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时间:2018-05-12 16:43:14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45847   评论:0
  第一章桂花嫂
  三十五岁的桂花嫂,蹲在王兴的面前,给王兴挽着裤管。
  “小兴!走了那么长的山路,泡泡脚吧。”桂花嫂说着话。
  把王兴的臭脚,放到了眼前的水盆里面。
  自己则是跪在锿跣说纳硐隆
  给王兴洗着脚。
  杏花村里的妇女,给男人洗脚,跪着,那是一种规矩,从来如此着。
  王兴看着自己的桂花嫂,看着她胸前鼓鼓的衣服。
  还有身后涨涨的臀部。
  嘴里觉难耐着。
  “小兴!这次爸妈让你回来,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了吧。”房间里,王兴的玉芬嫂,说着话,在王兴房间的床铺上,铺着被子。
  成熟的身躯,弯曲起来的样子,显得也是那样美好着。
  房间里的桂花嫂和王兴大哥王的老婆。
  这个玉芬嫂,则是王兴二哥王军的老婆。
  这个玉芬嫂今年三十三岁了,长得也是标标致致,算是杏花村,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了。
  “恩!老爸的意思,是不要让我在县里工作了,就在附近的乡上,谋个临时工干干。王兴暗暗说着。
  看着那玉芬嫂。
  心情显得紧张着。
  “玉芬嫂,可是越来越漂亮了。”王兴心里暗暗想着。
  “对了!二哥还在省城打工,没回来啊?”王兴问了一声,自己的玉芬嫂。
  王兴的二哥王军,已经在省城打工快三年了,除了每个月,寄点钱或者东西回来外,就一次也没回过家着。
  王军几年不回家,倒不是他和自己的老婆感情不好。
  实在是因为,有难言的苦衷。
  杏花村所在的王龙乡。
  前些年,不知从那里搞来了一个投资企业。
  是干化工的。
  山沟沟里,开出了一个大厂。
  自然是附近百姓们的福气。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化工厂出来的有毒废物,乱排乱放。
  结果导致王龙乡大片庄家遭殃。
  就连王龙乡附近村镇的人,都得了病。
  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病,就先不要说了。
  其中最大的一个病,就是让附近村子里的很多男人,都没了生孩子的能力。
  医院一检查,说是因为化工原料摄入太多,精液死精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几着。
  具体这样的数字,代表着什么,村里人,都是不明白着。
  但是他们唯一明白的事情,就是附近的大部分男人,都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化工;的毒物,不仅让附近村镇的男人,失去了生育的能力,有些甚至连哪方面的能力,都失去了。
  杏花村,因为离那个化工厂近。
  所以的话,生活在村里的王兴的二哥王军。
  就此失去了身为男人最基本的能力。
  有此,也就造成了他二哥,有家不回的怪事情。
  “他啊。”提起自己的男人,玉芬嫂嘴里无奈了一声。
  眉头一阵空落落的感觉。
  一边的桂花嫂也是。
  二妹的男人,常年不回家,自己的男人,就是在乡里干,也是有家不回着。
  宁愿常年住在自己单位的宿舍里面。
  “别提他了。”玉芬嫂暗暗了一句。
  转头看着王兴。
  “听说,爸托了关系,让你去乡里的粮食站工作。”
  “恩且膊恢道,爸是托了什么样的关系,竟然能让我这种初中毕业的学历,进入粮食站,而且还说了,只要干满了半年,我还能在粮食站里,转正呢。”
  听着王兴的话,玉芬嫂和桂花嫂,嘴里都是暗暗笑着。
  她们都是了解其中的缘由着,只是不好说桥滤盗耍王兴就会不答应这件事情了。
  “爸有爸的想法,你就听着就是了。”桂花嫂对王兴说着。
  也就从王兴的身下,站了起来。
  拿着一块干干的毛巾,给王兴擦着脚着。
  自从几年前,自己的男人,侨チ四歉瞿芰后。
  桂花嫂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着一个年轻男人。
  正是最成熟年纪的她,做着这样的事情,心里还是蛮感慨着。
  似乎就想此时的时间,能走得慢一些。
  也好,让她和自己的小叔牵多接触一些着。
  “大嫂!三嫂呢?”王兴问着桂花嫂。
  王兴家里,除了大嫂和二嫂外,还有一个三嫂。
  他这个三嫂,别人都叫田园嫂。
  王兴对于家里的三个嫂子,最可怜的还是这个三嫂。
  因为这个三嫂嫁给了他三哥后,就两年的时间,就因为化工厂这个事件,害得三哥没了那个能力。
  一直住在村里的窑厂里面,除了吃饭的时候,回来一下外,连三嫂的闺房,都不愿踏足一步着。
  更不愿跟这个三嫂,说一句话着。
  就此,三嫂就像是守了活寡一般。
  “他呀!在给你,熨烫明天去粮食站工作时,要穿的西服呢?”
