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山野情乱《全本》

时间:2017-03-26 19:25:49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353650   评论:0
  第1章 小婶儿

  烈日炎炎,在一块膝盖高的玉米地里,一个光着臂膀的少年正弓着身子用力挥动锄头。他黝黑的光膀上都是腱子肉,一看就知道身体十分健壮。顺着浃背滴下来的汗珠吧嗒吧嗒打在蔫了的玉米叶子上,啪啪作响。

  少年时不时偷眼瞥瞥在前面除草的二姨,黑红的脸颊就更红了,呼吸也变的越来越不匀称。

  这少年名叫赵小兵,他的二姨叫丁玉兰。

  丁玉兰穿着一件白色背带背心,很短小,下面是一条四角大花库叉,白白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面。锄地讲究的是前腿弓,后腿蹬,草死苗好土发松。丁玉兰每挥一下锄头,都要弓一下身子。在她弓身之际,白白的脊背和丰腴完美的臀就露出来老大一部分。

  二姨雪一样白嫩的肌肤对赵小兵,成了巨大的诱惑,他懵懵懂懂的少男之心躁动不安着。他的一双大眼睛火辣辣的盯在二姨的腚上,二姨的腚长的很翘,很饱满。随着二姨的动作,那腚就一颤一颤的,肉颤腚不颤。赵小兵就想,二姨的腚真是绝世好腚。

  “小兵,你咋越来越慢了,,点儿,趁着正热多干会儿,草刚锄下来就死了!”丁玉兰突然回了一下头,瞪了一下有些心不在焉的赵小兵,轻声说。

  赵小兵急忙用力摇摇脑袋,长吁一口气,暗道,她可是俺二姨呀,俺咋还胡思乱想啊?俺还是不是个人了?

  赵小兵勉强稳定住心神,加快了速度。

  但是那颗心总是不能彻底安静下来,时不时还是在二姨的后背上t上几眼。

  “小兵,你咋还在这里干活呀?赶紧回家吧!俺出来的时候派出所所>李大拿去你家了。”桂花嫂子正好在田头经过,大呼了一声。

  赵小兵的脑袋顿时“嗡”的一下子。啥,李大拿去俺家了?他慌忙拿着锄头,出了玉米地,疯了一样的朝家里跑去。

  赵小兵早就听说派出所的>大拿是个禽兽,吃拿卡要不说,还长了一对母狗眼,最爱玩儿娘们。家里就剩下小婶儿一个人了。小婶儿昨天干活的时候崴了脚,今天才没下地。这李大拿去了家里,看见漂亮水灵的小婶儿,那小婶儿还有个好啊?

  赵小兵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家,一>吉普车正停在院子门口。赵小兵扔下锄头就朝屋子里奔去。

  “站住!你不能进去!”门口两个便衣民警歪愣着身子,伸手把赵小兵挡住了。

  “让开!这是俺家俺还不能进去了?”赵小兵圆睁虎眼吼道。

  “是你家你现在也不能进去!我们所长正有公干呢。”一个矮个子得瑟道。

  赵小兵一听,肚子里的火就大了。

  “马巴子的,俺们家没人犯法你们有啥子公干?俺就是要进去。”说着话就推开那俩民警,打算向里面硬闯了。

  “还跟我们较上劲儿了是不?”俩民警一前一后抱住了赵小兵,赵小兵虽然身高体大,但被两人牢牢抱住,顿时动弹不得。

  屋子里传出来小婶儿丁抢己籼烨赖氐目藓埃“不要啊!李大拿,你要啥东西俺都给你!行吗?俺求求你了!”

  “嘿嘿!不行,我就是要你。”

  “你真不是人啊,简直就是只披着人皮的狼!”小婶儿的哭声更大了。

  “我咋不是人了,这能怪我吗?你男人赵得胜赌钱被我们抓住了,交不起罚款,是他答应叫我来的。你以为我李大拿愿意来啊?要不是你男人死乞白赖的求我,哼!我才不来呢。别闹腾了,小娘们,留着点儿力气咱们干活吧!”

  赵小兵像是暴怒的雄狮一样猛地挣脱开俩民警。

  赵小兵还没迈开步子,矮个子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一扭,胳膊咔的一响,赵小兵就感觉撕心裂肺般的疼。

  在赵小兵一犹豫的空当,另一个民<揽住他的脖子,一下竟然把赵小兵甩出去了多远。

  看来民警是很有些功夫的。

  赵小兵在地上挣扎着,还想爬起来,矮个子突然抽出来盒子枪,骂道,“你个狗崽子,再动看老子不崩了你。”

  屋子里小婶儿的哭喊渐渐弱了,“李大拿,你真不是人!”

  “嘿嘿!你还别说,你这小娘们还真够味儿,三十岁的女人肉皮子保养的比小闺女还顺滑,一掐能掐出水来。你男人说的没错,就是日着舒坦。让我再好好爽几下子。”李大拿得意的说。

  赵小兵的眼泪顺着黑灿灿的脸滚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马巴子的,老子和你们拼了!”就又要向上闯。

  赵小兵突然被人抱住了,“小兵,别闹了,咱惹不起人家!谁叫咱是咐习傩漳兀俊

  抱住他的人是二姨丁玉兰。

  丁玉兰跑的慢,这时候才刚刚到家。看见矮个子用枪指着赵小兵,吓得她急忙把赵小兵抱住了。

  赵小兵的眼睛慢慢失神福轻声说,“二姨,俺不闹了,俺去上药。”

  丁玉兰试探性的松开赵小兵,赵小兵真的头也不回的走出院子。

  院子门口早就站着几个老娘们,她们在窃窃私语。

  缚戳嗣唬小兵这娃子长大了,真仁义,知道心疼他小婶儿了。”

  “俺不那么看,赵得胜经常不在家,俺觉得美兰和小兵应该是在一块儿睡过觉了,要不这娃子咋就跟疯了似的护着她呢?也只有那种情分才能让他拼命哩!”

  第2章 李大拿的老婆

  “放你娘的臭狗屁,赶紧给俺滚一边去!”

