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山村:男科女神医

时间:2018-04-19 11:46:22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1211   评论:0
  第1章 赵姨孤寡
  晚上十点多钟,村里面那些个闹洞房的人嬉笑推搡着离开之后,20岁的王大雷才抱紧媳妇,开始享受人生最美妙最心潮澎湃的时刻。
  王大雷不知道,此刻抚养她长大的赵金花正立在门口,弓着腰倾听着屋内的一举一弧U飧瞿杲40岁的女人,已经守寡十几年了。
  赵金花是村里有名的美人儿,她瓜子脸,丹凤眼,那双漂亮的眸子总是碧波荡漾,村里多少“才狼虎豹”都拜在她的石榴群下。
  从16岁起,就有人上门提亲。两年之间,她见了十来个汉子,终于在18,的时候嫁给一个家庭殷实的杨木匠。两人过得倒也快乐,不过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杨木匠不到一年就得了肺痨,最后吐血而亡。
  杨木匠死后,赵金花家门口又是门庭若市。三年之后,金花又嫁给一个身材魁梧,长的一脸络腮胡的牛屠户。不过,半年之后,牛屠户却,催地死于车祸,金花再次守寡。
  两个男人的死,让村里顿时刮起流言蜚语,大家都说赵金花是克夫的命,是“扫把星”。也有人说她的“生命通道”分泌毒汁,哪个男人敢跟她亲密接触,必亡。因此,自从杨木匠和牛屠户死后,再也没人敢上门提亲。
  牛屠户死后的第二年,赵金花收养了只有8岁的王大雷。要说这王大雷,命也够苦的。6岁时,父母因感情不和而离婚。父亲带走了大他两岁的姐姐,他只能与母亲相依为命。8岁时,母亲去镇里办事,再也没有回来。从那时起,大雷就成了没有爹妈的孩子,一个人独守着破破烂烂的四&院。
  王大雷从此开始了乞讨生活,东家一块馍,西家一碗粥。不出两个月,他明显地消瘦下来。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在学校里读书。他却只能站在教室外面,拿着捡来的废纸和铅笔头,边写边念。
  王大雷讨饭到赵金花家里,金花看这孩子实在&怜就收留了他。赵金花不但给他做好看的衣服,还供他上学。大雷也很争气,每年都被学校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不过,伴随大雷成长的还有小伙伴们的冷言热讽,他们说大雷是没有爹妈的孩子,是被人家收养的一条狗,还说他和“扫把星”生活在一起,将来也是短命。大雷从小&不示弱,总是和那些个孩子打得鼻青脸肿。他发誓,将来要学一身好功夫,保护赵姨,收拾那些小看他嘲笑他的人。
  12岁的时候,王大雷便和村里的一个老头子学习功夫。那老头子是祖传的拳术,有强烈的攻击性。大雷跟着他苦学了四年,挨过不少打,流过不少泪,&过不少伤,但终于能横刀立马。他也渐渐地成了村里的牛哥,那些嘲笑他的孩子再也不敢对着他放一个臭屁。
  王大雷初中毕业考上了市里的高中,但他却打消了继续上学的念头。赵姨为了她,这几年付出的太多,他不想再让赵姨为他劳累。他上初二的时候,赵姨动了&个手术,花了一万大洋,家里负债累累,王大雷只想早点闯入社会,挣大钱养活赵姨。赵金花不同意,但她确实没有能力再供大雷上学,只能无奈地点头。
  王大雷开始去镇里的建筑工地上当小工,虽然很苦很累,但每次拿到通过自己的劳动挣来的票子时,他心里一切&苦和累都风飘云散了。他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就给他亲爱的赵姨买了件漂亮的裙子。在他心里,赵姨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可这些年,赵姨很少穿漂亮的衣服。当赵金花穿上大雷给她买的洁白的连衣裙时,她激动地留出了热泪。她的苦心没有白费,大雷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
  “赵姨,你咋流泪了?”大雷走上前,轻轻地抹去赵姨眼角晶莹的泪花。
  赵金花会心一笑,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然后抚摸着大雷的头:“阿姨是高兴啊,我们大雷长大了,会关心人了!”
  “赵姨,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16岁的王大雷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嗯,我相信我们家大雷一定有出息!”
  “赵姨,你今天真漂亮,像我的姐姐。”
  “是吗?我可没有你姐姐漂亮,可惜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没回来过。”36岁的赵金花虽然一过着背朝黄土面朝天的生活,但她的身材还是那么的好。
  “那你就当我的姐姐吧。”
  赵金花拉着大雷的手,笑着说:“傻孩子,我大你20岁,怎么能当姐呢?还叫阿姨吧,我听着舒服。”
  不过,这十几年,身边没有一个成男人陪伴,赵金花还是很孤独的。有一天,她不知怎么莫名的兴奋,拿着一扫帚就夹在两腿之间,正准备叫出来时,这时大雷正好走了进来。看到赵姨脸上那奇怪的表情,他忙跑上前大声问:“阿姨,你怎么了?”