  三个守着活寡的王家媳妇,因为家里小叔子的来到。
  而显得兴奋着。
  常年没男人让 们伺候着,此时因为有了一个伺候对象的关系,就对王兴是百般呵护着。
  按理说,这种大半夜的时候,三个嫂子,还在为家里小叔子的事情,忙忙碌碌着,进进出出小叔子的卧房。
  是太不应该的事情了。
  可是的话,王兴家 的三个嫂子,王兴的父母也是迁就着她们。
  让她们愿意跟王兴亲近,就亲近着。
  毕竟家里三个儿子,都没用了。
  她们还能一直守在家里,也是不易。
  如今家里唯一还顶用的小儿子,多少着,也让她们 个,感受一些,男人气息的味道。
  “大嫂,二嫂!你们也不用太着急,两位哥哥的事情,我再劝劝他们,毕竟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总不能一直不见面吧。”
  对于家里的三位嫂子,王兴很尊重,也很喜欢着。
  三位嫂子,平日 ,在家里操持着的情景,也是看在他的眼中。
  这个家,一半,都是有她们三个操持起来着。
  这么好的嫂子,却没男人痛惜,爱护着。
  王兴也感觉上天不公着。
  “知道了。”
  王兴 两位嫂子又说了几句,最后自己的三嫂,也就是家里的田园嫂,也给自己把,明天要穿的西服,带了过来。
  如此之后,王兴这三位嫂子,就依依不舍着,离开了王兴的房间。
  王兴在县城打工,干了三年的时间。
  如今忽然睡 了家里。
  感觉还是有些兴奋着。
  但更兴奋的是,明天去乡里粮食站工作的事情。
  “人家可都说了,半年后就给我转正,那时候,我可就是公务员了,也就是村里人嘴中的国家干部了。”
  想着这样的事 ,王兴心里也是有几分疑惑着——我家里的关系,也没几个啊。
  “在这些关系当中,怎么会有,能让我当上国家公务员的关系存在呢?”王兴显得不懂着。
  “老爸到底是托了什么关系啊?竟然这么牛叉啊?”
  为着这样的问 ,王兴一夜思索着
  第二天,心里想着去粮食站工作的事情。
  第二天,心里想着去粮食站工作的事情。
  王兴起得很早。
  把昨晚自己的三嫂,给自己烫好的西服,穿在了身上。
  二十 的王兴,穿了这样的一身衣服后,显得很精神着。
  家里的三位嫂子,此时也在家里忙开了。
  喂猪,洗衣服,烧菜烧饭,一副贤惠媳妇的样子。
  王兴的父亲,蹲在自家的门口。
  看着自家这三个水灵灵的 妇,想着她们守活寡的事情。
  嘴里无奈了一声——哎!