  疯狗一样的赵小兵好像是见人就咬了,吓得那几个娘们急忙低头扭着翘臀走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那几个娘们,桃花村的女人都这样,爱叽啦事儿,尤其是爱叽啦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儿。

  美丽的桃花村西边傍着太行山,北面是九凤河。青山绿水孕育出来的女人自然冰肌玉骨,婀娜多姿。但应了那句古话“红颜自古多薄命”√一ù宓呐人看哪个生活的不容易。

  六年前村里把家过日子的男人都去山西挖煤,可一走就没几个活着回来的。大部分都死在了煤窑坍塌的事故中,这中间就有赵小兵的爹赵贵生。

  桃花村里只剩下一些老〔〔校或者是游手好闲的男人。正值旺龄的女人差不多都成了寡妇,她们能不能想男人吗?总是摸不到男人,所以只要是发现一丁点儿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儿,就得急忙过过嘴瘾。

  赵小兵愤怒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他低着头缓缓朝村子里的赤脚医生√炖醇易呷ァ

  赵小兵的胳膊就是脱臼了,老医生赵天来很快为赵小兵复了位。

  从赵天来家里出来,赵小兵的虎眼瞪得溜圆,牙齿咬的咯咯响。赵小兵没有回家,而是沿着村中大路出了村子,直接奔镇上。

  赵小兵步行到马家镇的时候,天近黄昏了。他问好了李大拿家的住处,很快站在了李大拿家门口。

  李大拿家是一栋二层小楼,豪华气派。院子里没有李大拿的吉普车,赵小兵立时沮丧。马巴子的,还没回来,老子就先收拾一下他家里其他人再说。

  赵小兵先进了厨房,见厨房的案板上正好放着一把明亮的菜刀,立即把菜刀拿在手里。

  在一楼的房间里搜寻了个遍,没发现一个人。他的眼睛就要喷出火来了。

  刚上到了二楼,迎面就是一个杏眼桃腮,四十来岁的风韵妇人。那妇人一头乌黑的头发湿湿的,披散在脑后,穿着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裕袍,里面的风景若隐若现。

  赵小兵一个箭步窜上去抓住了她的裕袍,嘶哑着嗓音问,“你是不是李大拿的老婆?”

  妇人的脸登时吓得苍白,身子也跟着瑟瑟发抖,颤着声音说,“是!是!你是谁?有话慢慢说!”

  “老子没法和你慢慢说,既然你是李大拿的老婆,那你今天就玩屏耍 毙咨穸裆钒愕恼孕”举起来菜刀朝妇人的身上砍去。

  妇人吓得哭叫出声,“李大拿爱作孽,这我知道,可那和我没啥关系呀,你不至于祸害了我的命吧!我看你岁数还不大,杀了人是要偿命的!”

  扑灯鸪ッ来,赵小兵的手慢慢停住了。俺赵小兵可不能为这样一个娘们偿命死了,俺还有事儿没完成呢。

  原来赵小兵的爹赵贵生死在了山西煤窑,同去的人家都得到了一笔不菲的抚恤金。可赵小兵家愣是半个钢G儿都没收到。六年前赵小兵十一岁,那时候他就惦记上了这件事儿。发誓以后要查明真相,不能让爹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赵小兵的鼻孔中突然充溢着一股浓郁的香味儿。那是从妇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体香和茉莉香水的混合味道。赵小兵不禁有些头昏脑胀。

  赵小兵的眼睛落在被半透明裕袍遮挡住的身子上。赵小兵嘴角忽然掠过一丝阴冷,喝道,“想要俺不杀你也行,脱衣服P俺睡了你!”

  “啥?你、、、、”妇人刚要说什么,但看赵小兵眼里发出来像野狼一样的光,顿时把r嘴的话咽了回去。妇人可能心里在想,让他睡了总比死了好多了吧!

  要知道李大拿的老婆王真真可是个很守妇道的女人,只不过跟着任何一个男人都行啊!

  王真真慢慢褪下了裕袍,里面什么都没穿,顿时r具完美的同体果了出来。白皙滑润,凹凸分明,错落有致。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身体保养成了这样子,很叫人瞠目结舌。

  赵小兵的眼睛马上在女人身上搜寻开来,从高耸的柔软开始,到杂草丛生的水帘洞,还有圆润的臀。每一样都让赵小兵的那颗r心脏狂跳不已。

  马巴子的,李大拿的老婆长的还真不错哩!就李大拿那副矬粗短胖的德行还能搞到这样的老婆,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一堆臭狗屎上。李大拿糟蹋了俺小婶儿,俺就祸害他老婆,也算是找找平衡!

  第一次看见一个完整的光身子女人,赵小兵被迷住了。他扔下菜刀,颤抖着十指向那俩雪白的大馍馍抓去。赵小兵的大手顿时被撑得满满的,但却又不能完全握住,指端露出白生生的嫩肉来。

  胡乱的捏揉,感觉滋味不错。

  王真真见赵小兵扔下菜刀,心里踏实了很多。她早就看出来赵小兵是个生手,不禁心内一阵痒痒。被强女干吧,还遇到个童子,看来我的命运还是不错的。

  她索性闭住眼睛,尽情的享受起来。

  第3章 当着面做

  赵小兵没有实战经验,王真真就是闭住眼睛,半推半就,坐享其成,这一切都靠赵小兵的摸索了。

  总算是上了王真真的身子。在进入她体内的那一瞬间,赵小兵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陷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里。空间十分狭窄,窄小而深邃,正好紧紧包裹着他,似乎整个灵魂都被束缚住了。

  摸索到了窍门,赵小兵像一只下山猛虎一样在王真真的身体里一阵乱捣,次次直入花心。让王真真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硕大和充实偷那充实带来的快乐她只能默默承受着,不敢流露出来。生怕赵小兵看出来,再度挥舞起菜刀。

  赵小兵虽然是在报复李大拿,强女干李大拿的老婆。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赵小兵头脑中时而浮现出小婶儿丁美兰,时而浮现出二姨丁玉兰。感觉被驮谏硐碌呐人就是她们两个一样。

  楼下突然传来李大拿粗犷的声音,“真真,干啥呢?我回来了!”随后就是一阵咚咚的上楼声。

  王真真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赵小兵察觉情形有异,急忙伸出一只手把不痛Φ牟说赌迷谑掷铩

  赵小兵一手握着菜刀,身体在王真真的身上龙腾虎跃着。嘴里还不停的吼着,“老子日死你!马巴子的,老子就是要报仇!”

  李大拿到了楼梯口看到地板上正纠缠在一起一黑一白两具吞濉5鞘辈畹愣晕倒。他摇晃了一下身子,猛扑过来。

  “我草你祖宗的,敢草我老婆,你他吗的真活腻歪了!”挥舞双拳就要朝赵小兵的身上一顿乱捶。

  李大拿这时手里没枪,派出所里有严格规定,只有托泄务的时候可以带枪。估计要是有枪的话,他铁准拿出枪来一枪打碎了赵小兵的脑袋。

  赵小兵怒吼道,“别动,再动老子就砍死你老婆。老子就是上了,你敢把俺咋的?”

  菜刀横在了王真真白皙的脖颈汀

  王真真这才真正感到了恐惧,她的身子似乎痉挛了。颤巍巍的说,“大拿,别动,别过来!”

  李大拿似乎很听王真真的话,就站在那里不动弹了,眼巴巴的瞅着赵小兵狠狠的冲刺。王真真终于不堪重负突杷拦去。

  赵小兵浑身一抖,火热的岩浆喷洒而出,洒在潮湿的黑暗之处。这才依依不舍的拔出湿林林的黑萝卜,留下一个空洞洞的茅草坑。

  赵小兵一直在提防着李大拿,很快穿上大裤衩子,又故意弯腰屯跽嬲娴拇竽松厦了一把,坏坏的笑道,“哼!好玩儿,过瘾!真他吗的过瘾!”