  三姐新作,希望亲们踊跃的收藏,推荐,三姐保证内精彩,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
  第2章 新婚之夜
  赵金花慌忙把笤帚扔到土炕上,低着头红着脸断断续续地说:“阿姨没事,阿姨没事……”
  “赵姨,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还处于童年的大雷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更需要男人。没有男人的滋润,这个守寡多年的女人想方设法让自己进入一种飘飘欲仙的境界。
  从那以后,赵金花尽量控制自己,不往那方面想。不过时间久了,她还是会浮想翩翩的。王大雷好几次都听到赵姨奇怪的叫声,时而高,时而低,当他推开门时,赵姨都是一脸的尴尬,他还能看见赵姨脸上滚汤的汗珠。
  赵姨有时会问大雷,想不想爸妈还有姐姐。大雷嘴上说不想,其实心里却很想念。对于父亲,他更多的是恨,他恨父亲狠心地丢掉他和母亲,带着姐姐远走高飞。自从父亲走后,他经常能听见母在梦中呼喊父亲的名字。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走失的母亲,但一直没有下落。
  王大雷虽然“赵姨赵姨”的叫,但在他心里,赵姨就跟妈妈一样,含辛茹苦地抚养他长大,所以他不容许任何人欺负赵姨。有一次,村痞狗蛋摸赵姨的屁股,大雷狠狠地教训了狗蛋,从以后再没有人敢打赵金花的主意。
  在山村,男娃娃十八九岁就结婚了。赵金花一直寻摸着给大雷介绍个对象,但大雷一听说这事,就使劲地摇头,说他这辈子不结婚,要好好地照顾赵姨。
  大雷20岁的时候,赵姨给他介绍了一个邻村的丫头柳如烟柳如烟小大雷一岁,长的倒也水灵,因早年丧父,家里拮据才同意和王大雷的婚事。
  赵金花把大雷家的院子卖掉才凑齐1万块的彩礼钱。在农村,男方给女方彩礼钱,女方一般都包回来一半的,但柳如烟的老爸却一分不返。
  新婚之日,倒也热闹,晚上大雷的朋友们又来闹洞房。这山村闹洞房,不但对新郎“拳打脚踢”,还让新郎新娘做出各种亲密的动作。大雷哪好意思,长这么大,他还没接触过一个女人,所以对男女那些事一窍不通。柳如烟倒也不羞涩,不过,她是个泼辣户,凡事适可而止,如果过火了,她会大发雷霆。那些个洞房的快十点了还没去意,柳如烟吊着脸骂了几句,他们这才嘻嘻哈哈地离开。
  闹洞房的一走,新郎新娘开启人生的最美丽最快活的时刻。不过,没有经验的王大雷刚进入目标不到一分钟就缴械投降,这让还没有感觉的柳如烟脸上写满了失望。
  大雷,你这是咋回事啊?怎么还没动,就放了?”
  王大雷尴尬地咬咬嘴唇:“是不是第一次,就快呢?”
  “这个我也不懂,那明天再说吧。”
  此刻,赵金花正弓在门下倾听里面,由于大炕就在门口,所以两人的对话,赵金听得清清楚楚。她暗自笑了一下,看来这俩人都是新手,以后慢慢磨合吧。不过,她还是想到了男女抱在一起的情景,大脑不由地胡思乱想,脸上也火辣起来。对于一个守寡多年的女人,没有男人,身心都受着压抑的煎熬。
  六月的夏日,五点多,天就吐出了鱼肚白。大雷被尿憋醒,之后看到如烟那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胴体,顿时来了感觉,抱住媳妇,再次快活起来。
  柳如烟虽然很累,但还是配合丈夫金戈铁马,不过在最后的冲刺阶段,王大雷那不争气的东西又早早地耷拉了头。
  柳如烟由先前的失望变为了不:“大雷,你是不是有病啊?到底咋回事啊?”
  “媳妇,我……我……”王大雷也不知说啥才好。
  “明天找个大夫看看,你这样,咱怎么会性福?”
  王大雷赔笑:“媳妇,我没有病,就是太激动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让你活!”
