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神偷追爱

第五十七章 筹钱

时间:2020-05-23 18:39:45   作者:缘尽缘灭   来源:m.kprifm.com   阅读:257   评论:0
  尹莫出门之后忽然清醒过来。觉得也不能单凭高老头可爱就认为他是好人,毕竟人心难测,谁知道他这副样子是不是故意伪装出来的呢?

  于是为了方远山的安全起见,尹莫开始找别人打听起高俅的讯息来。

  因为昨天才把那些主事人收拾了一顿,现在他们一见到尹莫就亲切的像很久未见的朋友一般,端茶倒水知无不言。

  尹莫心中很不屑,所以这些人就是欠收拾,不听话只要使劲打打脸就老实了。

  不过却不能表露出来,连哄带骗加忽悠的问了好几人,尹莫迅速的得出了结论。

  这高老头不但不是坏人,还是个彻彻底底的悲剧。

  高俅,四十多岁才当上的同知,性格温和,从不与人争吵。为人古板,不会与上司虚与委蛇,也不懂得什么御下之道。

  对谁都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很少生气,就算生气,也是憋着脸在气自己。

  这就造成了,高老头虽然名义上是个同知,实际上还不如个师爷。

  府衙内几乎所有稍微重要一些的事务,全都不需高老头过手,碰到什么大的事件需要众人决断,高老头也可以不来。

  刚开始可能还为自己的权利争辩几句,到现在年纪越来越大,更是懒得插手,只要工资别少发就行,就等混到退休了。

  现在的老高,顶多算是一个挂着官衔的杂役,只不过稍微有点高级,不需要干重活,别人表面上对他也还尊敬。

  仅此而已。

  这群畜生,老高这么可爱,居然也狠得下心。

  难怪老方一上任就遭遇被架空的危机,原来这是传统啊。

  起初还为老方报不平,觉得他们是在欺负新来的。

  现在看来,人家真不是欺负新来的,而是老来的也欺负,业务范围比较宽。

  真是一群欺善怕恶的贱人啊,尹莫斜眼看着围在身边这群朝自己谄媚赔笑的傻缺,感觉非常恶心。

  哼,这群人笑起来的样子太贱了,跟自己的正气禀然完全是两个层次。

  既然已经问完了,也懒得再和他们胡扯,尹莫高傲的昂着头,甩不都甩其他人一眼就径直走了出去。

  既然老高这里的威胁排除了,那就不用担心这边了。

  不过根据打探到的信息,下面的人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因为前任知府太强势。

  老知府是个狠角色,上任几十年,大到国家大事,小到人事变更,他都能把各项权利牢牢的握在手里,并且跟巡抚抗衡。

  巡抚,不用说就是陆询。

  任何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纷争,为了能有实力参与纷争,人们自然会选择抱团。

  之前的老知府,就一直跟布政使黄征以及宣国公徐长训抱团。

  而陆询,则是联合按察使于则与上面三人处于敌对状态。

  按察使于则,就是参加老陆寿宴的那个长须中年人。官居正四品,主管全省的司法以及刑名之事。

  也就相当于现代的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兼公安厅长。算是省里的第三号人物。

  本来嘛,老陆虽然是二对三,但是双方也能斗个旗鼓相当。

  不过现在局面被方远山打破了,确切的说,是被尹莫打破了。

  方远山任职幽州知府,摆明了是陆询的铁杆。现在光凭一个黄征加上宣国公,实在有点孤掌难鸣的感觉。

  毕竟宣国公虽然手上有兵,但是只要陆询没有傻到谋反,这些兵是不能指向他的。

  难怪听影门的人说,老方上任的时候,黄征要派人来制造麻烦,原来是气不过。

  这些争斗太复杂,尹莫不想参与,还是想想怎么帮老方解决眼前的难题吧。

  府衙的那些假账,并不是下面的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做,而是老知府离开之前故意的。

  毕竟一两银子就相当于一千块,光是买盐就花了几十万,下面的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去吃得这么狠。

  看样子那个什么布政使和宣国公是在等着看老方的笑话呀。

  不行,绝不能让他们看笑话,最起码不能看老方的笑话。

  当然,老陆的也不行。

  额,还有老高的也不行。

  但是,应该怎么帮老方解决难关呢?要知道,几百个人的俸禄,可是好几千两,也相当于现代好几百万了。

  以老方那两袖清风的做派,估计最多拿出十几两出来了不得了。

  要不问老陆去借吧?老陆为人圆滑,可能是个好官,但是绝不会是清官,几千两应该拿得出来。

  尹莫想道。

  还是算了吧,刚上任没几天就去找他借钱,那以后老方的面子往哪搁?

