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狼性村长《全本》

时间:2018-04-13 14:56:27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23533   评论:0
  第1章 欲望的乡村
  月色如水,安静的挥洒着,照耀着一排简陋的房舍,给其涂抹上一层淡淡的银光。这样的夜晚是多么美好,有着原始欲望的人会在这样的夜晚尽情的发泄,多愁善感的人却会忍不住举头望着月亮,长长的吐着气,感受其中的别样滋味。
  鲁家村被大山包围着,安静而祥和。大多数人家已经关了灯睡了,只有村东头鲁义家还亮着灯。鲁义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赖汉,昨天晚上偷了本村的一头牛,连夜杀了到镇上卖肉。他的案子做的粗,肉还没卖出几斤就被派出所给抓了去。他的老婆殷贵菊晚上做了几个菜,烧了酒,,村长鲁有源叫到家里,想让他给说说情,让丢牛的那家不要再追究,放他男人回来。
  鲁有源吃饱喝嘴,有了三分酒意,用指头剔了一下牙,为难的说:“他嫂子,不是我这个当村长的不想帮你,只是……”他故意不说下去,眼睛死死的盯着殷贵菊的高耸的胸。
  殷贵菊的孩子还在*奶,故尔她的胸看着更加的硕大。她看着村长火辣辣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挪了一下身子,被衣服一勒,顿时汁水流了出来,在衣服上印上一个圆圈。
  鲁有源顿时口干舌燥,喉咙咕咕的叫着,大口的干咽着,眼睛里射出火一样的光。他这样的行为毫不掩饰,说:“真是的。你说就鲁义那样的东西,抓起来就抓起来,你还给他求什么情?他打你的时候你忘了?”
  “可是他毕竟是我的男人,我……”
  鲁有源了解这个女人,觉得用不着在她身上大费口舌,直截了当的说:“要是你真求我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他的眼睛已经告诉殷贵菊他需要的是什么了。
  殷贵菊怯怯的,装着不明白,问:“只是怎么了?”
  鲁有源继续说:“只是要看你有没有诚意。你也知道,在这个村里,我是说一不二,鲁义这都不算什么事。只要你诚意了,明天我就把他从派出所弄出来。你这么漂亮,人有好,没几个人能不动心,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早就看上你了,而且一直觉得你嫁给鲁义简直就是糟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殷贵菊的泪慢慢的流下来,先是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咬着嘴唇犹豫了一阵,终于抬起头来,说:“村长,我也知道你的本事,只要你能把我们家鲁义给救出来,你说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鲁有源的眼睛顿时亮起来,说:“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过来!”他伸开一只手,做了个抱着的姿势。
  殷贵菊又犹豫了一会儿,抹去眼泪,诼的挪到他身边,倒在他的身上。
  鲁有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看着这个比自己几乎小二十岁的女人,体内的狼性顿时爆发,狠狠的将她压在身上,将她的衣服掀了上去。
  为了方便给孩子喂奶,殷贵菊里面没穿内衣,衣服掀上去,两个饱满白嫩的胸便颤谖〉奶出来。
  鲁有源张开满是酒气的嘴含着她胸前的突起,用力的吮吸着。随着殷贵菊无助而悲伤的*吟,汩汩的乳汁被他吸进嘴里。鲁有源更加的疯狂起来,将她的衣服扒下来扔在地上,一边抚摸抓捏着她的胸,一边分开她的双腿,挺了进去。
  终于,鲁有源从殷贵菊的身上下来,看着她雪白的身子,邪恶的一笑,说:“你还真够味。我看吃一次怎么也不够!这样吧,我帮你把鲁义给弄出来,不过你以后要听我的,我什么时候想要了,你都得伺候我。”
  “不行!要是让鲁义知道会打死我的。”殷贵菊没有放弃最后的哀求。
  鲁有源邪的笑着,说:“你知道就好!要是你不想让他知道我们的事情就老老实实的听话。”
  “你……你不能这样!”殷贵菊抓过一件衣服挡在身上,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碎尸万段。
  鲁有源又在她的胸上摸了几把,说:“好了,我去给你说说,保证明天把鲁义弄回来。”说完,起来穿上衣服,去了鲁义偷牛的那家,让他们撤诉,回味着殷贵菊诱人身子的美妙滋味,他得意的笑了。
  这个时候,有个人却在哭。
  鲁红兵此时正坐在操场旁边一个月亮照不到的角落里,既没有去看月,也没有深呼吸,而是低着头,紧蹙着眉头,偶尔会将手里的火柴滑一根,看着火着起来,又在瞬间熄灭。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忧郁,那么的哀伤,又带着深深的矛盾。在他的身前,是一大堆散落的教科书。
