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霸上留守村妇:桃色满乡春《全本》

时间:2017-03-27 16:25:14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784530   评论:0
  01屋檐下的春色

  今天本应是闫杰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他的设计项目终于再投入市场运作两个月后,得到了客户的认可,给公司带来了巨额效益,收入颇丰,他也为此得到了重厚的奖励,可他却在接到了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后,情绪立即低落了下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跟他的关系太特殊的缘故吧。

  一想到这个女人,闫杰心里就有一种犯罪感,这段时间,他已经被这个心里沉重的包袱压得几乎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也正好是赶上自己的设计项目告一段落,于是,他想公司老板请了假,决定好好的休整一阶段。

  晚上,为了让自己能够暂时的躲避一下心中的烦恼,他一买醉的方式,喝了不少的酒,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位女人。这可把半醉中的闫杰吓了半醒,还以为是那个女人找到自己的住处来了。

  定神一看,眼前的女人觉得很陌生,而且显得有些土气,不像是城里的女人,倒像是个乡下的姑娘,闫杰立即警觉了起来,心道:这个姑娘是干什么的?怎么会站在自己的家门口呢?他借着楼道的灯光,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土气的姑娘,见她身上穿着一件小花布做的上衣,头上扎着两条辫子,一看就是个乡下姑娘。凭直觉闫杰觉得,这个姑娘绝不属于这个城市。

  闫杰没有再多看姑娘两眼,而是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自家房门,可不知为什么,在他进屋关门的同时,有很自然的回头向她看了一眼,就这回头的一瞬间,他貌似有了重大的发现。

  门口站着的这个姑娘,虽然穿着打扮显得土气了点,可却掩盖不住她那优美的身材,再往她的脸上看去,不由得使闫杰有些惊讶的感觉,真没想到就这么个土里土气的姑娘却长了一副漂亮的脸蛋,细长的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颜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清纯气质,越发的衬托出姑娘的清秀。只不过现在好像是不知什么原因,脸上带着一种惊恐不安的表情。

  杰看着那姑娘可怜的样子,不就有多看了她两眼。而这么一看却让姑娘有些脸红了,她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了过道的对面墙上,将脸扭向一旁,从侧面看去,这个姑娘的小鼻子还挺高跷的。

  闫杰也觉得自己这样看着人家一个姑娘有些不大好于是赶紧关上了门,他可不愿意在无缘无故的招惹是非了。现在已经有一个女人已经让他够烦心的了,再要是招惹上别的女人,那可就不得了了。

  他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心里还是抹不掉门口那姑娘的影子,总觉得她跟他见过的,难道是她太拖与土了反倒像的与众不同了?闫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挺好笑的。

  这会闫杰的酒劲已经全醒了,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买些食品回来,这两天他就是想自己一个人在家好好的休息两天,谁也不见,谁也不想,连们都不出。

  想到这儿,他立即起身准备去楼下的小超市买些食品回来。克刚一开门,就差点与另一张清秀的脸碰到一起,两个人同时“啊”了一声,各自往后退了半步,闫杰一看,那个姑娘竟然还没走。|||

  02唯美的女骗子

  闫杰立即警觉了起来,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姑娘不会是个坏女人吧?或许是个小偷?不大可能,他从她的长相上怎么也不能将她跟“小偷”两个字联系在一起。那就是小姐?也不可能啊?小姐也没有这样揽客的呀!或许是逃犯?这个好像也不太靠谱!闫杰一连猜测了好几种可能,又都被自己否定了。突然间,一个字眼闪现在了他的脑子里面,对,是骗子,一定是个女骗子。

  闫杰一脸严肃警觉的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呆在我家门口不走呢?”

  那姑娘忽闪着一双饬榱榈难劬看着闫杰,脸上带着几分羞涩说道:“我……我是被人逼迫得走投无路了,实在是饿了,身上有没有钱,你……你能帮帮我吗?”话语间,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失落。

  闫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像是要看穿他的庐山真面目似的,姑娘被他看庥行┎蛔匀唬红着脸再次说道:“我…我只要些吃的,马上就走。”

  闫杰能够直观的感觉到,这姑娘不像是在说假话,正好自己也是要去买吃的,于是就说道:“好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买吃的。”

  姑饷飨缘母芯跤行┎镆欤但很快就点了点头,跟在闫杰的身后,一起下了楼。

  楼下的转角处就是一个小超市,虽然面积不大,可里面是应有尽有,闫杰带着顾念尽到了超市以后,问道:“你想吃什么?”