  赵小兵感觉满足了,举着菜刀在惊魂落魄的李大拿眼前晃晃,轻轻的在他那张驴脸上划开一道口子,道,“李大拿,俺告诉你,再敢欺负俺小婶儿,下一次可就没这图虻チ耍 

  李大拿还真是大气儿也不敢出了。他是派出所所长,平时飞扬跋扈,耀武扬威的,此时却又是天底下最怂的蛋了。

  赵小兵摇晃着身体下楼,猛然回头喊了一声,“李大拿,俺告诉你,老子行不兔,坐不改姓,老子是桃花村的赵小兵是也!”说完扬长而去。

  好半天,李大拿才回过神来。

  他顾不得脸上的鲜血,急忙弯腰在王真真的人中上掐起来。王真真悠悠醒转,顿时火冒三丈,“李大拿,你个腿盏模又在外面祸害人了是不?老娘迟早一天会死在你手里,这日子没法过了。”

  李大拿一声不吭,扶起来王真真。王真真像是逮住了理儿,喋喋不休的仍然在痛骂。

  李大拿低声恶毒的说,“真真,你放停我不会放过那小子的,敢欺负你!哼!我一定要了他的命!”

  “啥?你胡说啥?我看你敢!这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想再摊上更大的祸事,你懂吗?”王真真怒吼道,不亚于河东之狮。

  李大拿吓得蜕硪欢哙隆

  王真真意犹未尽道,“你要是再敢在外面惹事儿,哼!我看你这个所长就甭干了,我叫我哥哥赶紧换了你!”

  李大拿急忙诺诺连声。

  其实李大拿倒不驼娴呐滤老婆王真真,他怕的是王真真的哥哥王三怀。

  王三怀是马家镇的乡长,手里有实权,李大拿一个小小的乡镇派出所所长的小命儿就捏在人家手里。

  李大拿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把王真真安顿下来屠畲竽枚亲永锏幕鸫罅巳チ耍憋的他几乎要发疯了。他哪曾受到过这样的屈辱,眼巴巴看着叫人强女干了自己的老婆,自己还闷不吭声的。这还算是个男人吗?

  第二天一上班,李大拿就派人找来了马家镇的第一匪光头石勇。李大拿和石勇是最要好透缑牵石勇无恶不作,出了啥事儿都是李大拿给他兜着。他们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李大拿在石勇的耳边低声说,“兄弟,哥现在有一件很棘手的事儿,不便亲自出面,你就帮哥把这事儿办了,想法子把桃花村的赵小兵给我、、、、、”

  李大拿挥手做了一个切菜的手势。

  第4章 二姨急了

  赵小兵走在马家镇通往桃花村的路上,感觉浑身轻松,可他的心情却十分沮丧。一想起来水灵的小婶儿竟然被李大拿个狗日的给蹂躏了,肚子里的火就忽上忽下的。再有,刚才把一肚子邪火发泄在了王真真的身体里,赵小兵竟然后悔了。

  童子之身就这样给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女人。虽然说她风韵犹存,但也配不上俺呀?说来说去,赵小兵还是感觉自己吃亏了。

  马巴子的,老子和李大拿没完,还得想法子收拾李大拿。

  一想李大拿,想想刚才他那个怂蛋逼样,赵小兵的嘴角不禁鄙夷的笑笑。

  “小兵!”

  听到欣喜的声音,赵小兵急忙抬头,这才发现二姨骑着自行车从对面赶过来。赵小兵急忙说,“二姨,这黑灯瞎火的,你咋来了?”

  “哼!还不是担心你,你这一出去上药就到了这时候,俺能不着急吗?”二姨没好气的焦急说。

  赵小兵闷哼不语。

  “还傻愣着干啥?赶紧上车,俺姐姐也正担心哩。”

  赵小兵刚要上车,突然轻声说,“二姨,还是俺驮你吧!俺有的是力气。”

  “叫你上车就上车,咋那么多废话呢?就你那胳膊能行?”丁玉兰扶着车把愠怒道。

  平时很听二姨的话,赵小兵就抬屁古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丁玉兰一边费力的蹬着自行车,一<问,“小兵,你到底干啥去了,俺找赵天来问了,说你早就从他家出来了?”

  “俺、、、、俺没干啥,就是心里憋屈,俺出来散散心!”赵小兵不敢说去了李大拿家,更不敢说还强暴了李大拿的老婆。

  “<!没啥法子,人家是所长,咱们没钱没势的咋惹得起人家啊!憋屈归憋屈,咱可不能做出啥不要命的事儿来!”丁玉兰哀叹一声,叮嘱道。

  “恩,俺小婶儿现在咋样?”

  “还能咋样啊,死的心都有了,俺<说歹说才劝住了她,这会儿正让桂花看着她,俺才敢出来寻你!”

  丁玉兰的身子一扭一扭的,看起来十分费力,赵小兵突然感觉自行车摇晃起来。前面是一段崎岖不平的泥泞路,又是黑天,丁玉兰的自行车骑很不稳当了。

  随着车子的剧烈摇晃,赵小兵的手忍不住揽住了丁玉兰的腰。赵小兵的一手正好放在丁玉兰凶的下面。赵小兵就感觉软软的,二姨的小腹很有弹性。赵小兵的手忍不住一哆嗦。

  二姨雪白的脊背和两个股蛋间那条若隐若现的沟沟马上清晰浮现在赵小兵脑海中,赵小兵不禁一阵子的心神不宁,想入非非。要说李大拿的老婆和二姨比起来,那可就是天上地下了。二姨天生丽质,很惹人怜爱。

  丁玉兰今年二十四岁,正是鲜花盛开的年龄。平时和赵小兵接触的多了,始终把赵小兵当弦桓龊⒆印?伤突然感觉出赵小兵的手莫名发抖,丁玉兰恍惚发觉了情形有些不对头。

  丁玉兰一分心,不幸的事情马上发生了。

  自行车突然向一旁迅速歪倒,丁玉兰立即被甩了出去。侧身坐着的赵小兵来霞胺从Γ也来了个大马趴。

  说来真是巧了,不偏不倚,赵小兵的胸膛正好压在丁玉兰的胸脯上。一股软绵绵让赵小兵不但没有任何损伤,相反还感觉十分舒适。

  丁玉兰的胸不是那种大凶,却十分柔软。赵媳正在为这种感觉暗自神摇之际,丁玉兰突然“哎呦!”一声。

  丁玉兰被甩出来,吓得惊魂失措,突然感觉赵小兵正在她胸上重重的压着。她几乎和赵小兵脸贴着脸了,一股男人的气息直冲丁玉兰的鼻孔,丁玉兰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不禁大呼弦簧,“小兵,你、、、、你赶紧起来!”

  赵小兵从沉醉中马上苏醒过来,急忙爬起来,伸手搀扶丁玉兰。赵小兵的手触及到丁玉兰滑嫩的手臂,感觉很顺滑。却再不敢再有什么杂念,轻声问,“二姨,你没事儿吧?”