  第2章 辍学
  已经整整三个小时了,他一直坐在里,想着同一个问题。矛盾,矛盾让他陷入了无限的痛苦。
  终于,他再一次划着了火柴,拿起一本语文书,慢慢的点着。随着火光的冉冉扩大,他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着。突然间,他的眼神充满了坚定,毫不犹豫的将烧着的书投到其他的书上,翻动着,看着它们燃烧起来。
  熊熊的火焰将他的脸照的通红,眼神中的坚毅突然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扭曲的痛苦。
  “鲁红兵,你在干什么?”一声略带这惊讶和斥责的询问之后,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鲁红兵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老师秦蕾,抹去脸上的泪,小声说:“从此以后,我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也不会再读书。”
  秦蕾幽幽的看着他,过了半天才说:“我知道你的事情,可是老师已经帮不了你。不过,老师想告诉你一句话,随时欢迎你再回来。我会想办法让学校给你保留学籍的。”
  鲁红兵摇摇头,说:“不用了,我已经想通了,要不也不会把书到烧掉。”其实,他是无法割舍的,烧书只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也好让自己没有了后路。贫困的家庭已经无力再担负他的学费,虽然他是村里第一个高中生,几乎承载了全村人的希望。
  整个村子都是贫瘠的,村里人给他的只是精神支持。唯有一个人能帮到他,就是村长。可是,这个小气自私的家伙因为自己的儿子却落榜而妒忌鲁红兵,有些仇视他,所以不但不帮他,反而找了个借口将他父亲赶出自己的石料场,让原本拮据的家庭完全陷入深渊。
  v大概是一个月前的事情。鲁红兵的父亲鲁天根瞒着他,去求村长,希望他能让自己再去石料场。面对着拒绝,鲁天根哭着跪下来,给他磕头,只求他能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儿子一个机会。
  可惜,村长鲁有源依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家里仅存的一点积蓄也花光了,鲁天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儿子。
  鲁红兵看着年迈的父亲,含着泪让他回家,自己开始陷入矛盾之中,最后还是决定烧了书,辍学回家。这才发生了刚才的这一幕。他是徒步走回家的,到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鲁天根看着一身露水,神低欠系亩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老泪纵横,将他拉到自己怀里,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的鲁红兵反而平静下来,轻轻的抱着父亲,说:“爹,没关系的。我就是不上学也不会比别人差的。家里这么穷,娘又有病,按理说我早就应该下来干活了。”
  他越是这么说,鲁天根听着就越不是个滋味,蹲在地上,忍不住痛哭起来。
  鲁红兵的娘咳嗽着扶着墙出来,看着儿子这个时候回来,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
  鲁红兵连忙冲过去,扶着她猛掐着她的人中。过了一会儿,他娘才缓缓的醒过来。
  隔壁的二婶听了动静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忍不住微微的叹了口气。听鲁天根说孩子不上学的,小声的骂着:“都是那个天杀的作的孽。”她骂的是村长鲁有源。
  “谁作的孽?”身后传来鲁大鹏的声音。因为他爹是村长,他村里骄横跋扈,村里的男女老少没一个敢惹他的。
  二婶看到他,身子没来由的抖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昨天晚上我家的被叼走了,肯定是黄大仙做的。”她不敢继续说“作孽”,是怕得罪了神灵,因为在农村,人们称黄鼠狼是黄大仙。不过,这也例外了,只是这村长父子更是得罪不得,故尔扯到黄大仙身上,要是放在平时,无论如何也不敢说这样的话的。
  鲁大鹏撇着嘴没有发作,关键是看他心情很好,斜着眼睛望着鲁红兵,挑衅般的问:“吆,我们的大高中生怎么回来了?不在学校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回来干什么?”