  柳如烟推开大雷,又去睡了。
  赵金花早早起来给两人做好了早饭,不过到了8点钟,太阳已经照到屁股上,这对新人还没起来。
  又等了半个小时,两人才起来。饭桌上,柳如烟是一脸的不悦。赵金花只能说些有趣的话题,让两人高兴起来,但柳如烟丝毫快乐不起来。
  当天晚上,王大雷继续在芳草地上辛勤地耕耘,不过他的努力仍然没有换来顽强的战斗力。和昨晚的情形一样,他再次陷入尴尬的境地。
  “王大雷,看来你真的有病,早知道你这样子,我说啥也凹薷你!”柳如烟为享受不到正常女人的快活而恼怒不已。
  第3章 老婆背叛
  王大雷也为不争气的“兄弟”惭愧不已:“如烟,请你相信我,会好转起来的。以后次数多了,有了经验,时间一定会长。”
  柳如烟眉头紧蹙,冷暗厮担骸拔也挪幌嘈拍隳兀你就是不行。要是不去看病,这日子没法过了!”
  王大雷在工地听说,男人和女人维系生活一大半就是靠那个,他还不相信。结婚才两天,媳妇就因为他战斗力不行而给以脸色。看来,只有下身强大了,女人才能服服帖帖地和男人生活。
  一连几天,王大雷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柳如烟因为这事整天闷闷不乐。赵金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知道柳如烟为何不高兴,因为好几个夜晚,她都在两人的窗下倾听。她是想通过这小两口的翻江倒海让自己心潮澎湃,可里面总是波澜不惊,赵金花深深地为大雷担忧。
  那大雷到底咋回事呢?他才20岁,正如狼似虎的时候,怎么就不能挺枪上马、高歌猛进呢?为了让小两口子真正的性福,赵金花决定和大雷好好谈谈。
  这天大雷跟着赵姨去地里锄草,干了一会,赵金花就让大雷歇息:“大雷啊,你坐下,赵姨羌事想问问你。”
  大雷抹了抹额头的汗,咕咚咕咚地喝了半缸子水问:“赵姨,啥事啊?”
  “自从如烟到了咱们家,她总是愁眉苦脸的。这到底咋回事啊?”
  大雷的心里一怔,随后笑着说:“阿姨,没事。可能她还不适应羌业纳活。”
  赵金花盯着大雷的眼睛:“我觉得没这么简单吧?大雷,有啥事,你尽管跟姨说。我也是个过来人,或许能帮你的忙……”赵金花知道大雷有苦难言。
  “赵姨,我……”还没说出来,大雷的耳根子已经红透了。
  “到底咋了嘛?你说啊!不说,姨咋帮你呢?”
  王大雷闭上眼睛,全盘托出:“赵姨,这事你帮不了我。我不能给如烟带来快乐,我兄弟不争气,时间不够长……”
  赵金花眨了眨眼睛说:“大雷,你这是肾虚啊。你以前是不是有不良的习惯?”
  “啥不良习惯啊?”
  “比如手银啥的?”
  赵姨的提醒,让他回到了前几年。初中毕业后,他在镇里建筑工地干小工。闲暇之余,那些个农民工拉着他去录像厅里看录像。那些个录像馆,整天放些不雅的片子。白天半脱的,鄙细纱嗳脱。大雷第一次在录像里看到女人的身体,加之那暧昧的气氛,他怎能受得了?看完片子,他总是硬邦邦的,会情不自禁地用手拨拉,那种愉悦的感觉让他不能自拔。
  那时候,录像馆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但这些录像馆却很少放健康的励志的片子。整天放什鼻婪似,带色的,把那些小青年都教坏了。有关部门来检查,只要录像馆送上票子,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雷,姨问你话呢。你想啥呢?”赵金花打断了大雷的沉思。
  大雷红着脸说:“赵姨,我以前是有手银的毛病……”
  “我说呢,孩子,你不要担心,这个能治好。阿姨给你去镇上买点补品,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赵姨的话让王大雷安心了很多。
  休息了一周,王大雷便去工地上干活。一到了工地,工友们就问他的小日子过得怎么样?和女人睡觉带劲不带劲?他们说大雷娶了个小妖精,迷死个人,大雷一定很逍遥。然而王大雷只有唉声叹气,这也让工友们不解。
  赵金花给大雷买来了烤猪鞭、羊睾丸和生蚝等壮阳的东西,大雷看见就觉得恶心,但为了治好自己的病,他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
  然怀粤艘桓龆嘣拢他进而不久的现象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如烟也整天抱怨他不像个男人,跟他结婚一个多月了,从没有享受过做女人的快活。
  这天下班之后,家里没人,王大雷上山西头的地里。路过村支书家的苞米地时,他见中间的苞米杆子不停地晃动。再走皇保里面竟然有男女勾魂的叫声。这女人的叫声怎么这么熟悉?他慢慢地靠近中央,让他发狂的一幕展现在眼前:他的媳妇正和村支书的儿子钱小宝赤-裸地搂抱在一起。钱小宝正辛勤地在柳如烟的沃土上耕耘着。
  “狗日的钱小宝,老子宰了你!”王大雷冲进去,还没等钱小宝反应过来,一脚就把他踹倒在地。
  第4章 治疗肾虚
  柳如烟慌忙站起来,颤颤惊惊地提上了裤子。
  “钱小宝,你是不是活腻白了?连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王大雷拽住刚爬起来的钱小宝,朝他的脸上又是重重地一弧
  钱小宝抹了抹嘴角的血,吐了两口,狂笑道:“王大雷,谁让你小子没有本事?连个女人都征服不了?”