  在赵小兵的帮助下,丁玉兰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丁玉兰那张粉嫩的脸疏忽间红了,心也开始碰碰的狂、跳起来。这是和赵小兵在一起几年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丁玉兰坐在车后座上,赵小兵蹬着自行车缓缓进了桃花村。

  经过这一路,丁玉兰这才发现赵小兵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脏的和泥猴儿一样,纯真无邪的小孩子了。而是一个健壮的男子汉了,很有让女人魂醉神迷的男人味儿了。

  ⌒”和丁玉兰刚进了村子,就见一个老汉正紧紧追赶一个人。汉子不住口的喊,“抓贼呀,抓贼!”

  前面那人猫着腰,跑的飞快,像是不要命似的胡乱逃窜。

  赵小兵来不及多想,急忙下了自行车,快速追∑鹄础U孕”身高体大,行动迅速,很快撵上了那人,并牢牢从身后抱住了他。骂道,“马巴子的,还想跑?你个臭贼!”

  “放开俺,你小子找死咋的?”

  赵小兵马上听出来那人竟然是小叔赵得胜。

  第5章 没羞没臊

  赵小兵吓得浑身一哆嗦,急忙松开了赵得胜。小叔赵得胜别看长的瘦小枯干,还一双三角眼,但赵小兵最怕他了。

  在赵小兵十二岁那年,他娘任苹撇下他跑了,赵小兵就跟了赵得胜。这五年里赵得胜几乎就没给过赵小兵好脸色,平时里对他非打即骂。赵小兵见到了小叔都吓得浑身哆嗦。

  赵得胜狠狠瞪了赵小兵一眼,来不及训斥赵小兵,就打算继续跑。后面的老汉赶过来了,突然抓住赵得胜的脖拢“狗操的赵得胜,你又偷俺家的东西。”更新快。

  赵小兵这才发现小叔手里有一个不大的口袋。那老汉是六十多岁的李满囤。李满囤算是桃花村里的有钱人,那年的他的三个儿子都去了山西煤窑,一个都没回来,他们家得到了十二万的赔偿款。侣囤就守着三个寡妇儿媳过活。

  赵得胜被李满囤的大手掐的喘不过气儿来。他龇牙咧嘴的勉强挤出几个字,“小兵,你个狗崽子,看见你叔挨打你不管啊?”

  赵小兵心中暗骂,活该!谁叫你偷人家的东西拢

  但小叔发话了,他还是不敢不听,就嗫嚅的恳求说,“大爷,你放了俺小叔吧,叫他把东西还给你。”

  “不行!这回俺必须带着他找村长去,让村长好好收拾他。”李满囤怒不可遏,吼道。但还是稍微驴些手,他也担心会把赵得胜给掐死了。

  赵小兵从赵得胜手里拿过来那个口袋,口袋很轻,赵小兵估计里面装的应该是钱。赵小兵抓住李满囤的大手,恳求道,“大爷,算了,这不是钱一分都没少,你就放了俺叔吧!俺求你了!”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掰开李满囤的手。

  李满囤闷哼道,“哼!俺看在这娃子的份儿上今儿个就放了你,你他吗的要是再敢偷俺,下回俺一定要了你的狗命。”

  赵得胜揉揉脖子,好不容易喘过气儿来,立即歪着身子嬉皮笑脸的说,“放心,满囤叔,俺下回绝对不偷你家了。”

  赵小兵看见小叔那副没皮没脸,不知羞臊的德行,就一阵子的恶心。但也不敢说啥,紧紧跟在他身后回家。

  玫皆鹤永铮赵得胜就吼上了,“美兰,你个搔娘们,赶紧给老子弄饭,快他吗的饿死老子了!”

  话音刚落,丁美兰从屋里出来,有气无力的说,“屋子里有饭,你自己去吃!”

  邻居刘桂花也从屋里出来,冒ミ希玉兰你可回来了,俺得回家了!”,说完急急走了。

  进了屋子,赵小兵看见小婶儿无精打采,目光失神,眼圈里顿时噙满了泪水。说起来这五年里,小婶儿对赵小兵太好了,把赵小兵当成亲儿子一样养活。要不是有小婶儿的关心照顾,恐怕眯”根本活不到现在。

  丁玉兰也从外面进来,轻声说,“姐,你心里难受,就躺炕上歇着去。”

  赵得胜坐在了饭桌前,突然抬头瞪起三角眼骂道,“她难受个啥?不就是被李大拿草了一回吗?她还过瘾了茫俊

  “姐夫,你说得啥,还不是因为你。”丁玉兰对赵得胜吼道。在家里也就是二姨丁玉兰敢和赵得胜拌嘴。

  “因为俺?谁叫她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来着。叫人草几回说不准还能结了果子呢。她是俺媳妇冒吃敢馊盟叫别人弄,关你屁事?”赵得胜低头嘟囔着。

  “呸!你真不要脸,你真不是个人!你好?你倒是想俺让姐下蛋呢,也不看看你有那个本事没有?”丁玉兰杏眼圆睁不依不饶道。

  这一下立即把赵檬と腔鹆耍丁玉兰这句话说到了赵得胜的命根子上。

  原来赵得胜那年也去了山西挖煤,他倒是没死在煤窑里。却叫人把俩卵蛋给割了,从此赵得胜就完蛋了,那个东西就只剩下撒尿一个功能了。

  “他吗的没菇欣献映苑共唬磕愀鲂±嘶酰吃俺家的,喝俺家的,还给俺作对!”

  “家里有哪样东西是你整下的,你除了会偷,会赌,还会干啥?”

  丁美兰突然说,“算了,玉兰,你少说两句,叫你姐夫吃饭。”

  丁玉兰就气呼呼的低头进了屋子。

  小婶儿丁美兰对赵小兵轻声说,“小兵,你也赶紧吃!”

  “俺、、、俺不饿!”看见小婶儿那屈辱的模样,赵小兵哪里有心情吃饭。

  赵得胜又吼道,“美兰,把洗脚水给俺弄好了,俺得洗洗脚,真他吗累呀!”