  鲁红兵没理会他,扶着他母亲往屋里走。
  鲁大鹏看他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进去狠狠的拉了他一把,差点将他和他母亲一下子都拽倒。
  鲁红兵放开母亲,挥着拳头要打他,却被父亲拦住。
  鲁天根>着笑对鲁大鹏说:“大鹏,别这样!红兵不上学了,心里难受,所以才……”
  鲁大鹏听他这么说,眼睛一亮,什么也没再说,冲了出去。
  第3章 移花接木
  鲁红兵微微的叹了口气,又扶着母亲到里屋去,让她躺在炕上。
> 二婶刚才被鲁大鹏给吓倒了,没有再留下来,回家去了。
  下午的时候,一个女孩子气喘吁吁的跑进门,脸色阴沉的可怕,气哼哼的喊道:“鲁红兵,你给我出来!”
  鲁红兵在屋里听出是黄小欢的声音,也知道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从里面走出来。黄>欢很喜欢他,这个他很清楚,只是谁也没说。
  黄小欢看到鲁红兵,心一下子软了,刚才的气愤也没有了,温柔的问:“你怎么了?我听秦老师说你不上学了?”
  鲁红兵一上午都在劝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可是听她提起,顿时觉得很是憋屈,差点哭起来>最后还是咬咬牙挺住了,说:“是的!”
  “为什么啊?”
  鲁红兵不想说是因为家里实在供不起自己,苦笑着说:“我不想读下去了。”
  黄小欢皱着眉头,说:“你说不读就不读了啊?”
  鲁红兵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她如此的斥责,终于忍不住了,冷冷的说:“你是谁啊?我的事情还用得着你管了?”
  黄小欢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撂下一句:“谁管你!”气冲冲的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鲁红兵默默的低下头,泪水再一次在眼眶中打着旋儿。
  鲁红兵退学之后,村长鲁有源对他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善,主动过来找他,提出要是他愿意的话可以到石料场工作。他的改变让鲁天根有些忧虑。
  鲁红兵本来也没有其他事情能做,边答应下来。
  看他答应了,鲁有源很是高兴,却提出了一个令人费解的要常就是让鲁红兵改名字。
  鲁红兵一家都很纳闷,不知道鲁有源葫芦里买得是什么药。可是,名字既然起好了,也叫了这么多年,自然不能说改就改。他再三的询问鲁有源的用意,但并没有得到答案。他也留了个心眼,没有立刻答应他。
  鲁有源又来过两常最后一次还带了东西,只是要他改名字。
  依着鲁天根的意思,名字就是个代号,改就改了,没必要得罪村长。可是鲁红兵却越来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态度更加坚决起来。
  鲁有源的脸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了,带着族里的几个兄弟,冲到鲁天根的忱铮将他们父子恶打了一顿,临走的时候撂下话,要是还不答应他们的要求,明天还回过来找麻烦。
  一个名字,而且是自己的名字,这么多年也没有人提出异议,更没有人说过有什么不妥,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要大动干戈的逼自己改动。他隐隐约约的想到了问题得所在,不过以他的社会阅历来说,依然不能完全明白。
  在父亲的哀求下,鲁红兵还是把名字改了,本来他想改成“鲁仇”的,可这样摆明了是给村长看的,再三考虑之后,他改成鲁成才。
  他既然答应了,村长没有再找他的麻烦,反而带着他去镇上的派出所诹耸中。一切都是那么的蹊跷,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费解。
  就在他改完名字的第三天,鲁大鹏竟然去上学了,而他在学校里用的学名竟然是鲁红兵。也就是说,在鲁有源的操办下,鲁大鹏完全顶替了鲁红兵,成了名副其实的高中生,成了绝对合法的鲁红兵。
  鲁红兵是听秦蕾说的这件事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惊谔、愤怒、无助、悲凉,开始还是淡淡的问:“那档案总不能变成他的吧?”