  “爸!这么早就起来了啊?”王兴对着自己的老父暗暗了一声。
  然后靠近着自己的父亲,小声问着——爸!你到底是托了哪门子的关系,让我竟然进入了粮食站工作啊
  听着王兴的问话,王兴的父亲王生,盯了他一眼。
  “路上的时候,会对你说得。”
  “老三家的,早饭好了没有。”王生问着田园嫂。
  “爸,好了,好了,你和小兴过来吃吧,去乡里,还要赶一段山路 ,去得晚了不好。”田园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标准的一个小少妇的摸样。
  长得也是,标致着。
  不知道她身份的,还以为她是一个大姑娘呢。
  “走,吃了早饭,也好早点赶路。”王生带着自己的儿子,进入了家里的灶间。
  从锅里捞了一碗面,就蹲在自家的门口,吧嗒,吧嗒吃了起来。
  三分钟后,父子两人吃得饱饱着。
  王兴骑着自家唯一的一个交通工具。
  一辆八成新的永久牌自行车,带着自己的老父,往王龙先的方向赶着。
  杏花村离王龙乡很近,就五里地。
  但因为是山路,这么点距离,自行车,还是要骑二三十分钟的。
  碰上雨天的话,搞不好骑一个小时都有可能。
  上了路,没过多久的时间,王兴的老爸,就在王兴仙砗筻粥止竟玖似鹄础
  “你能去粮食站工作,全是因为你王伯伯的关系。”
  “王伯伯?”王兴脑海中想了一下。
  想不出这个王伯伯到底是谁。
  “是咱们家的一个远亲,你小的时候,还和对方走动走动希可是最近十几年,就很少来往了。”
  “他是乡上的一个副乡长,所以给你在乡粮食站,弄个正式工,他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听着自己的父亲的话,王兴点头,表示明白着。
  “爸!都是远亲了,这王乡长,干嘛还要帮我霞遥这么一个大忙啊。”
  “这……”王兴的问题,一时间把王生给问住了。
  放在嘴里的旱烟,又是吧嗒吧嗒好几口后,才说道了起来。
  “你王伯伯有两个媳妇,都快二十七八岁了,如今他那两个儿子,因为化工厂这事闹的暇兔涣四歉錾育能力。”
  “三年过去了,见儿子的病,也是治不好了,可是你王伯伯不想断了自己家的香火,就寻起了,自己家亲戚中,没受化工厂影响的小后生。”
  “这一查,就查到了你。”
  “他知道你,三年前,乡里舷只工厂事件时,是在县里打工的,所以这事,对你一点影响也没有。”
  “所以的话,就想,是不是让你,帮着他们家,续续香火,毕竟你算起来,也是王家延续下来的子弟。”
  “血缘上,多少和他们家,有着一些联系。”
  “也算不上野种。”
  王生这样的话一说。
  王兴马上把自己身下的自行车停了下来。
  “爸!你该不会是鼓动我,给他家的两个媳妇借种吧。”
  王兴没有想到,自己能进入粮食站工作,为的竟然是这个原因。
  “孩子,咱村里明着暗着借种的事情,还少啊!那么多媳妇,男人那东西都没用了,可为啥肚子还能起来啊,不就是因为这些破事嘛。”王生嘴里暗暗说着。
  劝着自己的孩子。
  “现如今,咱王家的子脉里,还有这男根力的,也没几个了,既然能行了好事,又得到一个不错的工作,你干嘛不去呢。”
  此时的王兴,在父亲话语的影响下,也是想了起来。
  王兴已经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小子了。
  在社会上阅历一翻后,也知道赚钱的不易,更是白,一个好工作难求的道理。
  如今能去粮食站工作,自己需要付出的,也只不过是男人的那点东西而已。
  想着这样的事情,王兴心中就有了一些决断。
  “那王乡长的两个媳妇,长得怎么样啊?”王兴问着自己的老爸。
  “这倒没见过,不过听说,还是挺水灵的,毕竟是乡长儿子的媳妇。”
  听着自己老父的话,王兴点了点头。
  “爸!这事,我只能答应你一半。”王兴对自己的老父暗暗说着。
  “我先去看一看,要是感觉这两个嫂子,人还可以的话,我就留在那里工作,跟她们处处,处的顺利的话,这事我就做了,要是万一处不顺利的话,这工作,我不要就不要了。”
  王兴觉得,自己是个人,不是个禽兽。
  是人的话,在做那样的事情前,至少要对这个女人了解一下较嗷ヒ惨有些感情着。
  顺眼了,王兴再打算那么干着。
  “行!人家那方面,也是这么说得,毕竟让自己家年轻的媳妇,干这样的事情,王伯伯老两口,也是煞费苦心着。”
  跟自己的老父,商量好了事情后。