  丁美兰低着头悄无声息的准备去了。

  小婶儿家是五间石头垒砌起来的房子。晚上购颍赵小兵单独睡一间,赵得胜睡一间,小婶儿和二姨睡一间。

  赵小兵躺在土炕上,心情异常烦闷。赵小兵恨透了小叔,小叔咋能这么对待小婶儿呢?小婶儿真是个老实女人,就是始终不吭一声。

  半夜,剐”突然憋尿了,急忙从炕上下来出门去茅房。迷迷糊糊的从厕所出来,赵小兵突然听到洗澡棚子有哗哗的水声,还伴随着小婶儿轻声的呜咽。

  桃花村的大部分人家都在院子里用芦苇席围起来一个棚子,夏天在里面洗澡。

  赵小兵的心立即揪起来,他纳闷不已,轻手轻脚凑过去。隔着芦苇席的缝隙,赵小兵清晰看见小婶儿丁美兰满是泪痕,正用力搓洗着白白的光身子。

  第6章 春 光无限

  丁美兰是桃花村里的/美人,号称桃花村第四美。

  顷刻之间,赵小兵的眼睛再也离不开小婶儿雪白的身子了。和小婶儿在一起生活了五年,这是第一次见到小婶儿的光身子。

  用冰肌玉骨来形容小婶儿太合适不过了,白玉无瑕,/像是一只赤果的羔羊一样,水嫩无比。小婶儿的乃属于那种中型的乃,不算是太大,但十分翘挺,圆润。玉峰顶端那颗粉、红的豆豆十分惹眼,就像是一颗宝石镶嵌在了倒扣着的玉碗上一样,特别精美。

  小婶儿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非常紧致,用/缎子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

  丁美兰正面对着赵小兵,赵小兵惊异的发现小婶儿小腹下面,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之间竟然没有一根茅草,十分干净洁白。

  赵小兵激动的想,难道说小婶儿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人。这样的女人是至宝啊!早就听桃花村那个歪脖子老头赵老嘎说过,白虎女人是女人中的精品,恐怕在一万个女人中也不一定会见到一个的。

  更让赵小兵血脉喷张的是小婶儿纤细白皙的手指正在两腿之间不停的抠挖,冲洗着。小婶儿的嘴里还不/口的骂,“李大拿,你个禽兽,你就是个畜生,俺的身上不能沾上你一丁点儿东西,俺要洗干净!洗干净!”

  此时的赵小兵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忘记了小婶儿的悲痛,只是在欣赏,在亵渎着小婶儿的身子。

 /赵小兵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还起了很大的反应,他的呼吸好像也急促了很多。

  赵小兵弓着身子,脑子里时而想,赵小兵,你不能这样啊!她是你小婶儿,你偷看小婶儿的光身子,这是只有禽兽才能干出来的勾当,你可不能做一只万人唾弃的禽兽啊/

  虽然这样想,但赵小兵的眼睛就是舍不得离开,那一双眼睛发出来像饥饿的野狼一样的光。赵小兵的喉结蠕动着,哼!李大拿个够碧草的!竟然敢欺负了俺小婶儿,俺小婶儿的身子是啥样的?老子有机会还得祸害他。

  李大拿的那个老婆和俺小婶儿比起来,那就更不用说了。小婶儿应该是七仙女,他老婆嘛,马巴子的,就是只母猪。

  “小兵,你在干啥?俺看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二姨丁玉兰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赵小兵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儿摔倒。

  赵小兵急忙转身,刚挺直身子,随后赶紧弯下来,生怕二姨发现大库叉子上那个高高的隆起。他脸红红的,嗫嚅道,“俺、、、俺担心小婶儿,就过去看看!”

怼≡来丁玉兰睡了一觉醒来,突然不见了姐姐,丁玉兰心里“咯噔”一下子,暗想,姐姐不会想不开吧!就急匆匆从屋里出来寻找。正好看见了像个贼一样的赵小兵正在偷看姐姐洗澡。丁玉兰的气儿顿时不打一处来。

  丁玉兰还没说啥,洗澡棚子里矶∶览记嵘说,“小兵啊!婶儿没事儿,放心吧,孩子,赶紧回屋睡觉!”

  “姐,刚才他、、、、、”丁玉兰欲言又止,终于没说出口。看着浑身不自在的赵小兵,骂道,“赶紧睡觉去!”

  赵小兵的心在砼榈奶,偷眼看一下愠怒的二姨,急忙羞臊的弓着身子进了屋。

  第二天,赵小兵早早起来去九凤河担水,这成了习惯。小叔赵得胜睡懒觉到中午时候,就不见了踪影。赵小兵算是家里唯一的男劳力了。

  担硪坏K进了院子,就见村长王宝才笑呵呵的从屋里出来。小婶儿和二姨则紧跟在他身后,满脸堆笑的恭送。

  王宝才四十岁,长的很帅气。他在桃花村里有很高的威信,平时里不苟言笑,说一不二。王宝才秉承着祖训,对村民们伤风败俗的事儿要求硌稀

  桃花村本来是个寡妇村了,诸如通女干,偷盗,、、、之类的事件鲜有发生。这主要是归功于王宝才铁的手腕。

  赵小兵和王宝才正好走了个面对面,赵小兵急忙乖巧的说,“村长,您来了,不再坐会砹耍俊

  王宝才正在仔细打量着赵小兵,嘴角挂着满意的笑。愣怔了一下说,“俺还有事儿!小兵啊!真是个勤快的娃子!”

  小婶儿和二姨送到了院门口才回来。

  硇”刚把水倒进水缸里,小婶儿就满脸是笑,就像是盛开的桃花一样的说,“小兵啊!俺和你说点儿事儿,你这孩子真是摊上好事了!”

  二姨也在旁边吃吃的笑,她好像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跟着打趣儿说,“好事儿,天大的好事儿!村长硭惆阉家的丫头嫁给你当老婆,这还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第7章 女大三,抱金砖

  赵小兵一听,立即咧嘴笑了,突然感觉在小婶儿和二姨跟前表现的这样美,不好意思,就又急忙拉下脸来。赵小兵嗫嚅道怼靶∩舳,俺才多大呀?俺咋能这么早就娶媳妇呢?”

  “小兵啊,你长大了,人家的闺女早就相中你了,这不是让她爹来说亲吗?今天晌午村长请你到他家喝酒,再了解了解你,顺便把你们的事儿就定下来了。村长知道咱们家穷,明年开春办喜事硎撬们家全部包办。这样的好事儿真是打着灯笼没地儿找去,可就让咱小兵摊上了。”

  小婶儿分外欣喜,眉开眼笑的在赵小兵的黑脸蛋上抹了一把。摸赵小兵的脸蛋成了小婶儿的习惯。可这次赵小兵突然感觉小婶儿的手很纤细,很柔嫩。摸在自己砹成希赵小兵就有种痒痒的感觉。想起来昨晚上看见小婶儿的光身子,脸上不禁立时红通通了。

  赵小兵终于把持不住内心的喜悦,低声问,“小婶儿,村长家的哪个闺女看上俺了?”

  村长王宝才家有三个砉肱,老二和老三是一对双胞胎,和老大相差不到三岁。都到了蜜桃成熟时。这三个闺女看哪个长的好看,一个赛一个的美丽,娇人。

  小婶儿拍了一下赵小兵的脑门,说,“当然是大闺女王雪了。村长这不是说了吗,王雪今年二十了,你呢,也十砹耍正好般配,女大三,抱金砖嘛!呵呵!”