  秦蕾摇摇头,说:“听说你们村长去找了校长,档案也全改过来了!”
  “扑”,一口鲜血从鲁红兵嘴里喷射出来,溅在秦蕾的衣服上。他慢慢的倒了下去。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父亲老泪纵横,紧紧的抓着他的手,生怕一放手他就永远不会再醒过来。
  两天两夜,这个老人没吃没喝也没睡,就一直这样拉着儿子的手。秦蕾每天也都会过来看看,一来是因为毕竟是自己告诉他的消息刺激了他,二来对这个孩子的确是有感情。看他醒过来,她激动的哭了起来,忘情的拉着他的手,将脸贴在他的额头上,说:“你终于醒了。”
  在医院里住了十几天,鲁红兵,现在应该是鲁成才,恢复得差不多了,跟父亲说要出院。回到家里,看父亲愁眉不展,问过才知道,他这一病,让家里举债不菲,几乎是能借的全都借了,秦蕾还给他垫了三千多块钱。
  第二天,鲁成才去找鲁有源,说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到石料场去工作。
  第4章 下跪
  鲁有源却拒绝了,冷冷的说:“开始我和你好说好道的你不给我面子,现在想都别想这事。”
  鲁成才本来要说他儿子顶替自己上学的事情,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毕竟现在他已经无力回天。看着鲁有源的女儿鲁玉丽在,只好哀求着说:“姐姐,你帮我跟大伯说说情,就让我过去吧!”
  鲁玉丽白了他一眼忝缓闷的说:“我可管不着你们的事。”便不再理会他。这个女孩和她弟弟一样,仗着父亲的权势在村里横行霸道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鲁成才彻底的失望了,怏怏的回到家里,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墙默默的流眼泪。
  鲁天根看他的样子知道是被拒懔耍过来拉着他的手,说:“红兵,你别难受!会有办法的。这些日子你好好养身体,其他的事情先别考虑。”他依然没有改变对儿子的称呼。
  夜,深沉,漆黑。没有月亮,没有风,只有不知名的虫儿在喧哗着。鲁天根慢慢的起身,没有惊动睡得正香的妻子,下炕穿好衣服,出去背着个竹篓开门去了山里。
  鲁成才白天和父亲去地里干活,晚上没事的时候躺着思考下一步该做点什么。一晃又过了十几天,借钱的人开始上门讨要。鲁天根总是三十五十的还一些,算是给那些人一个交代。要钱的人也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只要能要一点回去也就不再说什么。
  鲁成才有些奇怪,问父亲哪里来的钱。鲁天根的脸会不经意的一红,低着头说:“你就别问了,总之我有办法!”时间过的很快,大概又过了一个月,鲁天根的脸上慢慢露出笑容,虽然依然债务缠身,可至少有门路多少赚一点了。可惜好景不长,一天晚上,鲁成才还在睡梦中,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从炕上爬起来,看到鲁有源的堂弟鲁有川正揪着父亲的头发,狠狠的打他。鲁有源和其他的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围在旁边,大声喊骂着。他看到父亲用力的护着头,丝毫不敢反抗。他冲过去,护在父亲身旁,问:“你们干什么?”