  姑夂錾磷糯笱劬Γ沉吟了一下说道:“有没有蔬菜?我好几天没有吃到菜了,想吃点蔬菜。”

  闫杰一听觉得这姑娘的口味到不高,于是便高兴地带他来到卖蔬菜的地方,由她自己亲自挑选了几样蔬菜。

  结账猓闫杰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着蔬菜可是生的,她怎么吃呢?难道……?

  他再一次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眼前的这位姑娘,见她一副高兴的样子,显得很天真,又不好说别的。

  就在这时,姑娘冲着他笑馑档溃骸拔页酝昃妥撸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闫杰听后没有再说话,又带着姑娘在超市里面买了些挂面和肉之类的食品,便带着她返回了自己的家。

  一进家门,姑娘就闪动着美目,惊讶的夸赞道:“哇!饧铱烧娲笳嫫亮呀!”

  闫杰听了姑娘的夸赞心里很高兴,因为这所房子就是他的骄傲,这可是凭借着他自己的能力赚来的,既没有依靠父母,也没有依靠任何朋友,在这一点上,他可以引以自豪的说,他是这一代年轻人中的佼佼者。

  “你会做饭吗?”闫杰想到了这个比较难办的事情。

  姑娘没有犹豫,答道:“当然会做了,我从型会做饭了,而且,还在饭店打过工呢。”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说假话,他拎着买来的菜和食品问道:“你家厨房在哪儿呢?”

  闫杰指了指厨房的位置,说道:“要不还是我来吧,可我的手艺实在是不怎么样。”

  姑娘笑着说道:“不用了,就借你的厨房一用。”说完,就快步走进了厨颉|||

  03诱人的香味

  不大会功夫,闫杰就已经闻到了从厨房里面传出来的饭菜香味了,他用鼻子仔细的闻了闻,不由得心里面有些折服。

  闫杰这几年自己生活以来,虽然也会做点饭菜,但水平实在是有限,有的时候连自己都难以咽下自己做的饭菜,所以,他一般都是在外面的小餐馆买着吃。当然,他也交过女朋友,但那些女子实在是都不怎么靠谱,根本就不会做饭,还不如他呢。

  闫杰本来已经是吃过晚饭矗但由于饭菜的香味实在是诱人,等到姑娘将饭菜端到桌上后,闫杰便不自然的就举起了筷子。起初他只是想品尝一下罢了,可这筷子一举,可就放不下了,姑娘做的几个菜几乎让他一个人就吃掉了一多半。

  他一边吃着,嘴里一边夸赞着说道:“矗姑娘你这手艺还真不赖,跟专业没啥区别呢。”

  姑娘脸上洋溢起了满意的笑容,他一边汹地吃着饭菜,一边说道:“你喜欢吃就好,我以后常做给你吃。”话没落音,她好想觉得有些不妥了,毕竟两人只是萍水相逢,根本就没有以后而言。想到炊,她目光一暗。

  吃过饭后,姑娘忙活着收拾碗筷,闫杰坐在沙发上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猜测着她的身份,虽然他还不知道她确切的来历,但他已经完全相信,她绝不是个坏人。

  当一切都收拾妥当矗姑娘从厨房出来,走到闫杰的跟前,表情黯然的说道:“谢谢你的好心招待,我该走了。”说完,便迈步朝门口走去。

  闫杰突然之间有种失落感,他连忙冲着即将出门的姑娘喊道:“请等一下。”

  姑娘聪铝私挪剑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闫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闫杰“哦”了一声,顿了一下说道:“我想咱们可以再谈一下吗?”

  姑娘慢慢的转过身子,点头说道:“行,可我不大会说话。”

  闫杰笑了,他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道:“先请坐吧。”

  姑娘这才慢慢地走到了沙发前,稳稳的坐了下去。

  闫杰问道:“姑娘,都已经吃过你做的饭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姑娘看了一眼闫杰,答道:“我叫李萍,是从乡下来你们这打工的,家里人都叫我萍儿。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闫杰,”眼界笑了笑,说道:“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站在布颐趴诼穑俊

  听闫杰这么一问,李萍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颤,将头垂了下去,没有说话。

  闫杰看到就更加好奇了,但他又不好过于勉强,于是便说道:“没关系,要是你不好说的话,就不用说了。”