  赵小兵心里顿时奇痒难耐。王雪要模样有模样,身条子还特别顺溜,是桃花村有了名的美人。最主要的是王雪还是村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既纯洁,还带点儿城里人的风、情。

  赵小兵有时候看到王雪,心里就砰砰的跳。尤其是看见王雪那一对翘挺挺,圆乎乎的后腚,赵小兵马上就有一种想上去摸摸的冲动。赵小兵还好几次偷偷跟在王雪身后,净看王雪扭来扭去的腚了。

  说二姨的腚是绝世好腚,王雪的腚绝对不在二姨的以下。

  二姨丁玉兰突然眉头一皱说,“俺咋觉的这事儿有点儿蹊跷呢?村长家大业大,人家的闺女王雪长的又那么美,还有文化,她咋就看上了咱家小兵呢?真是搞不懂!”

  小婶儿马上回氲溃“妹子,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儿吗?咱们桃花村现在有几个后生,你仔细想想。都是些歪瓜裂枣,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小流氓啥的。也就咱们家小兵长的身强体壮,而且还勤快!妹子,你可别小瞧了咱们小兵啊!在咱们桃花村像他这样的后生没几个哩!”

  小婶儿这样说,赵小兵不禁呲牙高兴的笑起来。小婶儿说到了得意和自豪处,接着说,“村长又不傻,见咱家小兵长大了,还不赶紧下手占着一个,等别人家把咱小兵抢走了,那还不窝心死呀!”

  二姨丁玉兰撇撇嘴说,“哼!好像你家小兵是个金疙瘩似的。瞧把姐姐你美的。对了小兵,今天就不下地了,你好好收拾收拾,换上件新衣裳!晌午还得去村长家喝酒呢,可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咱。”

  “这才是正理儿,小兵,你去洗澡!”小婶儿说完,扭身进了里屋,为赵小兵准备新衣服×恕

  中午时候,赵小兵上身穿一件蓝色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崭新的大黑库叉子,大步朝村长家走去。

  赵小兵长这么大了,这是第一次来村长家。平时里,像他这样的穷汉,是轻易不能来村长家的。

  村长家住着村里最气派的房子,赵小兵本来趾高气扬,雄心勃勃的。可刚到了村长家院子里,顿时有些气馁,感觉矮了半截儿似的。

  村长王宝才竟然笑呵呵的从房子里出来迎接赵小兵,让赵小兵不禁很有些感动。到了客厅,里面一张饭桌上早就摆上了精美的菜肴。赵小兵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竟然有一大盆炖肉。

  这可是稀罕物件,赵小兵自打过年时候吃上过肉,半年了还一次也没再吃过。

  赵小兵嘴里不禁满是口,但还是勉强忍住,腼腆的和王宝才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王宝才和赵小兵两个人对面坐下,王宝才就热情的招呼小兵开始吃喝。

  酒是高档的瓶装酒,赵小兵索性也不再客气,就大快朵颐起来。

  吃了好长时间,酒也喝了不少,赵小兵就有些头昏脑涨了。村长的老婆邓书云突然从里屋出来。

  邓书云模样长的一般,但最爱打扮,经常打扮的花枝招展。邓书云号称是桃花村的第一大,乃大的出奇。她今天穿着束腰的花衬衫,底下是一条七分热裤,凶上那一对足球般大小的大物一颤一颤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被热裤包裹出来小腹下面凹进去的部分很是掠夺人的眼球。

  邓书云娇美的对赵小兵一笑说,“小兵啊q天你喝了这顿酒,你和俺家王雪的事儿就哦ㄏ吕戳耍明年开春咱们就把事儿办了!呵呵!多好的一个娃子啊!”

  简单和赵小兵打了声招呼就急急的又回了里屋。

  赵小兵不禁心里就琢磨,按理说今天算是定婚饭了,咋就没看见王雪呢?真是叫人琢挪煌浮H思沂谴宄ぃ赵小兵也不敢多问。

  赵小兵又喝了一通酒,感觉脸上发烧,头脑欲裂,就和王宝才告辞,从他家出来。

  喝多了酒,赵小兵被尿憋得十分难受,看看四周无人,躲到一处墙角掏出家伙来呕┗┑娜銎鹉蚶础

  “小兵!”一个清脆的女声吓得赵小兵浑身一哆嗦,来不及提留上大裤衩子,就急忙转过身来,那人正是王雪。

  第8章 喂昏过去

  王雪好像是刚糯蛹依锱艹隼矗气喘吁吁,粉嫩的脸上红扑扑的,渗出细密的汗珠,很惹人怜爱。

  王雪“哎呀!”一声,突然看见赵小兵胯当的那一堆大物,不禁惊叫出声音。王雪这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东西,就感觉那大大的一堆东西很是吓人。王雪不禁满面羞牛急忙把头扭向一边,愠怒道,“赵小兵,你干啥?耍流、氓咋的?”

  赵小兵因为喝多了酒,脑筋反应慢。低头一看顿感十分尴尬,匆忙提上大裤叉,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俺没有,俺没有,就是你着急喊俺,俺忘了、、、、俺忘了提裤子了!

  王雪偷眼看一下赵小兵,满面含羞,轻声道,“俺找你是想和你说点儿事儿。”

  赵小兵见王雪那一脸的娇羞,不禁嘻嘻笑道,“你有啥害羞的?不就是看见了俺的鸡鸡吗?你早晚都要嫁给俺,嘻嘻!早看藕屯砜醇还不是一样啊!”

  没想到王雪顿时急了,骂道,“说你流、氓看来一点儿不假,俺咋会嫁给你呀?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个啥德行?俺不和你说了,气死俺了!”

  王雪扭头就走。

  赵小兵的眼睛马上盯在王雪扭来扭去的丰臀上,坏坏的笑道,“俺马上就能摸上这绝世好腚了!想必一定十分过瘾。

  赵小兵叫喊道,“王雪,你不是有事儿要和俺说吗?咋不说就走了,究竟有啥事儿啊?”

  王雪一边大步走着一边说,“俺本来是可怜你,现在看你这样的人不值得俺可怜,你愿意咋样就咋样吧,活该!”

  王雪很快撒腿跑回了家。

  赵小兵咧嘴笑笑,“有啥事儿啊d莫非是你想和俺先亲、热亲、热,恩,八成是这样的。不过见了俺的家伙又感觉害臊了,哼!早晚是俺的人,有啥可害臊的?这大闺女就是脸皮子薄。”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摇晃着身体低着头朝家里走。

  d时烈日当头,街上没有一个人,大家都在睡午觉了。赵小兵听身后突然有汽车喇叭响,急忙闪在路边等车过去。

  后面驶过来的是一辆面包车。面包车突然在赵小兵身边停下来。车上下来两个蒙面壮汉,赵小兵还没反应过来,突然眼前一黑,随后就d他们抬上了面包车。

  赵小兵马上感觉出来他是被一个大口袋套住了。赵小兵喊叫道,“干啥?你们要干啥?快放开老子!”

  “他吗的,叫你喊叫,我叫你喊叫!”伴随着一个尖利的声音,赵小兵的身上被d狠狠踢了两脚。

  赵小兵咬紧牙关骂道,“这是要把老子弄到哪里去?马巴子的,你们不得好死!”