  鲁有源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干什么?哼,你问问他自己!”他指着鲁天根说。
  鲁成才看着鼻青脸肿,嘴角挂着血迹的父亲,问:“怎么了?”
  鲁天根低下头,什么也没说。
  “不好意思说是不是?那我说!”鲁有源冷冷的,“他到我的石料场去偷石子儿,被有川给当场抓到了。哼,怪不得这些日子我总是觉得我那里少东西,原来还真有不怕死的。”
  鲁成才这才恍然大悟,想到父亲这些日子还债的情景,原来他……他老实巴交了一辈子,要不是迫不得已,无论如何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看着鲁有源,说:“你们别打了,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尽管说。”
  鲁有源斜着眼,问:“先别说我有什么要求,你打算怎么办?”
  鲁成才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到你那里去给你干活,前面三个月白干,算是赔你的损失,行不行?”
  鲁有源对这样的补偿嗤之以鼻,说:“想得美!哼,谁知道是不是你和你爹一起去偷的,我可不想引狼入室。”他的话是对鲁成才极大的侮辱,可是到了这个时候,鲁成才也不能说什么。鲁有源继续道:“赔呢,我也不用你们陪。这样吧,你给我跪下磕个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鲁成才实在想不到他竟然提这样的要求,顿时愣了。
  旁边有看热闹的村民听鲁有源这么说,纷纷的劝他:“算了吧!都是一个村的。”
  鲁有源一瞪眼,吓得他们不敢再说。他看鲁成才没有动作,大声说:“你不跪是吧,走,把他送到派出所去。”>把抓着鲁天根就走。
  鲁天根扑通给他跪下,说:“村长,我给你跪下,我给你磕头,你把我送到派出所去不要紧,别为难孩子了。”
  鲁有源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拖着他继续走着。
  鲁成才大叫一声:“住手!”慢慢的跪倒在地,泪水肆意的流淌着。
  鲁有源大声的笑着,挥挥手,带着他的人离开,只留下两个哭泣着的男人。
  二婶等人都走了,过来拉起鲁成才,将他拉到怀里抱着他,小声安慰着他,却听他小声喃喃着,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但可以听出来,他的语气是那么的冷漠,让人梁而栗。已经丧失了理智的鲁成才紧紧的抱着二婶,一手抓着她的胸,用力的揉捏着,像是抓住了鲁有源的心,要将其捏碎一样。
  第5章 二婶的安慰
  二婶吃不住痛,惨叫一声。她的叫声惊醒了鲁成才。他连忙放开二婶,不好意思的说:“二婶,对不起廖摇…”二婶没有怪他的意思,轻轻的摇摇头,小声说:“没事!心里好受点了?”
  鲁成才点点头。
  二婶叹了口气,说:“真是苦了我这个孩子了!”她这样说是为了表现出对鲁成才的情感。说着话,她拉过鲁成才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说:“要是辆醯煤檬埽就这样吧!”
  鲁成才刚才是没有意识,此时摸着她丰满的胸,顿时有了感觉,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不由自主开始抚摸着。其实,对这样的女人他并不会有奢望,只是觉得摸着舒服,不想放手,就继续的抚摸。二婶其实年龄并不是很大,三十多岁,虽然生活的沧桑在脸上刻下了细微的皱纹,但是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因为她的心是善良的。他这还是第一次摸女人,有些欲罢不能。
  鲁天根看到眼前的情景,有些不敢相信,叫了一声:“红兵!”
