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神偷追爱

第五十一章 祝寿

时间:2020-05-23 18:39:08   作者:缘尽缘灭   来源:m.69xs.top   阅读:70   评论:0
  其实耳力太好有时候也是一件很烦扰的事情。

  因为今天老陆过寿,昨天下人们一直忙到快天亮才稍稍停歇下来。

  弄得尹莫很晚都没睡着,最后还是找了两坨棉花塞进耳朵里才解决了问题。

  不过这样做的后果随后就出来了。

  外面都已经开门迎客了,尹莫还在呼呼大睡。

  最后还是方宇跑过来将他的棉花球取了才摇醒的。

  “小宇?你跑过来干嘛?一边玩去,别来打扰我。”尹莫睁开眼睛看到是方宇,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哥,别睡了。陆伯伯的寿辰快要开始了。”方宇看见尹莫还要睡,急道。

  “开始就开始呗,等我睡饱了再去给他贺寿。”

  “爹爹让我来寻你,说是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你还迟到。”说着,方宇又开始摇起尹莫来。

  “别摇了,别摇了,我起来就是了。”

  尹莫不情不愿的爬起来,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看了下四周。

  然后,发起呆来。

  “哥,快一点,不然一会客人都到齐了,陆伯伯问到咱们怎么办?”方宇继续在尹莫耳边催促。

  尹莫被催的没办法,只得赶紧穿好衣服洗漱完,匆匆忙忙往前厅赶去。

  结果在路上,碰到了老陆和老方派过来催促尹莫的第二波传令兵,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你是尹莫吧,我听爹爹说过你,说你好厉害的。”说话的是陆玲珑,乃是陆询的掌上明珠。此时陆玲珑眼里有点小兴奋,仿佛小粉丝看到了大明星一样的感觉。

  老陆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直视若珍宝,看起来跟尹莫差不多大,长得标标致致,虽不敢说是倾国倾城,但也绝对达到了现代的女明星标准。

  尹莫跟陆玲珑没有见过面,只是刚到陆府的时候听老方问候过。

  “客气客气,你就是玲珑妹子吧?幸会幸会。”说实话,尹莫不太会和女孩聊天,只能挠着头尴尬的扯皮道。

  “你什么身份,玲珑妹子也是你叫的吗?”此时,一直站在玲珑身后的年轻男脸露讽刺,满嘴不屑的说道。

  尹莫顿时就不高兴了,这是哪来的傻逼?

  “你谁啊?有资格跟我说话吗?”

  “我乃陆巡抚亲授学生杨感全,现任河北省巡抚衙门知事一职。”杨感全高傲的自我介绍道。

  玲珑感觉到他俩似乎带着火气,赶紧道:“杨师兄,你怎能如此和尹莫兄弟说话。”

  “方宇小弟叫你姐姐我能理解,这尹莫只是方知府义子,自己又尚无功名,有甚资格这么叫你?”

  尹莫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傻逼一见到自己就充满敌意了,只怕是担心陆玲珑对自己有好感吧。

  这他娘的就尴尬了,老子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这顿敌意受的莫名其妙。

  不过尹莫可不打算忍气吞声,只要对方没有动手,这天下尹莫还没怕过谁,既然你这么不客气,那我也没必要客气。

  扭头朝方宇问道:“那个知事是几品官?”

  “九品。”方宇回道。

  尹莫立马就得瑟起来,道:“我当是多大的官呢,原来是个九品芝麻官,我乃皇上御封方知府随身佥事一职,是正七品。”说完得意的瘪了瘪嘴,继续道:

  “见了上官,还不下跪行礼?”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方宇拉了拉尹莫:“这个杨感全是举人之身,见官可以不跪的。”

  我擦,这是什么规矩,感情一到我摆官威的时候,别人就不用跪了。尹莫心里很不爽道。

  “尹莫,你别跟杨师兄一般见识,爹爹那里估计又催起来了,咱们赶紧回前厅吧。”玲珑赶紧出来打圆场道。

  杨感全不屑的看了一眼尹莫,高傲的哼了一声率先离开。

  即使知道尹莫的官职也没必要鸟他,毕竟幽州知府管不到巡抚衙门,反而有可能受他这里管制。

  尹莫也懒得理这个连情敌都乱找的傻逼,拉着方宇往前厅走去。

  陆玲珑看着莫名其妙发火的两人,无奈的跟了上去。

  几人分前后来到前厅,此时宴请的席面已经铺到大门口去了,并且已经坐满了宾客。

  厅内,陆询身穿红袍站在中央,旁边是方远山及另一个颌下留着长须的中年男人,能和老陆老方站在一起,应该官职不小。

  下首则是一众老老少少尹莫完全不认识的人,全都作读书人打扮。

  大厅后面还看见云姨清姨等一众女眷。

  其实,能坐进大厅内的,多半都是一些在职的官员以及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然,也有一些跟老陆有着师生之谊的学生。

  在这个时代,达官贵人们将一些成绩优异或者天赋异禀之人收作学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非常看重的甚至会收作义子。

  尹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有了这层关系,就可以打着老师的旗号行很多方便,也能得到老师的悉心教导。并且互相引以为荣。

  这种关系其实很亲近了,同一个老师教导下的同窗关系也会很不一般。

  老方和老陆就是这样。

  因为老陆本身就是巡抚,又是当年第七名的进士,所以拼了命想往他身上挂靠的学子不知凡几,多到连老陆自己都数不清。

  但凡能得到老陆同意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走到整个河北省都是高人一等。

  所以除了年长一些的是在职官员之外,年轻的大多属于老陆的学生。

  对于这些学生来说,老陆就是为他们授业传道的恩师,如同圣人一般。

  尹莫几人偷偷从一边走进厅内,此时里面挤满了人,但是都不说话,全都观望着两个刚进来给老陆送贺礼的年轻人。

  “小侄徐鹏(黄子韬)为陆叔叔祝寿,恭祝陆叔叔福如东海,吉祥安康。”

  “原来是小公爷和子韬来了,你们之父近来安好?”