  “你……老子今天非阉-了你不可!”王大雷凶狠地拽住钱小宝,准备一阵痛打,却被柳如烟叫住了。
  “怎么,小宝说得不对吗?你就是个硬-不起来的棉花糖!”
  “柳如烟,你……”王大雷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
  钱小宝忙跑过来,拉住柳如烟的手,一脸心疼的样子:“妹子,你没事吧?”
  柳如烟整了整散乱的头发,大笑道:“王大雷,有本事你就挺起来。今天这事不怪小宝,是我心甘情愿的!”
  “柳如烟,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王大雷还准备打,不留心被钱小宝踢了裤裆,他“啊”地尖叫一声,接着捂着裤裆,四处乱窜。待他稍有好转时,钱小宝已经和柳如烟溜得无影无踪了。
  柳如烟,我要和你离婚!王大雷仰天长啸。
  回到家里,赵金花看到耷拉着脑袋的大雷,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如烟了没有?
  王大雷把柳如烟和钱小宝偷-情的事告诉了赵金花,赵金花万万没想到如烟会做出这样的事。
  “大雷,那如烟现在在哪?”
  “估计在钱小宝家里。”
  “走,你跟我一起把她拉回来。”赵金花拉住大雷的手。
  大雷心中的怒火依然在熊熊燃烧:“赵姨,我不去,这个臭不要脸的,我没法子跟她过了!”
  “不过就不过了,姑奶奶早就不想过了!”柳如烟穿了件光鲜的衣服,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赵金花气得脸发紫:“如烟,你太不像话了!快给大雷赔礼道歉。”
  “不用了,我要和他离婚!”
  “离就离!你这个不e脸的东西!”王大雷咆哮着。
  虽然赵金花想努力挽回局面,但柳如烟已经是铁了心要离开了。她在屋子里翻腾了一小会,拿了些衣物就匆匆离去。
  赵金花一路追了几百米,但柳如烟头也不回。她已经和钱小宝私约好,过几个月,小宝就开着高级e车迎娶她。刚才在苞米地里,钱小宝确实给柳如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超值享受,她痛痛快快地做了回女人。
  当晚,王大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家里的黑公-狗莫名其妙地一吼,邻居家的母-狗就“汪汪汪”地配合起来,接着狗叫声由近到远,村里顿时响起交响乐。这e本来就烦躁不安的王大雷更加痛恨相交。
  细思量,这事也不能全怪柳如烟。正是因为他在床上没有顽强的战斗力,才让媳妇扫兴。媳妇从自己男人身上得不到快乐,当然要偷-腥了。王大雷痛下决心,明天就去拜访名医,把自己的病治好。
  经过四处打听,赵金花推荐大雷去荷花村的山村大医院医治。山村大医院是一家中医医院,里面有专门的男科诊所。主治医生叫沈大国,五十多岁,号称沈神医。
  王大雷告别了赵姨,拿了些干粮和银子,历经四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来到了享有“天下第一村”美誉的荷花村
  荷花村因夏日池塘里开放的千姿百态的荷花而得名,这里依山傍水,风景旖旎。全村有2000多口人,大部分农民之前过着面朝黄土白朝天的生活,但自从这山村大医院建起后,来这看病的人络绎不绝,村里因此衍生了很多饭店和旅馆。荷花村以南2公里,还有个风景名胜:二龙山。这里是消夏避暑的好去处,只要来山村大医院看病的人都会去二龙山转转。
  王大雷进了荷花村,经打听,才知道山村大医院在村东头。他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了山村大医院,远远地望去,这是个四层楼,中间高,两边低,像县太爷的官帽,别具一格。
  王大雷见医院外面停了很多小车,路上也不时有车朝医院方向开来,看来这沈神医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这些从轿车上下来的人看了医院门口张贴的告示后,都开车匆匆离开了。
  王大雷忙跑上前去,穿过人群一看,告示如下:
  本院享有盛名的沈大国医生今天下午突然死亡,男科诊所暂时关门,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什么?沈神医死了?怎么这么不巧,他还没来得及看病呢?不把这肾虚治了,他就对付不了女人啊。
  “沈医生上午还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离去了;?”
