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神偷追爱

第四十四章 章 方远山的自省

时间:2020-05-23 18:38:57   作者:缘尽缘灭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738   评论:0
  整个事件查清楚以后,结果真是触目惊心。

  马富贵,上任七年,搜刮得民脂民膏折合起来有几十万两。曾经有无数百姓被他害得无家可归,颠沛流离。

  可以说,樊县内但凡还能挤得出一点财产的百姓全都或多或少被他搜刮过。

  方远山直接将他们押入了大牢,并且当众宣判了他们的罪行。

  不要以为这一举动很轻松,相反,老方这么做就表示他将承受极大的压力。

  因为马富贵是有后台的,而正常的程序,老方审完之后,需要将结果上报上去,具体罪行需要上面来裁定。

  但是老方直接当着全县百姓的面,把事情定成了铁案。

  也就是告诉大家,这些罪名人证物证全在,我觉得他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现在我把这份结果报上去,请上面定夺,大家再稍微等等,马上就有文件下达砍老马的脑袋了。

  上面怎么定夺?难道说你之前审案的结果不对?马富贵应该无罪释放?

  先不说方远山作为知州首先就代表着朝廷,既然他已经有了结果,否定他就是否定自己。

  再就是如果上面连这样都还想护着马富贵,岂不是告诉百姓当官的就是在官官相护?

  所以老方再一次实力拉仇恨,得罪了吏部郎中王勃。

  从樊城出来,已经是傍晚了。此时已是冬季,天黑得早,再伴上丝丝的寒风,回眼望去,整个樊城显得萧索而沉寂。

  方远山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拒绝坐上马车,神情颓废,徒步往定州方向走着。

  “老头,你怎么了?为什么你的样子看起来好难过?”尹莫发现了不对,赶紧追上前来拉住老方的手,忧心的问着。

  方远山转头看了一眼尹莫,脚步不停,继续落寞的朝前走着,只道:“没事,就是想吹吹风冷静一下。”

  “可是你的伤还没有好,况且之前你失血过多,身子还很虚弱。”尹莫没有办法,只能跟着方远山一起走。

  后方,张勇则带着几名护卫远远的跟在后面。

  方远山没有直接回答尹莫的问题,只是在走了几步之后,缓缓开口问道:“莫儿,你说我算不算是一个好官?”

  “当然算啊,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对百姓最好的清官。”尹莫毫不吝啬夸赞之语。

  他确实没有说假话,方远山在他眼中,绝对是最勤勉最正直的官员,从这几个月的相处来看,方远山对百姓的在乎还要超过他对家人。

  连尹莫自己都自叹不如。

  方远山叹了口气,并没有因为尹莫的夸赞而心情好起来,自顾自的说道:

  “我第一天来到定州上任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芜。坑坑洼洼的路面,稀稀拉拉的住户,因为地处边关,这里之前从来没有得到过稳定的治理。百姓们灰心丧气,对生活充满着绝望。似乎鞑子劫掠过刚走,他们就在等着鞑子下一次的到来。”

  尹莫没有说话,静静的聆听着老方的诉说。此时,老方那并不宽阔的身影,在尹莫眼中显得那么的萧索,就跟晚上没有灯的樊县县城一样。

  “后来,我努力发展定州的业,促进定州的商业。起初,因为资源有限,我连自己的俸禄每月都拿出一大半出来,只为百姓们能尽量多吃到一口饭。”

  “定州开始有了起色,越来越多流离失所的百姓选择在这里安家立命,他们并不挑剔,只要能有一口吃的,就愿意一起建设这座城市。毕竟,这里已经是挨边关最近的一所城市了,再走,就出关了。”

  随后,方远山继续缓缓的说道。

  “城中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大户,稍微大一点的,也不过多几间铺子,靠着自己辛勤的劳动努力换来的罢了。”

  “现在的定州城,虽然跟中原繁华地区的城市还不能比,但是比起二十年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不再给朝廷拖后腿,每年的赋税都能按时交的上去,碰到一些战乱时期,甚至还能在第一时间凑出一些多余的粮食供给军队。”