  分析了一下利弊,还是觉得不好。

  要不自己去黄征或者徐长训府上走一遭?他俩这么大的官,府里肯定值钱的玩意不少。

  尹莫又想道。

  可是自己答应了老方不在偷东西了,况且他俩府里失窃,到时候一施压,逼着老方尽快把银子找回来,岂不是坑了自己?

  真是毫无头绪啊。

  尹莫走在大街上,茫然的看着四周。

  他还是第一次仔细打量幽州的大街,幽州城很大,分为四个区域,而尹莫所在的区域,属于贵族区域,方府,陆府,府衙,甚至包括其他官员的府邸几乎都在这个区域。

  寒风仍旧刺骨,仿佛在提醒着人们,冬季还没有离去。

  到处都是一堆堆忙碌的人群,此时年还没有完全过去,人们不畏寒冷,仍旧在为即将到来的元宵节做着准备。

  因为幽州富饶,老百姓收入水平是比较高的,不需要像定州百姓那样节省,所以消费找乐子的地方也是多如牛毛。

  这不,连官府每年都会在元宵节的时候举办一场与民同乐的元宵喜乐会,就在幽州城中的西湖上举行。

  而此时,那些忙碌的人们大多都是为了这场元宵喜乐会搭棚建栏,一路上张灯结彩洋溢着人们发自内心的喜悦。

  嗯?元宵节?喜乐会?尹莫看到这里忽然停住了脚步,脸上升起一丝笑意。

  “如果操作得当,估计下个月的俸禄都不用愁了。”

  于是立即掉转头,往老方的书房赶去。

  ————————————————————————————————————————

  推门走进老方的书房,尹莫看见老方正背着双手来回踱步,应该是在为什么事情发愁。

  “老头,你在干什么呀?”

  方远山停下脚步,看到是尹莫,皱着眉头焦虑道:“你陆伯伯要我安排举办元宵集会,可是府衙此时身无分文,我拿什么举办?”

  “这个元宵会也由咱们来举办吗?”尹莫脸上升起兴奋的表情。

  “你休得胡闹,赶紧先回家去,莫要来打搅于我。”方远山看到尹莫这么兴奋,只当是小孩子听见有集会表现出的高兴,于是驱赶着道。

  “你不是没钱举办集会吗?把我撵回去了谁来给你筹钱?”尹莫知道方远山误会自己了,故作可怜的委屈道。

  方远山顿时听得脸上一喜,他知道尹莫只要是不胡闹的时候还是挺靠谱的,于是急切的问道:“我儿有何良策?”

  尹莫顿时得意起来,来到方远山跟前,嗔道:“说你爱我!”

  方远山眉头一皱,拉住尹莫的双手,将他拦在怀里,【*村*人*小说网:www.kprifm.com】道:“这样行了吧?”

  尹莫不肯,坚持道:“说你爱我!”

  老方没办法,跑到门口朝外面张望了一下,然后关上房门。轻轻在尹莫耳边喃语道:

  “为父爱你。”

  “声音太小了,听不见。”

  “府衙人数众多,大声的话叫人听见不好。”

  “我不管,你这几天都没有好好陪我,昨天好不容易回去了还是去云姨房里过得夜,我吃醋了。”

  “好娃儿,为父今日陪你还不一样吗?”

  “不一样,今天陪我是你昨晚答应的事,不能一起算。”

  “那你待怎样?”

  “先说你爱我。”

  方远山气急,端起尹莫的脸,柔情蜜蜜的朝尹莫说了一声:

  “莫儿,为父爱你!”然后对着他的嘴吻了下去。

  吻完之后,方远山才没好气的道:“这下满意了吧?”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