  李萍听了闫杰的话后,猛然抬起头来,说道:“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都是你们这个大都市惹得我,害得我无家可归。”

  闫杰不由得一惊,关切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详细说说,谁要是欺负你了,你告诉我。”

  李萍再次看了一眼闫杰,眼神中已经带着几分的感激之色,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接着就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04亲切可信的男人

  原来,李萍是跟村里几个姑娘一起来到这里打工的,刚开始她是在一间饭店当服务员端盘子,本来说好一个月一千五百元的,可到了月底,老板却赖账,死活就给她一千二百块,李萍当然不干了,跟老板大吵了一架,老板见她不依不饶,只好发着狠的给她补上了三百块,然后就地炒了她的鱿鱼。

  不肯就此服输回到乡下去的李萍,之后又找到了一份超市工作,辛辛苦苦一个月,根本赚不到几个钱,于是,他辞去了这份工作,来到了招聘会场,应聘做了一家的保姆。

  先开始觉得这份工作还算不错,薪水不低,管吃管住,一天也就忙活左三顿饭,这对李萍简直就是太简单的一件事情了。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今天晚上,这家的女主人去外地出差,男主人喝了点酒回来,竟然色迷迷的跟李萍动手动脚的,不管丽萍怎么劝解和呼喊都没有用,情急之下,推汲起一把暖壶重重的砸向了男主人的头,这一下可好,直接江南主人打昏在地,李萍也顾不上许多了,一股脑的就逃出了家门。

  李萍逃命似的离开了那家,之后等她上了公交车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是分文全无,跟公交车司机好说歹说,才鸵她的钱,但是,半途就将她哄下了车。

  这下李萍和傻眼了,她本来就刚刚来到这个城市时间不长,哪里人的路啊,想去投奔一起来的小姐妹都找不到路了,于是她昏头昏脑的就来到了这个小区,由于外面风大天气较凉,又怕那男人追到这里,她投愕搅寺ド系你平艿募颐趴凇

  当她第一眼看到闫杰回来的时候,就觉得他一定是个好人,是个能够帮助人的男人。

  李萍叙述完自己的经过,眼中已经含上了泪花,经过了这几件事情后,她有些对这个大都褪望了,这里原本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美好,这里的人都是坏东西。

  讲述完了以后,李萍凄然的站起身子,对着闫杰说道:“好了,我也吃饱了,总不能赖在你着不走啊。”

  闫杰也跟着站起身来,关心的问停骸澳悄阆衷谌ツ亩呢?”

  李萍木然的说道:“我……”想了半天,她也没想出来她现在能去哪。跟自己一起来的那些姐妹们,混得也不怎么样,投奔他们显然不是个好选择,再说,自己这黑天暗地的,根本也找不到他们在哪,那就只好露宿公园汀

  闫杰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天晚上就在我家将就一宿吧,一切都等明天再说。”

  李萍含着泪花说道:“这……这真是太感谢你了。明天我一定自动离开,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闫杰笑了,他说道:“好吧,那就这样,我先带你去你住的房间。”说着话,他便转身朝着里面的一间房间走去,李萍马上跟着他的身后。对于这个男人,她好想打心眼里觉得那么亲切可信。|||

  05失而复得好心情

  晚上,等李萍躺下后,才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了,怎么就这么轻信了一个男人的留宿呢?只是初次见面,万一他是个坏人怎么办?要真是那样,自己可就是凶多吉少了。

  因为心里有了这层顾虑,李茨幕垢胰胨,她躺在被窝里警惕的观察着屋门口的动静,可是,由于折腾了一个晚上了,实在是太累了,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当她从睡意中猛的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了,他赶紧掀开被子查看一切后,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劲,这才聪滦睦矗心里不由得笑着想到:看来自己是小肚鸡肠了。

  李萍赶紧穿好衣服,整理好自己后,来到客厅,发现闫杰正在厨房里面煮面呢,于是连忙说道:“闫大哥,还是让我来吧。”

  闫杰笑了笑,问道:醋蛲硭得怎么样?”

  李萍答道:“挺好的。”

  吃过早饭后,李萍主动说道:“闫大哥,我得走了,感谢你留我住了一宿,不然我真的要留宿街头了。”

  闫杰摇了赐匪档溃骸安挥眯唬不用谢,对了,你这是打算去哪儿?”