  王兴这才,带着自己的老父,继续往王龙乡骑着。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王兴和自己的老父,也就到了王龙乡。
  王龙乡,虽然是个乡,但看上去,也就跟一个大一点的村子,差不多。
  镇上小店,只有一家,旅馆和饭店,都是没有着。
  王龙乡粮食站,就在镇上唯一一条老街的东头。
  今天因为王兴的到来,破例着王龙乡的王副乡长,亲自来到了粮食站,做着检查。
  说是检查,其实就是为了见一见王兴。
  “王老哥,你可来了。”王兴推着自行车,跟在自己老父的后面。
  自己的老父,被眼前一个中年皮肤黝黑的男人,紧紧握着双手着。
  热烈拥抱着。
  “这个就是王兴了吧。”那中年人,就是王兴父亲,说起的那个,王龙乡的副乡长王德生。
  王德生对着王兴热情着。
  “好一个棒小伙啊。”王德生说着话,开始对周围几个陪同的,粮食站的领导,一一介绍了起来。
  谁是粮食站的站长,谁是粮食站的会计,等等……介绍了一圈,王德且廊欢酝跣耸侨惹榉浅W拧
  “哎呀!今天中午,到王伯伯家,吃顿便饭,怎么样?”王德生拍着王兴的肩膀。
  呵呵笑着,目光看着王兴的反应。
  王德生有些怕,怕王兴拒绝了。
  村里的老人们,对于借钦庋的事情,还是能理解的。
  碰上自己家香火之类的问题,更是会主动响应着。
  但是村里的年轻人,想法又是怎么样的,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王德生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结果这两个儿子,因为枪こ那件事情,就彻底没了生育的能力。
  就连做男人的能力,都没有着。
  事情过去了三年。
  自己家的两个儿媳,对于这件事情,也算是认命了。
  打算就此,在王家过下去了。
  可敲桓鱿慊鸬募彝ァ
  让王德生显得着急着。
  看着最近一两年,附近村里还有乡里,兴起的借种风潮。
  王德生心里,就渐渐上了心。
  想着靠这个事情,让自己王家,延续香火着。
  王巧老两口,费了好些劲,才算是做通了自己两个儿媳的工作。
  让两个儿媳,在看到了王兴的照片后,点头表示愿意试试。
  如今的话,只要再做通了眼前这个小后生王兴的工作。
  这王家的香火,也就算是有望了。
  听着王德生的话,王兴转头看了自己的老父一眼。
  见自己的老父,示意着自己答应。
  王兴也就无奈着点头,表示答应着。
  “好吧!王伯伯,那就麻烦你了。”
  “好,好,好,答应就好。”王德生显得高兴着。
  然后在粮食站里面,又是好好检查了一翻。
  因为心情好的关系,王德生在粮食站的检查,也就变得随随便便着。
  都是说着一些好听的话。
  就等着中午的时间,把王兴和王兴的父亲,醯阶约杭依锶ィ跟自己的两个儿媳见上一面。
  王兴来粮食站,刚刚报道。
  一些粮食站的工作服,要领一下。
  还有就是一个粮食站的工作证。
  也要领。
  另外的话,自己分配下来的豕桌,也是整理一翻着。
  干着这样的事情,王兴对于去王德生家,吃午饭这样的事情,心里还是蛮犯怵着。
  就怕发现他家的两个儿媳妇,是那种丑八怪一样的女人。
  为了眼前这样的工作,和丑八怪一样的女人,发生关系,跣烁芯酰自己还没贱到那个地步着。
  “希望是美女就好了,要是长相一般以上的,也是可以接受着,毕着眼,也就过去了。”
  想着这样的事情,王兴的心中,一时间乱得很。
  第三章 春泥嫂
  第三章春泥嫂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
  王兴的父亲,找了个借口,没有答应去王德生家吃午饭,早早回去了。
  而王德生一直留在粮食站里。
  等到粮食站下班,就亲自接着王兴,去他们家。
  粮食站的职工们,看着这样的事情,大多以为王兴,是王副乡长的什么重要亲戚,看着王兴的目光,都是显得很羡慕着。
  王德生虽然是乡里的副乡长,但是王龙乡,是一个经济穷乡,只有乡长和乡党委书记,才有小车坐。
  他是没有的。
  他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简单的自行车。
  王德生骑着自行车,带着王兴,往自己家的方向骑着。
  “小兴啊!以前都在那里干啊?”路上,王德生一边骑着,一边问着王兴。
  “在县里打工。”王兴暗暗回b着。
  “噢……听说,三年前,乡里那化工厂出事的时候,你正好不在乡里,是嘛?”