  “托陆叔叔的福,家父一切安好。”两人赶紧行礼回道。

  “不必多礼,来人啊,赐坐。”老陆笑呵呵的回道。

  “陆叔叔不必客气。”小公爷说着,拿出一副画卷:“听闻陆叔叔大寿,小侄特意准备了这“画圣”吴道子的真迹《金桥图》作为贺礼,以聊表心意。”

  说完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画卷展了开来。

  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金桥图》价值连城,此时居然用来送人,可真是大手笔。

  “如此贵重之物,陆某愧不敢受,还请小公爷收回留给你父自己珍藏吧。”陆询自己都动容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就是献给皇上当贡品都够了,他哪里敢收。

  要知道,这小公爷徐鹏乃是宣国公徐长训之子,受皇帝之命驻兵幽州。乃是开国大将徐兴的后人,被封为宣国公,世袭罔替。

  而那黄子韬乃是布政使黄征之子。前面说过,布政使严格说起来属于省长,巡抚属于省委书记,他俩实际上是平级,只不过布政使受巡抚辖制。

  这俩年轻人的能量加起来,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

  而老陆不敢收礼的原因就是他俩的父亲跟老陆一直不太对付,关系并没有众人看到的那么友好。

  “陆叔叔客气了,此次小侄前来祝寿只是其一,另外就是小侄听说陆叔叔德高望重,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想来此次大寿,会有很多有为才子前来祝寿,可谓是文坛盛事。借此机会,想会一会陆叔叔门下高足,以便增长见识,开阔眼界。”

  徐鹏微笑看着众人,侃侃而谈。又道:

  “当然,此次切磋只是玩闹,不论输赢,小侄都会将这《金桥图》送与陆叔叔。”

  果然来者不善。老陆和老方听到,眉头都皱了起来。

  众人都听出了小公爷的挑战之意,全都没有说话,只是都是读书人出身,平时颇好这一口,所以自然也不怕,都有点跃跃欲试的冲动。

  陆询心里犹豫,但是对方既然都已经摊开来下战书了,自然也不能畏首畏尾,不然就是打脸了。只能咬牙应道:

  “小公爷想怎么个比法?”

  “今日陆叔叔大寿,本来也该楹槛寿联,正好小侄带了一位楹联高手,可以与众位高足比个高下。”

  说完徐鹏一挥手,走进来一个秀才打扮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白衣,说是年轻,其实也比尹莫等人年长一些,大概三十岁左右。来到近前,施了一礼,道:

  “在下宋青书,见过诸位大人。”

  果然是有备而来,连人都准备好了,偏偏说得好像是碰巧一样。

  宋青书?那不是张无忌的师兄?哇,厉害了,回头得找他签个名,可惜没有照相机,不然还可以合个影。

  咦,不对啊?张无忌不是明朝才有的吗,跟现在的时间对不上啊。

  尹莫手上拿着一只鸡腿,满手油污的啃着鸡腿想道。

  他才懒得管什么槛联呢,昨晚上就没吃好,这会正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可以先填填肚子。

  “小生宋青书,代表小公爷向陆府诸位同僚问好,今日切磋之时,不限人数,陆府诸位只要对的上来,皆可应答。”宋青书朝四周一行礼,傲然说道。

  这么狂傲的一句话,似乎完全不把这里的人放在眼里,瞬间就惹怒了众人,杨感全一怒而起,抱拳道:“在下杨感全,乃陆大人亲授弟子,见过宋先生,请宋先生赐教。”

  宋青书点点头,也不客气,开口道:“刚刚在下听到陆大人询问我家公爷安好,我便以对联的形式替公爷回应陆大人吧。”说完微微一笑,道:

  “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

  这是在回应陆询说他家公爷很好,笑口常开,做什么都乐呵呵的。这宋青书果然有些门道,这对联极不好对,本身就是叠字联,还正好回了陆询的问话,文学礼仪都占了。

  就是陆询方远山亲自来对,估计也要思考好一会。

  陆玲珑思考了好一会,仍旧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看了看其他众人,也是作沉思状,忍不住心中焦急,难不成第一个回合就要全军覆没?

  目光一转,正好看见尹莫在角落里吃吃喝喝,仿佛厅内的事完全跟他无关,心里顿时有些失望。

  而那杨感全这时脸色也已经成{www.n.c.r.x.s.w.com/村人/小说网}了猪肝色,就像憋着大便排不出去那种感觉一样。

  “难不成陆大人这么多高足在此,居然连第一个都对不出吗?”宋青书见众人没有反应,神色更加狂傲,盛气临人的大声说道。说完还朝着陆询施了一礼,道:

  “请陆大人原谅在下的无礼,在下知道大人学富五车,却收了这么些沽名钓誉之辈,顶着大人的名头却无真才实学,为大人感到不值而已。”

  “你……”一句话彻底将所有人得罪,此时在场之人全都神情愤慨起来。

  打脸,赤裸裸的打脸。

  嚣张,目中无人的嚣张。

  并且意图很明显,就是要陆询颜面尽失。

  “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与己何所不容。放心吧,我陆伯伯肚子那么大,不会和你这种小人计较的。”

  此时,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尹莫双手在墙上蹭着油渍,然后随意的一抹嘴巴,吐出一根鸡骨头边砸吧着嘴边朝中心位置走来。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