  鲁成才这才意识到爹还在,连忙放手,扶着爹回屋。
  刚才二婶也忘记还有人在,顿时觉得脸烧的厉害,连忙说:“我回去了!”想了想,说:“成才,要是难受,就过来跟二婶说。”
  鲁成才看了她一眼,似乎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低头看着她挺翘的胸,想着刚才自己还握在手里,那种舒服而刺激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躺在炕上,刚才给鲁有源磕头的情景历历在目,鲁成才彻夜难眠。第二天,他在大街上遇到鲁玉丽,更是被她一口一个小偷的奚落着。他觉得村里人也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让他几乎喘不上起来。终于,他决定离开这里,虽然很放不下病中的母亲。要不是母亲,他也许早就走了。可是现在他已经不能再犹豫,回家只是和父亲说了一声,并不是征求他的同意,只是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鲁天根其实也不会说什么,他很清楚要是再让儿子留在家里,一辈子就毁了。单是村里人的唾沫就能淹死他。
  鲁成才没留在镇上,也没留缦乩铮而是到邻市去闯荡,想着要不混出个名堂来,宁愿死在外面。
  他满怀雄心壮志,希望能有一番作为。可找了几份工作之后才发现现实的惨酷。在外面闯荡了三个月之后,他刚出来的时候心怀的憧憬便完全消失了。人在外,真的很难。一个刚辍学的高中生,一没技术,二没力气,又能干得了什么。他想回家,那怕是躺着等死。可是,他不甘心。经历了挫折之后,他慢慢的冷静下来,重新审视了社会,也重新审视了自己。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契机。
  想通了这一点,他不再好高骛远,想着先找份工作踏踏实实的干一段时间。于是,在市郊的一个小饭店当服务员,饭点负责传菜,过了饭点负责洗盘子打扫卫生。饭店不大,除了老板两口子,只有两个女服务员。这样的饭店不讲究排场,不讲究服务,主要是环境和特色。老板黄丁是大厨,最拿手的菜就是炖土,客人到这里来吃饭也主要是冲着这菜来的。老板娘张嘉负责前冢两个小姑娘也都是外地人,负责大厅里的服务。
  因为是在郊区的一个村里,离着市里不远,城里人喜欢到这样的地方吃饭,放松心情,所以生意很红火。原本黄丁的意思是不要男服务员的,可是实在忙不过来,临时又找不到人,就勉强同意了。
  鲁成谙露ň鲂脑谡饫锔桑工作很勤快,将店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盘子碗筷更是洗的光亮。很多客人来了都夸店里的卫生越来越好,自然来的人就更多了。黄丁高兴,老板娘张嘉更是高兴,偶尔的还会对黄丁说:“你看吧,我说让他留下来没错吧?”黄丁只能一个劲的点头。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这段时间,鲁成才连根冰棍都不舍得吃,把所有的钱都省下来寄回家里,除了秦蕾的钱还没还上,其他的已经还清,而且娘的医药费也解决了。虽然他并不知足,可是目前也只能如此。
  两个女服务员很看不起他,在背后嘀嘀咕咕不说,就是当着他的面也不给好脸色。开始他很不舒服,可怜的自尊心总是在折磨着他的灵魂。现在却对这样的事情毫不在乎,毕竟各人有各人的生活,各人有各人的命运,没有必要活给别人看。
  第6章 老板娘转变认识
  转眼快要过年了,两个女服务员吵着要老家。
  黄丁觉得越是到了年根生意越好,有些不想让她们走,可是两个女孩是铁了心的要走,只好由她们去了。他怕鲁成才也要走,将他叫到屋里,说:“小鲁,你看现在店里的生意这么好,你能不能晚点走?”
  要是半年前,鲁成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是这半年,他看着店里人来人往,听着他们谈天说地,也知道了很多人生的道理和处世的经验,很为难的咂着嘴,没有很快表态。
  黄丁有些担心了,连忙说:“这样,只要你不走,我也不会亏待你,给你发双份的工资,你看怎么样?”
  这就是鲁成才表现出犹豫神情所想要的结果,他点点头,说:“老板,你怎么说我怎么干。有你这样的好老板,我干着也舒心,自然也会好好干。”他给黄丁带了一顶大帽子,让他甘心为自己出血。
  黄丁听了他的话自然很高兴,当然最高兴的是他答应留下来。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