  “可以说,我一直觉得自己做得很成功,把一个几近荒废的城市治理得有模有样。甚至朝廷这么多年都对我的功劳不闻不问,我心里还产生过微词。”

  “直到看到今日的樊县,我才知道,是我太乐观了。樊县五万百姓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忍气吞声七年我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你非要揪出刺杀我的元凶,他们受到压迫的时间甚至会更久。”

  “真的是我太无能了吗?我连一个知州都当不好,却还好高骛远的嫌朝廷不肯提拔我。”方远山此时已经含着泪水,仰天长叹道。

  “你很优秀了,老头。人无完人,你的优秀是在处理政务上,并不是查案,所以才会造成樊县的局面。其实你本身就不应该把一州所有的事情都压在自己肩上,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你马上就要去幽州上任了,那里比定州繁华的多,如果你再这样,会把自己压垮的。”

  尹莫看到老方这个样子,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但是又为他的做事风格感到忧心。

  只能紧紧的握住他的大手,希望自己能给老方带来一丝温暖。

  因为常年干什么都是亲力亲为,老方的手有一层老茧。并没有一个大老爷该有的细皮嫩肉。

  虽然也不至于跟普通老那样,但是也承载着他不知道多少心酸。

  可能对于他来说,近几年定州的繁荣发展,已经是他最轻松的日子了。

  “我原本以为,把定州城治理成这样,已经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日子不需要跟以前那样节俭,对手下的属官也不需要曾经那么苛刻。现在看来,是我松懈了。”方远山开始自省道。

  你已经很苛刻了好不好,难怪你的同知【農村人小說網ⓌⓌⓌ.Ⓝ Ⓒ Ⓡ ⓍⓈⓌ.ⒸⓄⓂ】和判官不是被杀就是造你的反。清廉是没有错,但是大家考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混个官当当,你把水理得这么清,大家一点好处都没有,怎么可能愿意安心跟着你卖命。

  “老头,其实我觉得吧,你是不是可以稍微圆滑一点,就像陆伯伯那样。不然定州城永远都是离了你不能自己转的。”尹莫看着老方似乎还嫌水不够清,想把细菌都捡出来,赶紧劝道。

  “连你也嫌我管得太多了吗?”方远山停下来,严肃的看着尹莫问道。

  “我没有进过官场,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陆伯伯作为一个巡抚,尚且看起来不如你忙碌,你就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原因了。”尹莫只能拿陆询来打比,老方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每天都是累得让尹莫心疼。

  尹莫的阅历肯定不如方远山,但是在现代看过的电影和电视剧,无一不在证明老大越是管得多,手下的人越无能。

  “其实你陆伯伯劝过我很多,但是我一直都不以为然,总是觉得,定州情况特殊,不能跟其他城市相比。”方远山也是自嘲的笑了一下,又道:

  “好了,咱们不聊这些不愉快的事了,索性事情现在已经解决,只需日后多注意一些便是。“

  “嗯,老头,你是最棒的,我相信你。”尹莫看着老方走出心结,也是高兴起来。

  “对了,你今日为什么把自己搞得满头血污,我记得你很怕见血的呀?”方远山想起什么似的,又问道。

  “当时觉得这样弄比较吓人,说不定可以让马富贵不打自招,省下许多麻烦。”尹莫嘻嘻一笑,胡乱的回道。

  “你这臭小子,正经了没一会,又开始没个正形了,是不是又要我揍你?”方远山把眼睛一瞪,虎着脸说道。

  “别别别。”尹莫赶紧收起笑容,恨恨道:“他们三个居然敢动手行刺你,如果不捅几刀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

  方远山捧住尹莫的脸,温柔的道:“下次不可以这样了,知道吗?我喜欢的,是你天真无邪的那一面。”

  “天真无邪只是对你,对别人,我不打算用太友好的方式对待。我可不想光看着你在那里累死累活,别人还不领情。”尹莫认真的看着方远山说道。

  “你打算干什么?”

  “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协助你处理一切事务,把这个随身佥事的职位利用起来。”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