  李萍想了想,然后说道:“不管怎么着,也得活着呀,我还是要去再找份工作的。”

  闫杰点了点头,问道:“你身上可能没带钱吧,这样吧,我唇韪你两百块,等你找到工作赚了钱再还给我。”

  李萍未加犹豫,毕竟自己现在是身无分文,她伸手结果了闫杰递过来的两百元钱,诚恳地说道:“好吧,这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在李萍临出门之前,唇芑故侨喜怀龅乃盗艘痪洌骸叭绻今天找不到工作的话,你还可以到我这来……”

  李萍回头深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头一低,默默的出了家门。

  李萍一走,屋里立即显得空荡荡的,闫杰想着这位从天而吹拇科酉缦鹿媚铮觉得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姑娘,她这一走,自己反倒是感觉有些失落,是呀,自从自己离开家以后,就很少有人像这样照顾他了,昨天到今天早上,能有人帮他做饭,而且手艺还不错,这让他那颗独孤的心多少有了一丝安慰的感觉。

 吹碧焱砩希闫杰特意等了很晚才睡,可是,没有再等到李萍的到来,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失望,他心想:一定是她又找到了工作了,或者是找到了她的小姐们回乡下去了也不一定。

  接下来的几天里,闫杰把自己关在屋里,李萍身影总是令他抹不去,词且涣几天,李萍就好像是他海里的一条小鱼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闫杰只好叹气,心道:看来这姑娘是不会再回来了。他好像是失去了一样心爱的宝物一样,觉得心里酸酸的疼。

  几天以后,闫杰接到了朋友的电话,约他去聚会一下,他再三推床坏簦只好硬着头皮前往。

  朋友见面,酒过三巡后,就听到隔壁的包间里面大吵大闹的,不知道什么缘故。几个人过去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客人硬要人家女服务员陪酒,女服务员不愿意,客人翻脸了,竟然动手动脚的,女服务员也急眼了,春莸穆盍丝腿艘欢伲而老板竟然逼着这个女服务员给客人赔礼道歉,女服务员当然不肯,于是,老板当场宣布,辞退了这名女服务员,而这个女服务员正是李萍。|||

  06二次带回家中

  再度相遇,闫杰有些惊喜交加,就在老板跟李萍为工钱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闫杰果断出面,老板认识闫杰,知道他父亲在这座城市里是个厉害人物,赶紧按照他的意思,给李萍将工钱一根不少的结算干净算是两清了。

  闫杰跟李平来到饭店的门口处,他问道:“现在你算怎么办?去哪儿?”

  李萍忽闪着大眼睛,失落的表情难于言表,她低下头说道:“我也不知道,看来只能先去投奔那些小姐妹了,看来这座城市不是和我,这的人都黑了良心了。”当她说完抬起头来时,眼神正好跟闫杰的眼神碰到了一起,标有紧补上一句:“哦,我可不是说你呀。”

  闫杰被他那天真的表情逗乐了,他笑着问道:“你还想不想再找个工作试试?”

  李萍眨了眨眼睛,考虑了一下,说道:“要是真能适合我的,我当然要试一试了,然就这么着回去,多没面子呀。”

  闫杰说道:“那好,我来帮你找份工作怎么样?”

  “好呀!”李萍显然有些兴奋,接着说道:“你能给我找个好工作吗?那是什么工作呢?能赚多少钱呢?”

  闫杰笑着说道:“好吧,你先跟我来吧。”说这话身后招了一辆出租车。

  李萍本来就对闫杰有好感,再加上他又替自己出面解了围,就对他更加信任了,什么也没问,就跟着闫杰上了出租车,当车停下之后,李萍才发现已经到了闫杰家的楼下。她不由的想到:看来他给自己找的工作就在他家附近。

  闫杰直接把李萍带回了自己的家中,进屋坐下后,还没等闫杰开口,李萍就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元钱来说道:“这是还给你的二百块钱,我现在领了工钱了,能有钱吃⒘恕!彼嫡饣鞍饲У莸搅算平艿氖稚稀

  闫杰看着李萍,说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才把你领到家里来的呀。”

  李萍摇着头说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借了人家的东西就一定要还的⒛隳茉谖椅誓训氖焙蚪韪我钱,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闫杰看着她那样子,一脸的坚定,也就没再推辞,把钱借过来放进了口袋。

  李萍这才松了一口气,问道:“闫大哥,你帮我介绍的是个什么样的工⒀剑俊

  闫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真的就这么急着找工作吗?”