  “是啊,他身体一直挺健朗的啊。”
  “咱们快去沈家大院瞧瞧!”
  几个来看病的人开着车绝尘而去,王大雷忙奔跑着跟在那些小轿车后面,他也想知道,这神医到底是怎么死的?他肾虚的毛病去找谁医治?
  第5章 女神医父亲之死
  话说这山村大医院是由沈神医和高医生合资开设的。两人虽然都看男-科病,但来找高军看病的人寥寥无几。沈大国的门诊却门庭若市,按-摩、推拿、针灸他样样精通,像中老年男人的腰腿病,比如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只要在他这里治疗几个周期,会得到极大性地改善。尤其是中年男人肾虚、硬不起来、泄得过快等男科病,只要喝上沈大国的祖传中草药配方,定会好转起来。
  沈大国医术精湛,妙手回春,被患者称为“沈神医”,他的办公室大大小小、来自四面八方患者的锦旗挂满了墙,每个月更换一次。
  因每天的患者太多,医院实行挂号制。沈神医上午和下午各接待15人,如果没有排上号,第二天再来,有的人挂号排的靠后,一等就是三四天。起初挂号只有5块,但到后来涨到了15块,但这丝毫挡不住来自四面八方患者的拥堵。医院8点钟开门,但每清晨五点钟就有人排队,到8点钟的时候已经排成几条长龙了。
  沈神医有四个女儿,沈冰、沈清、沈玉、沈洁。
  大女儿沈冰今年24岁,模样俊俏,身材高挑,两年前嫁给了一个贩书的男人,丈夫常年在南方跑书,夫妻俩是聚少离多。两年了,还没有造个孩子,沈冰也备受着孤独的煎熬,丈夫走后,她就去医院给父亲帮忙。
  二女儿沈清19岁,天资聪慧,长的清秀脱俗,尤其是平地上的那两座小山,挺拔威武,让无数饿狼魂牵梦绕。不过她却不喜欢读书。上完初中就辍学在家,跟着父亲学医。父亲说她是个女儿唬应该进妇科,可她就是对推拿、按-摩感兴趣,她说等父亲老了,这祖传的医术总得有个人继承吧,沈家没有男儿,那这个任务就交给她吧。沈神医给男人治病得时候,不免会看下面,虽然他多次叮嘱女儿别进来,但沈清还是闯进来好几次,整的那些男人羞答答的。
  三儿女沈玉上高中,今年16岁,她是这几个姐妹中性格最活波开朗的,也是最开放的。上初三的时候就和班里的一个男生偷尝了禁-果,结果怀了孕,被父亲赶出了家门。后来还是俩姐姐百般求情,她才得以回家。以后虽然老实些,但遇到喜欢的男生她还是会暗送秋波,这朵金花注定是个多情的种子。
  四女儿沈洁14岁,上初中,虽是最小的一个,但她的个头已经和二姐一般高了。虽然耳濡目染,但她对医术一点也不感兴趣,她有百灵鸟般的金嗓子,立志当个歌唱家,风风光光地活出精彩的一生。
  以上介绍,言归正传。
  且说王大雷吸着尘土和尾气一路追随那些个小轿车上了一个坡,坡上的路两边和打谷场上停满了各种车,小轿车、越野车、皮卡,还有三轮车、拖拉机。路的一侧摆满了花圈,这些花圈多是曾经的患者送的。王大雷扫了一眼,发现里面有不少为官者,看来有钱人更容易得富贵病。
  王大雷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沈家大门口。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多他一个都无处站脚。他生平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人来看一个死人,可见沈神医的威望之大。
  他踮起脚跟想看看里面到底在干什么,但一排又一排的人堵得严严实实。他听到了人5囊槁郏
  “沈神医可是死得离奇啊,他之前没有什么病啊。”
  “不是验尸了吗?沈神医是被人下了药的!”
  “他妈的,谁胆子这么大,敢害让沈医生?”
  “有两个人最值得怀疑。”山村大医院一个医K怠
  “谁啊?”众人听到这话,都转过脸来。
  “一个是村子的儿子李二狗,他不是一直想娶沈清吗?可沈医生坚决不同意。这李二狗是不是起了坏心?”