  “恩!那时,我刚刚出去打工没多久。”
  “好,好,好。”听着王兴的回答,王德生显得很高兴着。
  “你爸,估计b来得路上,已经跟你都说了吧。”
  “恩,说了点。”
  “你只要答应了这个条件,给我们王家生个小孙孙,那王伯伯,对你绝对有重谢。”
  “王伯伯!我跟我爸说了,先见个面,大家熟了以后,这种事再说。”王兴脸上显得b难着。
  刚见面,就说这种借种的事情。
  让王兴显得有些不适应。
  “好,好,好,先见个面。”王德生嘴里说着话。
  心里暗暗笑着——呵呵,就怕你不答应见面。
  “见了面,以我b两个媳妇的容貌,你小子铁定是答应这件事情了。”
  看着王兴好像有些不高兴,接下来王德生,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而是径直骑着自行车,把王兴带到了自己的家里。
  王德生的家,是一家独门独院的大家庭。
  高高的围墙,黑黑的铁门,看起来,显得气派着。
  门口的石狮,显得气势十足。
  推开了自家的门,王德生带着王兴,走了进去。
  “老伴!王兴来了。”进了门,王德生就喊了起来。
  “王兴来了。”王德生的老婆,张素娟,从王德生家的厨房里,走了出来。
  双手上的油腻,在身前的一件,布挂上擦着,远远看了王兴一眼。
  “哎呦!都长这么大了,让姨好好瞧瞧。”张素娟显得热情着。
  走到了王兴的面前,看了王撕靡徽螅嘴里也说着一些好听的话。
  “中午饭好了没有。”王德生看着自己老婆,对王兴显得过于热情了。
  怕吓住了王兴,就说了她一声。
  “好了,好了,快进来吃吧。”张素娟走在前面,引着王兴进入了他们家的客厅里恕
  王德生的家,在王龙先,绝对是气派的。
  独门独院不说,里面的房间,装修的也好。
  就连房间里面的家具,看上去也是洋气着。
  在王德生家的客厅里。
  饭桌上,已经满满着摆艘蛔赖木撇恕
  菜色看看,感觉就像是在过年一般。
  两瓶包装精良的白酒,也放在了饭桌上面。
  “来,来,来,小兴!坐。”王德生拉着王兴坐下了。
  “春泥和杜鹃呢?”王德生问了一声自己的老伴。
  听着王德生的话,张素娟看了一眼,对面自己家东厢房的房间一眼。
  看着房门打开了,两个儿媳妇,从房间里,一同走了出来。
  看着这样的情况,张素娟忙是说道——来了,来了。
  王兴来到了王德生的家,显得有些拘束着。
  一直默默坐在座位上,不苟言笑着。
  王德生让他吃菜或者喝酒,他也只是象征性的,吃一点,喝一点着。
  大概吃了两口菜不到的时间,门外一阵香风飘过。
  王德生的两个媳妇,慕了客厅。
  王兴转回头去,暗暗着看了一眼。
  两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少妇,一前一后着,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那个少妇,年纪显得稍微大一两岁的样子。
  个子显得高挑着。
  胸暮屯尾浚显得发育满满着。
  水蛇一般的腰,只是普通的走路,看上去,都是风情无限着。
  另外一个少妇,年纪显得年轻一些。
  个子没前面的高,是那种玲珑型的少妇。
  不过身材的发育,因为到了少妇哪昙停也是显得有些丰腴着。
  一看,就让人
  过目不忘的那种。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春泥,是你的春泥嫂,这位是杜鹃,是你杜鹃嫂。”王德生介绍完,自己的两个媳妇。
  又开始介绍起王兴,让自己的两个儿媳认识着。
  “这就是王兴了,是咱们家的一房老亲。”
  春泥和杜鹃,对着王兴暗暗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王兴的话,也是对两位嫂子,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
