;他再也没有给王海电话短信也没再去看王海了,王海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陌生人。可这个陌生人却经常会在睡梦里闯进来,惊醒他。他醒过之后就很难再睡着,他会怔怔地看着另一个枕发呆,直至很久很久。他和王海经历了那么多,可就那么一个决定,就改变了他俩的一生。他不明白自己往善积德,却遭受这么一个结果,这不明白,没有结果。

  一年后,何志刚恢复了原样,岁月给予了他更成熟与睿智。他恢复了晨运,恢复了写字,恢复了一个人的生活。他努力工作,并做得有声有色。

  他不再谈感情,也不给予任何人机会。他心大部分已经给予了某人,等待某人来还,剩下的小部分心,他用来过自己的生活与工作。

  时间又过了两年多,王父竟然亲自去到何志刚家,何志刚自然有些愕然,他亲自给王父倒茶。

  何志刚自然知晓王父的到来与王海有关,但他并没有主动问。茶已经喝了两杯,还是王父先主动了:刚,这几年过得好吗?

  何志刚:哈哈,伯父,你看不到我这身肥肉吗?

  王父尴尬地笑了笑:呵呵,那就好。这几年我一直难受,你辛辛苦苦为阿海付出了那么多,却换来这么…我们都对不起你啊…我一直想来看你,可就是不敢打扰你,怕你更难受。

  何志刚:哈哈,伯父,还提这些旧事干什么?我们都很年轻,怎么会那么怀旧呢?

  王父听着,哎了一声,环顾何志刚房子,说:阿刚啊,这几年,你还是没找第二个吗?这…

  何志刚:没啦,呵呵,现在挺好的,挺自在的,习惯啦。

  王父听着何志刚说得轻松,可他却更难受了。他想说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应该再找一个人来照顾自己,无论是男是女,总比一个人过日子强。可他怕说了出来会惹何志刚难过,他沉默了一会,才转入正题:阿刚啊,明天是阿海的大喜日子,不知道你能不能来参加?算是给他个祝福也好,或者你们俩重新认识,做个好兄弟?我始终觉得愧对你啊。

  没有王海的日子,何志刚已经过了三年,这刻听到王父说起希望他参加王海的婚宴,他一阵失魂。一会才高兴回答:阿海结婚了?我自然要参加啊!哈哈!

  王海尽管失去了一年多的记忆,可他的性格并没还原原来那样的内向。他在这几年,认识了许多朋友,包括一个美丽的姑娘。今天,也正是和这位姑娘真正走在一起的日子。

  这天,王海作为新郎,自然要在办酒宴的酒楼门前和父亲一起接应过来的亲戚朋友。他这天穿得很帅很喜庆,一套黑色西服,系着一条粉色条纹领带,前胸别着一小束红花,花下面挂着“新郎”字样。他欢笑地对着每一位客人说着欢迎参加我的婚礼,里面请坐。要是来了同事还会上前稍作拥抱,来了领导就会握手以示欢迎。

  客人来得七七八八了,王父环视一圈,嘴里说着什么。王海发现王父这样,就问:爸,怎么啦?是不是还有重要客人啊?

  王父笑着说:呵呵,是啊,呵呵。

  这时,何志刚来了,他从一辆黑色轿车下来,他穿的是一身深蓝色西服,相对其他客人,他显得很是正式。他看到王家父子在接着客人,便笑容灿烂地快步走了过去,他双手握着王海双手,爽朗地说:哈哈哈!今天是弟弟的大好日子,哥哥是祝福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啊!

  王海一阵失魂,懵了懵,才恢复过来,他不知道这个成熟又魅力的胖子怎么会称呼他弟弟,他也哈哈笑起来:哈哈,谢谢!谢谢,里面请!

  王父看到何志刚终于来了,心终于放下了,他没理会王海,直接带着何志刚往里走。

  一会王父才从里面出来,王海发现自己父亲出来了,就问:爸,刚才那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

  王父:他是你哥,你生命中的贵人!

  婚礼正常举行,当司仪祝福王海和那美丽姑娘缔结良缘、永结同心的时候,何志刚是喝得最大声、鼓掌最厉害的。他看着那对新人在交杯酒,他鼓掌更欢了,仿似是他自己结婚一样。

  当晚,酒宴继续,何志刚高兴啊,他喝得一个欢,最后还是喝醉了。王父送他回家之后,稍帮他料理,便赶回去了。

  房子静静的,跟刚才酒宴差距很大,何志刚醉醺醺地走到马桶大吐特吐,最后他趴着一边,忽然想起自己当初认识王海的时候,自己硬是喝了几大杯水牛奶,之后也是赶回来向着马桶大吐特吐的。他想着想着就流出了眼泪…不知不觉,差不多五年了…

  他回到客厅,躺在沙发上,他想着王海和那姑娘交杯时那幸福的表情,想着自己那时拍得那么欢,他笑了,他笑自己假装坚强…几年了,他还是那么在乎王海,可王海终于结婚了,终于不可能再属于自己了,自己的心是永远要不回来的了,王海根本还不了他了。

  他忽然觉得周围好静,静得可怕,他怕了,他怕静了会显得他孤独!他把电视开了,声音开得很大,电视正唱着歌:

  在黑夜里梦想着光

  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温暖若停在你心里

  愿用一生祝愿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无论谁能听见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何志刚听着歌曲那悲壮的曲调,听着那歌词,无端端就恸哭了起来,忘不了,忘不了,依旧忘不了…

  又是一年。

  王海的孩子已经出生,众人喜乐洋洋。因为多了一员,尽管小孩子还小得很,可屋里的一些物件还是得清理了。王海搬着搬着,搬了一个盒子出来,【農村人小說網ⓌⓌⓌ.Ⓝ Ⓒ Ⓡ ⓍⓈⓌ.ⒸⓄⓂ】他觉得奇怪,里面装的什么?他打开了,是一个木雕弥勒佛,还有一卷书法。他拿起那木雕看着,他摸了摸那弥勒佛的肚子,觉得好熟悉,然后又打开那书法看,有八个大字:刚柔并济,海纳百川。落款是申年丙子月辛未日,何志刚赠。

  王海静静地看着那八个大字,然后怔怔地看着那“刚”与“海”,最后呆呆地看着何志刚这个名字以及那红章,看着看着,他手颤抖,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在那书法上。

  两天后,他站在何志刚小区门外很久很久,他深呼一口气,便向内走了进去。

  还是那个老治安,他还记得王海,但是他却阻止了王海,他问:你是找何科长的?

  王海又深吸一口气,才说:是的!

  老治安:啊,他不在了啊,你不知道吗?

  王海:什么?!他不在了?!

  老治安:是啊,他升职了,走了,走了快一年啦!他怎么没有跟你说吗?

  王海脑里已经一片空白…很久很久,才恢复过来,他遥远看着何志刚那阳台的一角,仿似他俩的衣服依旧在那晾着,他又是一阵发呆,往昔的一幕幕仿似又渐渐浮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一百零五章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