  “嘿嘿,把你弄到哪里去?当然是叫你去一个好地方,让你去西天找你姥姥去!”尖利的声音阴测测笑道d

  赵小兵顿时酒醒大半,吓得不禁浑身一抖,完了,俺这是得罪了啥人呀?他们是想把俺弄死呀!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赵小兵知道这时候喊人也没用了。他颤声问,“俺想问问大哥,俺得罪了d呀?你们是谁呀?咋说叫俺死了也得当个明白鬼吧!”

  “放屁!当啥子明白鬼,死就是死,别问那么多!再他吗的废话叫你死的更难受!”又重重的挨了两脚,正踢在赵小兵肋骨上,钻心的疼。

  赵小兵不d话了,眼泪正刷刷的流,心想,俺还不想死啊,俺马上要娶媳妇了。再有,俺爹的事儿俺还没弄明白,俺咋就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赵小兵不禁开始了疯狂的挣扎。怎奈口袋非常结实,赵小兵不可能从里面钻出来,他甚至感觉呼吸都越来越困d了。

  面包车没走多远就停下了,赵小兵马上被两个人抬下去,走了两步。两人停下来,在罩住赵小兵的口袋外面缠了很多绳子,把赵小兵捆了结结实实。赵小兵脚下还坠上了几块大石头。

  两个壮汉嘿嘿一d,叫齐了一二一,猛然抬起来赵小兵就扔了下去。“小子,去喂王八吧!”

  赵小兵被扔进了河里,马上沉到了河底。

  在河底,赵小兵还艰难的挣扎着,求生的本能让他用足了力气,想挣脱出口袋来。赵小d的力气越来越小了,他终于绝望了。他索性不再挣扎,任凭河水向嘴里大口的灌,干脆闭上眼睛等死。

  、、、、、、

  九凤河边的树林子里赵天来正趴在刘桂花白花花的身子上做着配种运动。

  赵天来六十多岁了,但身体还是特别硬朗,前两年他老伴儿死了。老伴儿没有给他留下个一男半女,赵天来就成了鳏夫。赵天来人老春、心不老,和刘桂花好上了。

  两人正弄到了兴头上,刘桂花仰面躺着突然扭头看见了蒙面的两名壮汉正把一个麻袋抛向河里。刘桂花浑身一哆嗦,他猜想到麻袋里可能是人。

  刘桂花浑身颤抖着焦急道,“老赵,赶紧去救人!有人被沉河里了!”

  “行!再叫俺捣鼓两下,俺马上就去!”赵死春艉舸着气,黑屁古卯足了劲儿,直捣刘桂花的最深处,黄龙府。

  刘桂花本来很紧张了,再加上赵天来的两下猛烈冲刺,顿时昏死过去!

  “真是架不住折腾,没弄两下又昏过去!呵呵!真是太嫩了!”颂炖创恿豕鸹ㄉ硖謇锇纬隼吹谌条腿,光着屁古一跳,就扎入了九凤河中。

  第9章 认干爹

  赵小兵被救上来的时候早就奄奄一息了,肚子鼓鼓的,里面灌满了河水。赵天来把赵小兵拉到树林里,不慌不忙用嗽谡孕”肚子上挤了一通。河水顺着赵小兵的嘴角流出来,赵小兵终于缓缓睁开了眼。

  一眼看见光着屁古的赵天来,赵小兵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挣扎着爬起来就给赵天来磕头,“天来大伯,谢谢你!我给你磕头了,要不是你,我这条小命儿就交肆耍 

  “呵呵!乡里乡亲的,不值得你这样!起来吧娃子!”赵天来把赵小兵搀扶起来。

  赵小兵眼里含满热泪,看着赵天来,忽然赵小兵的嘴巴张开的老大,再也合不上了。

  赵小兵看见了赵天来的胯下之物。

  大,特别大!而且现在还硬、挺着,和驴子的都有一拼,绝对可称得上是第三条腿,男人中的极品之物。

  赵小兵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赵天来一个糟老头子咋长了这么样的一个大东西呢?

  赵天来微微一笑,“你个毛崽子,看啥呢?有啥好看的?呵呵!”赵天来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拾起地上的库叉,慢慢穿起来。

  赵小兵这才发现他身后竟然还躺着一个白花花的光ど碜优人,那女人是刘桂花。赵小兵看刘桂花的身子晶莹雪白,凹凸有致,不禁一阵心旌神荡。暗想,马巴子的,好比都让狗操了。一个糟老头子竟然弄了个这么美丽迷人的小娘们。

  刘桂花双腿叉开着,一动不动的,好像是昏死过去了。赵小兵愣は律穸,急忙喊道,“大伯,赶紧救人啊!她昏过去了!”

  “没事儿,这是常有的事儿,俺也不瞒你,是俺刚才日得她!一会儿就好了!”赵天来得意的回答,似乎很是自豪。

  赵小兵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ち耍俺的天啊!他竟然把二十多岁,精力旺盛的桂花嫂草昏过去了。真是了不得!

  这也难怪了,赵天来长了一个驴大的货,任啥样的娘们能受得了啊!

  赵小兵不禁十分羡慕的看着赵天来。

  正在这时候,刘桂花突然长出一口气,“哎呦!”,随后就醒过来,坐直了身子。一看见赵小兵顿时满脸羞红,惊讶的说不上话来,吓得她几乎忘了穿衣服。

  赵天来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笑道,“小宝贝,赶紧穿衣裳吧,俺也该回去了,恐怕这时候家里去了病人了。你没啥可害怕的,今儿个是俺救了小兵,小兵知道咋做。是不?小兵。”

  赵小兵匆忙一拍胸脯,笑道,“俺不说!”

  桃花村别看是个寡妇村了,但村长王宝才男女通奸的事儿管理的很严格,一旦要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儿,那是要男人和女人脱光了身子游街示众,以儆效尤的。刘桂花的男人是个跛子,叫马大孬。他根本不算个男人,可以忽略不计。刘桂花担心的自然是村长的事儿。

  刘桂花怯怯的穿着衣服时不时对赵天来眨眨她那双迷人的桂花眼,对赵小兵很不放心的问,“小兵,你是为啥被他们沉进河里去的?”

  “是啊,你得罪了啥人呀?和俺说说,俺也为你想想办法。当时俺们就看见俩蒙面的人把你扔下去了,根本不知道是谁。”赵天来也若所思的说。

  赵小兵苦笑道,“俺觉得俺谁也没得罪。”

  “有这样的事儿,没得罪人就有人想弄死你?你和俺们说说你这两天都和啥人接触了?”赵天来必然经多见广,眯起来眼睛问。

  赵小兵也不隐瞒,就把这两天的事儿和他们说了。当然赵小兵绝对不说去了李大拿家祸害李大拿老婆的事儿。不过赵小兵心里隐隐在想,八成是李大拿派人来要他命的。

  赵天来听说今天村长王宝才请赵小兵吃了饭,随后就这样了,不由得浑身一阵颤抖。他勉强镇定下来,眼珠子转了几下,说,“小兵啊q天俺救你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能和别人说,就当是你看见了俺和你桂花嫂子的事儿,咱们扯平了。你记住了吗?”