  “还有一个呢?”众人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D忝嵌贾道,高军医生不是一直和沈医生不和吗?现在来看病的多找沈大夫,你看高医生那,一天也就三四个。高医生能不怀恨在心吗?除掉沈大夫,他高军不就可以当这山村大医院的一把手了吗?”
  众人都举起大拇指,钦佩该医生的分析力。
  3聊了片刻,又有人挑起话题来:“我听说这沈家二小姐,继承了沈神医的医术,沈清肯定会把父亲的医术发扬光大的。”
  “切,你说可能吗?一个女孩子家看男-科病,不被人家笑话死?”
  “那有啥啊,老封建了!这几年沈神医看病,那二小姐不一直在身边吗?”
  “只怕以后她给患者看病,会遭到性-侵-犯,随让她长的那么俊呢?”
  王大雷听了这话,不免有点泄气,如果真让沈家二小姐给他看病,那他这肾虚早-泄怎么能说得出口呢?
  蝴蝶飞来吧,这样三姐更新才有动力。小女子在此拜谢了!
  第6章 陪睡旧俗
  其实,关于沈神医的死,沈家人也猜测和李二狗或者高医生有关。只不过,她们没有证据,所以不能妄下结论。
  沈大国死后,沈家没有了男人,留下大大小小五个女人。沈大碌那捌耷拔迥晁烙诘ü馨,后来他娶了小媳妇于兰花。于兰花四十多岁,是个泼辣户,爱慕虚荣。村长来沈家给儿子提亲,沈大国一万个不同意,但于兰花却答应了下来,说人家李家有权有势,又有钱,沈清要是嫁给李二狗,有想不尽的荣华富贵。不过,沈清也看不上李二狗,这事一直拖隆
  如今沈大国死了,于兰花心里盘算着,早点把沈清嫁过去,好攀上李家这棵大树,过上逍遥自在的生活。
  沈家大院,来探望沈神医的人挤得水泄不通。沈家四姐妹细商量之后,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
  王大雷看不见里面,录钡貌恍校他干脆爬到了杨树上,小时候爬树掏鸟蛋,桶马蜂窝是常有的事。这下子居高临下,院子里看得清清楚楚。靠,这四个女孩子是谁?一个比一个长的带劲!要是能娶上其中的一位,真不枉白来荷花村一遭。不过,一想到裤裆里那不争气的兄弟,他的心里顿时凉了下来。当前最要碌氖强床“。
  “我说老哥,院子里那四个女孩是谁?”王大雷问和他一起爬到树上的中年男人。
  “这是沈家四姐妹。”
  “沈家四姐妹?他家四个闺女,没有儿子吗?”
  “沈神医就是想要个男娃,好继滤的医术,可惜他没这个命。你看见左边第二位了吧,那个穿青色连衣裙的。那就是沈家的二小姐,沈清。”
  由于离得远,王大雷又带点近视,所以他看不清几个姑娘的脸。不过,他能看出来,这沈家二小姐的身材最好,尤其是凸起之处,特别显眼。
  “那现在沈大夫死了,沈家没有个男人,该咋办呢?”王大雷心想,要是他能进沈家就好了,有很多事情,还是需要男人做的。
  “是啊,那四个小姐的妈又是后妈,有她们苦果子吃了。”
  “后妈?咋回事?”
  “你一个外村的,问这么多干嘛?”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了,他想听听里面到底在说什么。
  沈冰让大家安静下来,之后她说:“关于我父亲的死,我一定会彻查到底!现在父亲不在了,男科门诊部暂时闭门10天。请大家放心,10天之后,由我的妹妹小清继续为大家诊断开药,黾曳判牡鼗厝グ桑 
  “一个女孩子家怎么看男科病呢?”一个患者的声音从人群中迸了出来,大家顿时笑了起来。
  嬉笑声过后,沈冰认真地说:“如果你们想继续治疗,那就相信小清,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父亲的身边,医术已经学得顶呱呱。鲇谀忝呛貌缓靡馑祭凑宜看病,那是你们的事。在医生的眼里,只关心你生的什么病,而不分男女!”
  “好!说得好!”一个穿着光鲜的男人从人群中穿了过来,他留着板寸,小眼睛,鼻子高顶,小脸白白的,脖子上有道伤疤。这伤疤是去年打架留下来的,此人不是鋈耍正是村长的牛逼儿子李二狗。
  沈冰瞪了一眼二狗,冷冰冰地问:“你来干什么?”
  “冰姐,瞧你这话说得?我叔突然走了,我能不过来看看嘛?谁他妈这么大的胆子,敢害死沈神医?要是让我查出来,非千刀万剐不可!”
  沈清“呸”了一口:“李二狗,你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爸是谁下了药,你心知肚明!”