  大家各自相互观察了一下后,就各自落座了下去。
  王德生和张素娟,显得热情着,不停给王兴倒着酒,夹着菜。
  王兴的话,只顾着低头喝着闷酒。
  话不多说着。
  看着王兴喜欢喝酒,王>生也是拼命倒着。
  似乎想要把王兴灌醉了的样子。
  但是王兴酒量出奇的好,喝了大半瓶白酒后。
  他一点事也没有,倒是陪着喝酒的王德生,显得迷迷糊糊了起来。
  看灌不倒王兴,王德生接下来,也就>再拼命给王兴倒酒了。
  而是对自己的老伴使了个眼色,两人找了个借口,都走出了自家的客厅。
  留着王兴和两位嫂子,单独相处在一起。
  此时此刻,王兴感觉蛮尴尬着。
  不过的话,看了两位嫂子,长>都挺好,而且都是成熟小少妇的样子。
  看着心里也就喜欢。
  对于给这样两位嫂子借种,他心里并不是太排斥着。
  “两位嫂子,都在那里工作啊。”王兴率先开口说话着。
  “粮食站。”春泥和杜鹃,几>同时说出了口。
  不过声音,都不是很大着。
  “粮食站?”王兴嘴里暗暗了一声。
  “怪不得,老东西要把我安排到粮食站工作,原来自己的两个儿媳,也在这里工作啊?”
  “看来是想让我们在一起工作>更容易产生感情一些。”
  “是嘛?我早上也到粮食站工作了,怎么就没见到两位嫂子啊?”
  听着王兴的话,春泥看了他一眼。
  “爸让我和杜鹃先回来着,所以上午,我们并不在粮食站里面。”
  “噢…>”王兴的话,说到这里,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王兴低下了头,默默喝酒着。
  沉默了一阵。
  杜鹃先开口说话了。
  “你觉得我们两个怎么样?”
  “啥,啥怎么样?”王兴显得>懂着。
  “就是那事!你愿意不愿意干。”杜鹃显得有些生气着。
  也显得脸红着。
  王兴没想到,这个杜鹃嫂,说话这么直接着。
  一开口,就把这事给说出来了。
  “愿意,愿意。”>此情况下,王兴也显得直接着。
  眼前这样两个如花似玉的嫂子。
  他自然想得到着。
  哪怕只是一时。
  听着王兴的话,还有他那傻傻的样子,春泥和杜鹃,都是暗暗一笑着。
  心里多>也对这个小男人,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感。
  “愿意就好。”杜鹃点了点头。
  “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的事情,你都得听我们姐妹俩的。”
  “什么意思啊?”王兴听不懂杜鹃话里的意思。
  “答应了,再>你说。”
  “这……好吧。”王兴点了点头,稀里糊涂着,答应着杜鹃的要求。
  “我爸的意思,是让你晚上就暂住在我们家,不要回去住了。”
  “而且住我们家,你是要直接住到我或者春泥的房间里去。”
  “啥……”王兴没想到着。
  “怎么?住我们俩的房间,你不愿意啊?”杜鹃问着王兴。
  “不,不,不……”王兴忙是摆手着。
  “住进来可以,但是在我和春泥没点头之前,你要是敢乱来,我们两个,可不饶你。”
  杜鹃嘴里暗暗说着,目光狠狠盯了王兴一眼着。
  第四章 有种的男人
  第四章有种的男人
  “两位嫂子,你们既然没想好,就别答应让我住进来,不就好了。”王兴对春泥嫂和杜鹃嫂说着。
  “公公和婆婆,为了这件事情,都说了我们两人一年多了。”
  “我们要是不答应这么做,搞不好他们两个,就会把我们两个,从家里赶出去,直接赶回我们的娘家。”春泥说着话,显得气馁着。
  农村女人,要是公公婆婆家不要了,赶回去,那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一辈子,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来着。
  “这样呀!”王兴点了点头。
  “那我要住你们这里,多久的时间啊?”