  赵小兵急忙点头。

  刘桂花一直在担心赵小兵会把她和赵天来的事儿说出去。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老赵啊,俺总觉的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你既然救了小兵,说明你们之间是很有缘分的。你应该好好再帮帮他。”

  赵天来一瞪眼道,“俺咋帮他,你又不是不知道、、、、、”赵天来看了一眼赵小兵,欲言又止。

  刘桂花喃喃道,“你连个儿女都没有,俺看就让小兵认了你做干爹,这样你们就成了一家人。小兵的嘴就严实了,绝不能把干爹的事儿抖落出去是不?”

  捞炖葱闹幸欢,赵天来还一直在为他养老的事儿范愁呢。再有,他看赵小兵身高体大,也确实从心里喜欢。赵天来不禁扭头看着赵小兵。

  赵小兵心想,是人家救了俺的命,俺就应该报答人家。就正色道,“行,俺愿意认干爹!”

  赵天来高兴的嘴角浮现出来微笑,拍着赵小兵的肩膀说,“呵呵!这娃子真是叫人稀罕!”

  “那赶紧给你干爹磕头吧!磕了头也就算是认下来了。格格!”刘桂花敦促道。

  赵小兵跪倒给赵天来连磕三个响头。

  赵天来欣喜的嘴都合不上了,甚至连屁古沟里都是乐得。他眨眨小眼睛对刘桂花说,“桂花啊,你就先回去,俺得好好给俺这干儿想想办法。”

  刘桂花心说,他吗的,真是只老蚶辏有啥话还背着俺说。这时候立即和他干儿子站在一起了。

  刘桂花嗔怪的看了一下赵天来,不情愿的走出了树林。

  赵天来摸着赵小兵的肩膀说,“干儿啊H然你认了俺做干爹,干爹就得彻底救了你的命蚧沟媒棠愕愣真本事,绝对不能叫你白做俺的干儿。呵呵!”

  第10章 出招

  赵天来绿豆大小般的小眼睛转了几下,问,“干儿子,你真不知道谁要杀你?”

  赵小兵心里热乎乎的,感觉这个干爹是真关心自己,索性就尴尬的把强暴了李大拿老婆的事儿说了。

  赵天来一点儿也不吃惊,相反得意道,“哈哈!看来俺没看错人,俺的干儿就应该是这样的。有仇不报非君子!行!是块儿料。俗话说的好,十七十八,毛齐发,俺这娃子知道想娘们了,是条汉子!”

  赵天来看模样对赵小兵的所作所为特别欣赏。

  赵天来拍打着赵小兵的肩头说,“按照干爹的想法,今天想杀你的可能是李大拿派来的人,也有可能另有别人小兵啊!他们既然起了杀心,俺琢磨着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今天俺把你救了,恐怕他们还会来杀你的。你别看咱们桃花村就屁古大的地儿,哼!这村子里复杂着呢?就村长王宝才,俺观察了他这么多年,始终看不透!”

  “王宝才是坏人?不会吧!赵小兵紧锁眉头诧异的问。

  “人心隔肚皮,办事两不知。光看表面是没用的,娃子,你跟着俺以后还真得多长点儿心眼儿。”

  赵小兵点头说是。

  “所以你以后就好在咱桃花村混了,唉!这可咋办啊?”

  “不在桃花村了,那俺去哪儿啊?”赵小兵本来心有余悸,听赵天来这样一分析,心里就更加害怕。他必然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这时候也意识到闯祸了。心想,马巴子的,那帮人看来真是不好对付啊!

  赵天来苦思冥想,还真是想不出来让赵小兵去什么地方。赵小兵是个孤儿了,他能去哪里呀?就是亲戚也不可能收留一个半大小伙子呀!

  赵天来拧着眉头,眼珠子又转了几下,忽然一拍大腿笑问,“小兵,你听干爹的话不?”

  赵小兵早就六神无主了,急忙道,“听,俺听干爹的,干爹叫俺干啥俺就干啥。“

  “呵呵!俺看你装傻或许能逃过这一劫。古时候有个叫宋江的,他曾经装疯活了命。对!你就装傻,你成傻子,谁还把你当回事啊?就这个办法。”赵天来自以为想到了个好办法,不禁眉飞色舞起来。

  “装傻?“赵小兵搔着头皮惊讶道。马上想到了桃花村的傻子王大摆子,那小子整天望着天,神秘兮兮的,看起来还挺好玩儿的。

  赵小兵嘻嘻笑着说,“行!俺装、、、、装傻,俺从今儿个开始就成了赵大傻子了、、、”

  赵小兵一边说着,一边口眼歪斜着,真的学起王大摆子的怂样儿来。

  “呵呵!就是这样,你装傻子的事儿谁都不能告诉,就一直装下去,就是连你的小婶儿和二姨都不能知道了,叫他们知道你是真成了傻子了,你懂吗?”

  “俺懂!只有这样俺才能活命!”

  赵小兵心想,俺装成傻子更好,就没人惚缸虐沉恕D前潮ǜ蠢畲竽茫还有调查俺爹死的事儿就更方便了。赵小兵心中大喜,说,“干爹,要是没别的事儿俺就回村了。”

  赵天来一把拉住赵小兵说,“慢着,你是俺干儿子了,俺不是说要教你点儿本事吗?”

  赵小兵一愣说,“干爹,啥本事?”

  “呵呵!娃子,你对娘们有兴趣不?”赵天来神秘的问。

  “这、、、、这、、、有!”赵小兵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来二姨的绝世好腚,还有小婶儿雪白的身子,和王雪那挺翘的屁古来,不禁支支唔唔的直言说。

  赵天来更加得意了,说,“好!干儿子,扒了裤叉,叫俺看看你的笑鸡。”

  赵小兵顿时满脸通红,干啥呀?干爹咋这样啊!突然想起来干爹的那浊嫣旄呔俚拇笪锢矗不禁自惭形秽,就迟疑着不动,呆呆的看着赵天来。

  “脱呀!赶紧脱!在干爹跟前还有啥害臊的。”赵天来一边敦促着,一边着急的过来开始扒赵小兵的大库叉子。

  赵小兵无奈,只好茁把库叉子褪到膝弯处。

  赵天来的小眼睛马上盯在赵小兵的胯当处,觉得看不过瘾,索性蹲下身子仔细看。

  赵小兵不知道赵天来咋就对这东西这样感兴趣,也不敢多问。

  良久后,赵天来终于站起来,呵呵笑道,“行!还行!稍加调理也算是极品了!”

  赵小兵急忙红着脸提上大库叉。赵天来突然拉住赵小兵的手,“干儿子,走,跟俺上山。俺先教你认识一样咱们太行山上的宝贝。”

  赵小兵紧紧跟在赵天来身后,一老一少大步上了太行山。

  走出去大约有三里地,此时已经快到山顶了。赵天来领着赵小兵三拐两拐,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