  李二狗坏坏地笑着:“清儿,这话可不能胡说啊?我那么爱戴沈神医,怎么会害他呢?”
  沈玉跑过来,责问道:“你还不是为了得到我二姐,所以害死了我爸?”
  李二狗仰天长笑,他盯着沈玉说:“想不到这三小姐,分析得如此透彻,精彩精彩!那你们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们就是污蔑,我可以告你们!”
  这时,于兰花微笑着走进李二狗:“二狗,你别听她们胡说。姨知道,这事跟没关系。”
  李二狗得意地靠近于兰花:“还是阿姨理解我。”
  王大雷也听不见里面说什么,他无趣地跳下树,又听到了几个人的叽叽喳喳:
  “你说这沈家会让哪个姑娘陪-睡呢?”
  “按理说是未婚的姑娘,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都行。”
  “三小姐四小姐还上学呢,不可能,这事八成落在二小姐身上了。”
  王大雷听得晕头转向,他忙问:“啥是陪-睡啊?”
  “陪-睡是我们村的旧俗,女人死了丈夫或者未婚的死了父亲,都要靡桓瞿腥死磁-睡,为的是驱除恶魔,吉祥百年。”
  王大雷觉得太荒唐,不过他又异想天开:如果他能成为二小姐陪-睡的男人,那该多好!他看病就容易多了,可他怎么才能进入沈家呢?
  第7章 风流的于兰花
  王大雷听说五弥后,沈家才找陪睡的男人,他原打算在荷花村呆几天,但身上的银子不多,这的旅馆又不便宜,还是先回家吧。
  连续几天,沈家门口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沈冰和沈清只是噙着泪珠,两个妹妹则哭声震天。高军也来吊唁了,不过他那假惺惺的样子被沈家一顿臭骂。
  沈神医死后,高军门诊就热闹起来了。那些患者听说十天之后,由沈家二小姐出诊,多是摇头。他们认为,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怎么看男科病?再说也不方便,有些地方需检查,多不好意思。不过,有些人还是相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们觉得女孩子看男科病更细致,更体贴,所以他们暂时回家,十天之后再来。
  让沈家姐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几天守孝期间,她们的后妈于兰花却经常不在家。沈大国死后第四天晚上八点钟了,于兰花还没有回家。
  沈清出门倒垃圾时,在高墙上,听到下面有两个人说话赣捎谡饫镎詹坏皆鹿猓地方又隐蔽,经常成为小情人私会的地方。
  “兰花,这几天可想死我了!”是个男人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好熟悉,沈清一时想不起是谁,再听听。兰花?哪个兰花?不是她后妈吧?
  “军哥,我有件事要问你。”沈清立刻咬噶搜溃果然是后妈的声音。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原来和野男人约会。她也太不像话了!爸才死了几天,她就勾-引外面的男人,无耻!
  “啥事啊?”第二句说出来,沈清已经断定这是高军的声音。她万万没想到,后妈竟然跟高医生有一腿。
  “我问你,沈大国是不是你害死的?”
  “我害他干嘛?我发誓这事不是我干的!”
  “那你知道是谁下的药了?”
  “不知道,不知道,反正我不会那么缺德!你不是一直咒着他完蛋吗,这样咱们就能在一起了。”
  “你放屁,再怎说,他也是我男人……”
  高军一阵子狂笑:“你男人?你们有感情吗?这个糟老头子能满足你吗?”
  “行了行了,就你能行!好了,我得走了,要不那几个丫头会怀疑我的。”
  “别嘛,让我亲一亲,吃吃奶!”高军一把搂住了于兰花。
  “你们这对狗男女!”沈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往下面撂土坷垃。
  转眼间,两人就溜得无影无踪。
  “于兰花,你这个臭娘们,有本事别回家!”
  回到家后,沈清把刚才允赂嫠呒父鼋忝茫大家听了义愤填膺,决定把于兰花赶出沈家。
  晚上九点多钟,于兰花才装模作样地回家。不过大门已经反锁了,她身上又没带钥匙,只能用力敲门。可敲了半天,喊了半天,嗓子都哑了,也没人开门。
  这几个臭丫头,纯粹是想岳夏锲死!于兰花不甘心,爬树到了屋顶上。
  “小玉,快把大门开开!我敲了半天了,你们一点反应也没有,都死了吗?”
  沈玉刚从茅子走出来,听到屋子上有人喊话,吓了一大跳,她还以为有贼呢。
  “于兰花,你个不要缘模以后别想回这个家!”
  “你这个死丫头,怎么跟妈说话呢?快把门打开!”