  “公公婆婆的意思是,等我们两个肚子都大了,只要有一个生下来是男孩;那你就不用继续在我们家待了,但是万一生下来两个都是女孩,说不定,还会让你继续住在我们家。”
  “啥……”听着春泥的话,王兴暗暗了一声。
  “这我不就成了一匹种马了嘛?”王兴气笑了一声。
  春泥和杜鹃听着这样;话,都是暗暗一笑着。
  “你换洗的衣服,都带来了没有,还有牙膏牙刷之类的。”杜鹃问着王兴。
  杜鹃是个娇小的女子,显得玲珑可爱着。
  “都没呢?”王兴暗暗摇了摇头。
  “知道了,换洗的衣服,;也不用再回家带来了,我们这里有,牙膏牙刷之类的东西,我们姐妹俩,给你买。”
  “放心吧,跟我们姐妹俩住,我们一定会服侍你好好着,除了不让你干那些事外,绝对不会让你吃一点亏着。”
  “噢,噢……”王兴嘴里答应着。
  在和两位嫂子,说了不长的话后,有事出去的王德生和他的老伴,再次回来了。
  嘴里乐呵呵着,和王兴说着话。
  见王兴和自己两个儿媳之间,脸上的表情还好。
  看着这样的情况,两老人家感觉,三人的交流还不错。
  “小兴啊!以后就别回家去住了,就住伯伯家里。”王德生拍了拍王兴的肩膀,暗暗说着。
  “知道了,伯伯。”
  “具体住的房间,晚上王伯伯会告诉你的。”
  王德生说着话,还拍了拍王兴的肩膀。
  “记住,你只要听话,王伯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噢,噢……”王兴暗暗点头着。
  王兴在王德生家,住下的情况,就这样定下了。
  甚至王德生下午的话,为了王兴工作方便,还给王兴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下午,王兴在王德生的家里,休息了一阵,陪着王德生打了几句哈哈。
  就骑着那新买的自行车,往粮食站赶去了。
  王兴一走,春泥和杜鹃也从家里走了出来。
  “人已经来了,事情办得好,碌没担就看你们俩的。”张素娟完全换了一副脸色着,跟自己两个儿媳说着话。
  不再是,王兴在的时候,那种和蔼可亲的感觉了。
  完全是一种怨妇的样子。
  “这个王兴,你们两个,要给我像亲男人一样对待着,他住在你们吕铮你们给他暖床,给他洗脚,给他洗衣服。”
  “一定要服侍着他,舒舒服服着,要是不然,你们两个儿媳,我们家,也就不要了。”张素娟最后一句话,说完后。
  春泥和杜鹃的身体,都是微微一震着。
  “知道了,妈……麓耗嗨底呕埃想推着手下的自行车,往门外赶去了。
  却被张素娟拦了下来。
  “到年头,也就没几个月了,我们老两口可是给你们机会了,你们要是在过年前,肚子有了起色,那你们就可以做我们王家,一辈子的媳妇,要是不能,哼!有你们好果鲁宰拧!
  听着自己老伴威胁两个媳妇的话,王德生站在自家的门口,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暗暗看着这个情景。
  脸上也没说要阻止一下的样子。
  被自己的婆婆好好说了一阵后。
  春潞投啪椋脸色非常不好着出门了,也朝着粮食站的方向,骑了过去。
  此时的王兴,已经到了粮食站。
  正坐在粮食站的办公室里面暗暗想事情。
  粮食站一个管资料的女科员,一上班,就来到了王兴的面前。
  问着王兴一些事情。
  “王兴!你资料上写着,三年前在县城打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那女科员嘴里八卦着。
  在王兴办公桌旁边的几个男女科员,听着这样的问题,一时间,都竖起了耳朵暗暗听着。
  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王兴的回答。
  “是呀,我是在县城打工着。”王兴爽快的回答着。
  “要不是因为我在县城打工,说不定就跟村里那些男人一样,也失去了生育能力了,说不定,都不是个男人了。”王兴并没有察觉,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围有多少办公隼锏哪锌圃保脸上显得惭愧着。
  其实,化工厂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显得那么简单着。
  大家传在嘴里的,都说,三年前化工厂事件发生后,很多王龙乡的男人,都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其实不光是失去了生育能力,大部分瞿鞘录后,没出王龙乡远门的男人,都失去了做男人的能力。