  李萍点着头,认真地说道:“是呀,不找份工作我吃啥喝啥呀?要是真的没有事情可做,我可真的就要打道回府,回到我们村子⒘恕!

  闫杰笑了笑,想了一下,又问道:“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呀?”

  李萍天真的一笑,说道:“当然是活不算累,又能赚钱多的了。”

  闫杰听吧不由的微⒁恍Γ心道:像你说的这种既轻松又赚钱的工作在这个城市里恐怕就只能去做小姐了吧!不过他还是很认真的说道:“这样吧,我就给你找个你想要的工作怎么样?”

  李萍一脸惊色,急切地问道:“闫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呀。”|||

  07想上去摸一把

  闫杰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有个人家急需一个小保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李萍马上问道:“那都要做些什么?”

< 闫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洗洗衣服,买买菜,做做饭什么的。”

  李萍高兴地说道:“那好呀,这个很适合我做,就是不知道能给多少钱呢?”

  闫杰说道:“比你原来那家少少给的多一点,你看<以吗?”

  李萍答道:“这当人更好了。我愿意做这个保姆,演技大赏,那你就快点带我去吧。”她说这话就站起身来,像是恨不能马上就能见到这家主人,接下这份工作,随即又问了一句:“对了,闫大哥,你说的这家人可靠吗?”

  闫杰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吧。”

  李萍惊喜的看着闫杰说道:“闫大哥,那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过去吧?”

  闫杰呵呵的一笑,问道:“去哪儿?”

  李萍说道:“当然是去你给找的需要保姆的那家啊。”

  闫杰笑了,他笑的很开心,接着说道:“你现在就已经到了那个需要保姆的家了。”

  丽萍先是一愣神,接着/明白了闫杰的用意,她“啊”了一声,笑道:“闫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呀,不是在安慰我吧。”

  闫杰收起了笑容,说道:“没跟你开玩笑呢,我现在真的是需要一个能给我做饭的,能照顾我生活的保姆,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呢?”

  李萍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说道:“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这么好的差事我还能不愿意吗?但我不能要你的钱。”

  “呵呵,”闫杰笑了,说道:“咱们这可是雇佣关系,不给钱怎么行?再说了,即便是你不做,我也会请别人做的,不也得照样给人家钱吗!”

  李萍也笑了,说道:“好吧,那我就接受了。”

  闫杰也很高兴,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就从今天开始吧。”

  从这姨炱穑李萍就在闫杰的家里当了小保姆,这份工作让她做的非常开心。

  过了两天后,闫杰带着李萍找到了原来她做保姆的那家,将那个男人好一通整治,然后将自己的东西和钱全部拿了回来。通过这件事,李萍潜意识中能够感觉得到,闫杰好像是液苌衩氐娜宋铮见到他的人好像都跟他认识,而且有很害怕他的样子,什么事情只要他出面,对方连话都不敢说,只有服从的份。可是闫杰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每次出面干预事情都是要回自己应该得到的,绝不额咋别人。

  这天晚上,吃过了饭液螅闫杰和李萍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同看着电视,由于天热,两个人也想出了好些日子了,闫杰只穿了件体恤和一件短裤,而李萍上身只穿了件小背心下面是一条短裙,因为她的背心很薄很透明,所以里面的胸罩都透出了颜色,这让闫杰看的真是有点口干舌燥的。

  闫杰凭自己的直觉就能感觉得到,李萍的胸绝对不算小,而那短裙外面露出的大腿有显得是那么的完美,不但笔直光洁,而且线条优美,这样闫杰有一种想上去摸一把的冲动。|||

  08近一步的接触

  尽管这种冲动令闫杰心旷神怡,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去做,否则就是禽兽不如,是自己把人家拉到家里来的,然后再行不轨之事,那不就成了预谋不轨了吗。

  李萍也意识到了闫杰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她心里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尽管她有些紧张,但从心理来讲,她有点很希望闫杰能对他产生点什么感觉,毕竟闫杰高大威武,长得又挺帅,又是有着丰厚收入的白领阶层,所有这些,对一个乡下姑娘来讲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诱惑,所以,她对闫杰用这种眼神来看自己,心里更多的是一种兴奋和甜蜜。