  “你不配当我妈,臭不要脸的!”沈玉“呸”了一口,进屋了。
  “好啊,这是你们不让老娘回家,怪不得我!”于兰花下了树,朝高医生家走浴8呔离婚三年了,孩子又跟了老婆,他一直是一个人过。刚才高军就不让她回了,但于兰花说不合适。现在她可是找到借口了,今晚她能和高医生好好地快活一番了。
  第二天是沈神医出殡的日子,为了不让外人笑话,沈家姐妹暂时让于兰花回来。沈大国的葬礼很隆裕那些被他医治过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哭声遍野,天地为之动容。沈大国被葬在了高山之上,他的美名会万古流传。
  且说王大雷回家之后,依然去工地上干活,因镇子里村里不远,所以他每天跑家。这天晚上十点多钟,大雷去了茅子路过赵姨的门口时,突然听到里怨-魂的叫声。结过婚的王大雷能听得出来,这是男人和女人欢愉时,女人愉悦而发出的声音。
  赵姨难道有了男人?不可能啊。那赵姨这是……结婚之后,大雷才理解赵姨的孤独,一个女人守-寡这么多年,没有男人的滋润,哪能受的了呢?
  王大韵胪瓶门和赵姨好好聊聊,但他叮嘱自己,千万不能胡思乱想,赵姨可是他的养母啊。
  第8章 王大雷抢红绣球陪睡
  王大雷心想:该给赵姨找个男人了,她太孤独了。不过,他犹豫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进去。
  王大雷走后,越鸹拿出卫生纸,把腿上擦干净。让她都难以想象的是,刚才自己的抚-弄竟然喷出了水。赵金花是个欲-望很强的女人,以前和那俩丈夫,都有过这样的现象。他们的陆军也总是被赵金花的强势水军所淹没,舒服得不得了!或许是因为太舒服了,所以他们娶了赵金花后都是短命,赵金花也愿以俳哟ケ鸬哪腥恕
  王大雷再次去荷花村时,正好是沈家二小姐选陪睡男人的日子。姐妹几个最终达成一致,由沈清担当此重任。沈清原本想打破这旧俗,但大姐沈冰是个保守的女人,她建议沈清还是按村里的习俗走,这样才不让人笑话。
  于兰砸辉僖求,陪睡的男人选择李二狗,但沈清坚决不同意,说如果选李二狗,她就不走这一步了。于兰花也没办法,只能按沈清的意思走。沈清准备在自家门楼上抛红绣球,那些个未婚男子,谁捡上红绣球,谁陪睡。
  王大雷风尘仆仆地赶到沈家门口时,见门口站了很多裕他仔细一看都是年轻小伙子。他好奇地凑上去,问一大哥这是在干嘛?这么热闹。
  “你是外村的吧?今天沈家二小姐抛红绣球选择陪睡的男人呢。”
  “这陪睡的男人不是内定的吗?”王大雷的心里一亮,这个办法倒是不错,那他也有机会。
  “内定个屁啊?那沈家二小姐是个倔强之人,非要抛绣球来选择陪睡的男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这时,大雷听到十来个小伙子围着一个小白脸。小白脸正是村长的儿子李二狗。
  “你们几个给我听着,一会不管是谁抢上红绣球,都得给我,知道了吗?”
  “这个……”有人面露难色。
  “怎么,做不到吗?谁要是把红绣球交到我手里,给他赏1000大洋。谁想跟老子抢女人,老子决绕了不了他!”
  那几个小伙子怯怯地点点头,嘴里说着好好好。
  王大雷暗骂这小白脸太霸道,谁抢上红绣球谁就是那个陪睡的男人,大家公平的竞争,凭什么大家把好事都让给你?
  抛绣球时间定在下午3点整,王大雷2点就到了荷花村。他忍着饥饿,怀着焦急的心情等待这一激动人心神圣时刻的到来。
  距离抛绣球还有20分钟,但沈家门外已经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这次来接绣球的大多是本村未婚的小伙子,不过因为沈清貌美如花,外村慕名而来的也有一百多,其中不乏达官贵族,商贾世家,企业白领,他们听说这二小姐还是洁白之身,都想当开荒之人。
  按村里的习俗,陪睡男人应该是未婚的男人,但今天来接红绣球的可谓鱼肉混杂。有离了婚的,有背着媳妇想侥幸偷摘野花的,还有的心怀鬼胎,如果得不到沈家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也是倾国倾城,随便搞一个都行。
  除了参加接绣球的小伙子们,村里大多人也停止了农活,来看热闹。一年忙于农活的村民也难得有机会看这么一场精彩的大戏。当然,还来了不少游客,他们也想一睹沈家四姐妹的真容。

上一篇:孽乱青石沟
下一篇:天下第一寡妇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