  但是后来上面派人调查这件事情,被调查的男人们也就承认自己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几乎没一个承认自己连男人也不能做的实情。
  可是事实上,王龙乡,此时真正能称为男人的,已经鲇屑父隽恕
  眼前科室里,这些男科员,都已经失去了,生为男人的资格。
  科室里的男人们,听了王兴的话,都在选择逃避着。
  科室科室里的女人们。
  听了这样的话,一个个,显得心急火燎了起来。
  王龙乡自从三年前的化工厂事件发生后,表面上看,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是暗地里的变化,却是风起云涌着。
  王龙乡成了亲的娘们,十个当中有八个,已经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了。
  而且是,争着抢着出墙,毕竟王龙乡,剩下的男人不多了。
  不争着抢着,再漂亮,再水灵的女人,也没机会了。
  而大姑娘的话,为着嫁人的事情,愁死了。
  啥缺胳膊,少腿的,只要是男人的,都是抢着要嫁,农村里,都已经有姐妹两个,三个,嫁一个男人的事发生了。
  如今忽然爆出了一个,有这种能力的男人,在粮食站存在,这让粮食站的办公室里面,多少女科员,心神向往着。
  长得不是太好看的王兴,一时间在她们眼里,都成了香饽饽一般。
  “你老家是杏花村的啊?”一开问王兴话的女科员,忽然之间,对王兴就转变了脸色,变得甜甜蜜蜜了起来。
  不是太长的头发,也在王兴面前,故意撩动着。
  “对呀。”王兴暗暗看了这个女科员一眼,心里显得不懂着。
  “这女人怎么了?全身发骚着。”
  “我是流龙村的,就在你村隔壁。”女科员说着话,眼神对着王兴暧昧了一下。
  “晚上回村的话,我们还是同路呢?到时候一块走啊。”女科员,嘴里浪着。
  “不了,我晚上要住到王伯伯家?”
  “王伯伯?”女科员问着王兴。
  “恩!就是王副乡长家。”
  王兴的话一说,眼前这个女科员暗暗了一声——是嘛。
  另外几个,周围的女科员,心里也是想着事情。
  很快大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聚在一起暗讨论着。
  “这个有种的男人,是王副乡长介绍过来的,如今又住在王副乡长家,而王副乡长的两个儿媳,就在我们粮食站工作,到现在,还没有借种过。”一个女科员,和身边的同伴,暗暗分析着。
  王龙乡的男人,自从化工厂事件后,被分成了种。
  一种是有种的男人,像王兴这样的。
  一种就是每种的男人,王龙乡大部分的男人,就是没种的男人。
  这个女科员一分析,办公室里的其余几个女科员,就想到了一件事情。
  “这个男人,是王副乡,带到家里来,给两个儿媳借种的男人。”
  化工厂事件之后,王龙乡最盛行的事情就是借种了。
  在农村里,香火的延续是最大的。
  所以在情况特殊的王龙乡,在农村地区,借种,都已经是明面化的事情了。
  如今这件事情,终于轮到了粮食站办公室里面,两个神情一直显得很孤傲的女人身上。
  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粮食站里面的女人,一个个,显得兴奋着。
  “这两个女人,平时一直装得蛮正经,这次终于也熬不住了。”
  “是呀,还要求自己的公公,弄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后生来。”
  办公室里,三八的女人,本来就多。
  这种三八的事情,在她们的嘴里,传得很快,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就在粮食站的办公室里面,传得沸沸扬扬了。
  很快,同样在粮食站办公室上班,只是和王兴不是在同一个科室的春泥和杜鹃,都知道了这样的事情。
  王兴因为是王副乡长介绍过来的人。
  粮食站的领导,给他派了个轻松的活。
  这样的活,就是王兴这样的新手,慢慢干着,小半个小时,就被他干完了。
  干完了活。
  王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显得无聊着,看了会报纸,吃了会茶,有一句没一句,和身边的同事,聊着天。
  王兴发现很怪,在自己的科室里,男同事几乎,理都理自己着,似乎跟他有仇一般,而女同事的话,却一个个浪得可以,恨不得就扑到王兴的怀里来了。
  王兴科室里的女同事,虽然显得蛮多,但科室里没一个,算得上是漂亮着。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