  这种想象让李萍能够直观的感觉到,自己不是单相思,而是有回应了,他不能确定闫杰以后会不会真的能够娶她为妻,但她从内心深处已经被这个外表帅气,内心善良的好男人吸引住了,她心甘情愿的想跟他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很巧合的事情发生了,李萍被一只蚊子在自己的背后叮了一口,挠又挠不到,痒得她直哼哼,闫杰看到后,就马上去卫生间拿了一袋牙膏过来递给她,可是,李萍却怎么也够不到被叮咬的后背,于是只好让闫杰帮着她。

  闫杰那这透啵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李萍倒是很大方的趴在了沙发上,让闫杰把自己的背心掀开,闫杰只好照着她说的,哆嗦着双手,掀开了她的背心。

  触目之下,闫杰发现,李萍的肌肤虽然褪呛馨缀馨祝但却很细腻平滑,而且还有淡淡的体香从她的背上不住的袭来。再看后背紧绷着的那条胸罩带子,还有那滚圆滚圆的小屁股,闫杰不由得心跳加快,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感潮水般袭来。

  闫杰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咽了口唾沫后,让自己途擦艘幌拢这才开始干起正事儿来。

  牙膏沾到李萍的肌肤瞬间,她“啊”的一声,闫杰马上问道:“怎么了?不得劲儿是吗?”

  李萍将头侧向他,笑着说道:“没有,就是有点凉丝丝的。”她的声音是那偷挠秩碛秩幔充满了磁性。

  闫杰就像是着了魔似的,在他用一只手给李萍涂牙膏的同时,另一只手却抚上了她的后背,那种细细的,滑滑的感觉令他心旷神怡。就这么一抹可就有些收不住手了,他越摸越重,越摸越喜欢,脑子里面满是跟以前女友/爱的情景了,他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一种压抑了很久的欲望即将爆发。

  顺着背沟,闫杰的手一路下滑,抑制不住的就摸到了李萍的小屁股上。此时,他只感觉到李萍的身子一震,像是想起身但又俯身趴下了。

  李萍的小屁股虽然不算大,但却很有型,闫杰摸上去的手感也很不错,摸着摸着他好像就不能满足于外面的触碰了,他想要更近一步的接触。|||

  09这样受不了

  此时,李萍的呼吸明显加重了,她抬起头来,柔声说道:“闫大哥,别…别这样…我…我会受不了的。”她说话间的眼神有些迷离,这种样子像是更有吸引力。

  闫杰深情地看着李萍,说道:“李萍,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我想……我想要了你。”说话间,他的大手顺势钻入到了萍的短裙里,直奔里面小内内的边缘。

  李萍一下子就吟出了声,原来闫杰这一下竟然是触碰到了她最敏感的地带。

  闫杰立即也意识到了,索性他拨开小内内的边缘,直奔主题。这下李萍可真的受不了了,不由得浑身颤抖,不安的扭动着身体的同时,嘴里求饶着说道:“闫大哥,别…别再弄了,这样我好难过呀。”她那因动情而发产的声音,让闫杰听了心里很舒服。

  闫杰收回了手,这个时候的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君子了,他一股脑的将李萍抱了起,直接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李萍没有挣乱,只是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既兴奋又害怕,还惨在这一下惊奇和喜悦,她真的好害怕那即将来临的暴风骤雨,但又渴望着它的冲击。

  杰抱着李萍来到了卧室,轻柔的将她放到了床上,温柔的问道:“李萍,我不强求你,我只问你,你愿意跟我这样吗?”

  李萍听后,用双手捂住了小脸,轻声说道:“我…我不知道。”声音小得几乎是听不到。

  此时的闫杰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了,他猛地扑向李萍,整个身子将她压在身下,如饥似渴的在李萍的脸上和脖子上狂吻了起来,吻到最后他的嘴停留在了她的红唇上,直把李萍亲的浑身如触电一般,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闫杰一边温柔的v吻着李萍,一边想退去她的背心,李萍下意识的开始推拒着他的手,但她那软弱无力的小手怎么能推得开闫杰那坚强有力的打手呢?三下两下,闫杰就将李萍的小背心脱了下去,里面是一件并不时髦的胸罩,显得非常的简朴,闫杰也顾不上细看了,手忙脚乱的没一会工夫,李萍就一丝不挂v躺在床上了。

  闫杰此时放开了李萍的小嘴儿,抬起身来,仔细的观赏其她的身子。哇!真是太完美了,那匀称的体型,挺拔的双乳,两个小樱桃粉嫩嫩的带着几分的湿润,滚圆紧绷的小腹下,有着一宗茂密的芳草地,笔直的双腿还在一个劲儿的发v,闫杰看着眼前的风景,简直就要醉了。

  闫杰慢慢的分开了李萍的大/腿,贪婪的探视着那一抹奇观景色,那细嫩的粉红令闫杰不能自拔,在闫杰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闫杰两眼发直,嘴里夸赞着说道:“李萍,你真好看,真迷人,我快要受不了了。”

  李萍听闫杰这么一说,羞涩的将两条优美的大腿紧紧闭上,美丽的眸子中闪耀着兴奋的光泽。|||

  10变换花样的玩

  闫杰见李萍并没有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厌倦,便胆子更大了起来,他俯下身子,用嘴衔住了胸前的一粒粉葡萄珠贪婪的吸了起来,另一只手也慢慢的摸向了旁边的一只奶,忘形的摸弄着。

  李萍一个黄花大姑娘,那经受得住这般挑逗,一时间<忍不住的“嗯、啊”的吟呻了起来,小蛮腰扭得想一条美女蛇,动人的姿态展现无遗。

  闫杰倒也公平对待,他吃过了这只以后,立即又将嘴巴印在了另一只上,一只手开始向下游走,慢慢的滑向了那神秘的一抹,三两下的蜻蜓点水搬得出弄,就已<使李萍春水泛滥,弄湿了闫杰的整个手掌。

  李萍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便求饶着说道:“闫大哥啊,我…真的是太难受了,丢死人了,都…都出水了。”

  闫杰抬起头来,笑着说道:“李萍,你不用害怕,我<给你快乐的。流水怎么是丢人呢?那就更能说明你的迷人。”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嘴再一次印在了李平的红唇上。

  李萍的嘴一被堵淄叫不出声来了,只能从鼻腔中发出那种“哼哼唧唧”的声音,这种声音更迷人,闫杰在品尝着李萍香舌的同时,享<着美人音痴的音律,那只大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下面翻江倒海了。

  李萍艰难的躲开了闫杰压在自己红唇上的嘴,急速喘息着说道:“闫大哥,我…我浑身好难受呀,好…好像有小虫子在里面爬……”

  闫杰<着身下动人的美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迅速的脱下自己所有的衣物,赤/裸/裸的站在了李萍的面前。

  李萍睁开眼睛一看,看到了闫杰胯下的巨物,吓了一跳,连忙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闫杰再<趴到了李萍的身上,爱惜的说道:“李萍,我想让你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吗?”

  李萍微微的睁开眼睛,面色红晕的说道:“愿不愿意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闫杰轻柔的将脸伏在她的耳边说道<“李萍,相信我,我绝不是随便的男人,我喜欢你。”说话间,下面已经靠近了她的猩儿边缘。

  闫杰的家伙刚一接触到李萍的猩儿边缘口处,李萍就不适的叫了起来,她本能的向后缩着身子,像是要躲避闫杰这温柔的致命一击。

  闫杰已经是剑拔玄弓,哪里能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使劲儿往前一顶,就听轻微的一声“噗”,便进入了李萍的身体。

  这些可是让李萍顿觉不适,她疼得几乎连眼泪都出来了,就好像是被一把刀子刺进身体一样,她不由得大叫道:“闫大哥,我…我好疼呀……”她一边喊着,一边双手紧紧地搂住了闫杰的腰,不让他再乱动。

  闫杰赶紧安慰着说道:“李萍,别怕,忍着点,过一会就好了。”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又吻上了她的红唇。双手不停的揉搓着她的两个,变换花样的玩儿了起来。|||

  11初尝禁果有点酸

  看着李萍脸上持续的痛苦表情,闫杰开始停了下来,他看着泪眼朦胧的李萍说道:“李萍,咱们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下面就是你开始品尝做女人快乐的时光了。”

  李萍媚眼半睁,哼哼着说道:“闫大哥,没想到干这种事儿还会这么疼呀。”

  闫杰用手抚摸着李萍的头说道:“女人都会有这么一回的,等过了这一次,你就会感觉驮嚼丛绞娣,这个你自己过过就能体会到了。”他说着话,便又试探性的将身子往下压了压,见李萍随着他的动作皱了下眉,闫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感,不过他很清楚,现在的李萍还没有完全的放松下来。

  接着,闫杰开始缓慢的动作,一点一偷娜美钇际视φ庵纸谧啵时间不算长,李萍就像是体会到了另一种滋味。

  李萍这会儿已经不再只是痛苦的表情,而是略显痛苦的同时,带着几分的激荡,她所发出的声音已经有开始的闷哼,变成了浪哼。

  徒芤槐卟蛔〉募涌旖谧啵一边低声问道:“李萍,现在感觉好点了没有?”

  “嗯,”李萍轻嗯,点头说道:“闫大哥,你弄吧,我好受多了。”

  “呵呵,”闫杰笑了笑,说道:“那你现在告诉我,喜不喜透烧馐露?”

  李萍不好意思的将头扭向一边,哼了一声说道:“我……我不告诉你。”她的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兴奋。

  闫杰笑了,故意威胁着她说道:“你要是不告诉我,那我可就要‘严刑’逼供了?”说停便加大了动作的幅度。

  李萍此时貌似已经完全适应了闫杰的节奏,她能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舒服到了极点,兴奋之下,他紧紧地抱住闫杰的脖子,欢快地叫了起来:“闫大哥,闫大哥,原来这事儿真的好美呀,你好喜欢你这样弄脱健U媸翘舒服了。”

  闫杰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他知道女人的第一次是很脆弱的,所以,他不想在坚持着不出来,就在丽萍激动地紧缩了几下之后,他赫然释放了。

  激情过后,眼界平躺在床上,将推悸Пг谧约旱幕忱铮让她枕在自己的肩膀上,享受着风雨过后的温馨和愉悦。

  正当闫杰为自己的成功感到骄傲的时候,他感觉到有凉冰冰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胸上,他马上睁开眼睛低头一看,李萍正趴在自己的胸前无声的哭泣着。

  此时,闫杰才感到内心有些内疚,他轻轻地抚摸着李萍的后背问道:“你怎么了?”

  李萍只是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闫杰又接着问道:“是不是觉得我欺负你了?”

  李萍哽咽着说道:“不是,我没有怪你,我就是心里难受。”

  闫杰问道:“为什么心里难受呢?”

  李萍顿了顿,说道:“我是觉|

  12翻天覆地的变化

  闫杰这才明白李萍的心思,他安慰着说道:“李萍,你的思想太保守了,女孩子迟早要有这么一天的,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没有什么。”

  李萍拭去了眼角的泪花,点头说道:“嗯,〈蟾纾我听你的。”

  闫杰跟着又说道:“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李萍抬起头来望着闫杰说道:“闫大哥,我这是自愿的,不需要你对我负什么责任,我知道我自己的条件……”

  闫杰抚/摸着她的头发,含笑说道:“李萍,我不是跟你随便玩玩的,我是真心的喜欢你,要我放弃,我自己也舍不得呀。”

  李萍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说道:“闫大哥,我就知道你是个好男人。”说着话,坐起身i,发下闫杰身下的小钢炮依然微立,不由得羞红满面,回想起自己刚才被这东西给弄得浑身舒服,真是有些百感交集。

  李萍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后,两个人盖上被子搂靠在一起,李萍虽然不太习惯这样,但也觉得心里很甜蜜,在这以前,自己的心i还没有一点希望,现在总算有了个奋斗目标了。

  这一晚上,闫杰虽然很想梅开二度再度良宵,可是考虑到李萍初夜之痛,强忍着没有再去碰她,两个人相依而拥,一觉睡到了天亮。

  自从两人有了这层关系i,闫杰就不把李萍当外人了,家里的钥匙和放钱的地方全部都交给了李萍,平日的生活起居都由李萍操持。李萍也是相等的回过日子,该花的钱花,不该花的钱一分不多花,这让闫杰觉得很适合自己。

  在闫杰的滋润下,李萍显得更加漂亮了,跟她i前的秀美端庄相比,现在她又曾添了积分的妩媚,少妇的风情和春意在她的身上尽显魅力。

  李萍的变化不仅仅是从她的内在气质,还从她的外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闫杰和她上床的第二天,闫杰正好请假在家,也没什么事,就陪着李萍去逛街买i服,凡事成立现在时兴的那些女孩喜欢穿的衣服,闫杰毫不犹豫都给她买了。

  李萍虽然看着闫杰花这么多钱很心疼,但打心眼里却很高兴,觉得闫杰这是真的对自己好,她也不再梳成两条小辫子,而是在闫杰的指导下,疏成了一个大马尾辫。

  李萍只是这么简单的改变了一下,立即就显出了她的靓丽风采,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城里姑娘漂亮的不知道有多少倍。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