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愿子无悔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时间:2020-05-23 18:25:47   作者:大神领域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248   评论:0
  胖子真的迟到了,他气喘吁吁地赶到火车站时,火车就在他的眼前开走了。

  可是迟到了又怎样,他仍然可以再等下一辆火车,火车还是会回来接他的,最终,他还是离开了。他在附近的旅馆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还是走了,一个人带着回忆,幸福也罢,悲伤也无所谓,胖子觉得都会消散于时间的长河之中,被磨灭。

  胖子摊开书,他以前总有这么个习惯,在坐很久的车时会看书,可是遇到刘玄后这个习惯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现在这个习惯好像又再回来了。

  书的内容,呵,谁知道里面在说什么,胖子哪里有心去看书呢?满页满页的文字看得他心烦意乱,最终还是合上书,放在了桌上。他还是想刘玄了,这么半年以来,他强行忍住不去想他,不去见他,甚至不敢再听到他的消息,可是,还是忍不住了。

  他用手肘撑住桌子,低下头揪住自己的头发,悲伤来的太快了,忽然就之间就赶上了飞速行驶的火车,将他抓住。然而,无处可逃。

  昨天的公园里,他提着行李往公园走去。想着,要在离开前看看这个城市,然而,却没想到竟能遇到他朝思暮想之人,刘玄。他向自己挥手,也只好往他身旁坐去。实际上,他也挪不动脚步了,半年没见到人了,一刹那,他忽然想要流下眼泪。

  刘玄在自己的肩上睡去了,为了让他睡得舒服些,我只好把他的头挪到自己的腿上。我俯下头,看他的脸。他睡觉的时候仍旧那么安静,阳光从我们头顶的树叶间隙照下,碎片便落在他的脸上,风吹过,那些碎片就在他的脸上晃动,美得让我想要哭泣。

  我就这么看着玄,想要把他的脸永远地记忆在脑中。可是只要一闭眼,又什么都想不起了。我只好这么看着,看着,时间就这么一点点地过着,偷跑着。我一直处于半发呆地看着玄的脸,黄昏来了,在那之后的黑暗是我一直不敢想象的。就剩这么一点时间的光了……

  我低下头,再下一点,再下……当我的嘴唇触碰到他的嘴唇时,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我想要把这个感觉记录下来,也保存再脑海中,可跟刚才一样,我什么也没感觉到,我只能期盼着,时间再长一点吧,最好到了永远,不消散。

  可最后玄还是醒了,我早已离开他的嘴唇,泪痕也已干透。临走前他忽然抓住我的手,那一刻我的心一直在颤抖,剧烈地颤动,突然之间好想听到他说让我留下,那样或许我就留下了。

  可是没有,他将佛珠手链戴在了我的手上,那串佛珠手链,是我的爸爸本来要送给我的亲生父亲的,最后我的亲生父亲去世了,他便将这手链送给了玄。

  保佑你的平平安安,他说。

  幸好他没说让我幸福快乐,不然的话我肯定做不到了,没有他,哪里可能幸福快乐?

  我的手下意识地触摸了那一条佛珠手链,这棕黑色的佛珠圆润光滑,白玉菩提子制成的佛珠手链,西藏高僧的十年不断诵经,真不知道我爸是怎么搞到这么贵重的东西的。不,不能说贵重,这根本是无价的,哪里找的来呢?只是我的亲生父亲未能亲手戴上它就出了车祸。

  转头再望窗外,风景无趣,阳光被云层阻挡,我一点点地回忆着和玄的一切。

  只感慨时间,只痛恨命运,只祈祷对方,但一切的一切,就这么散了……跟随着风,不知去了何方?

  ……

  Five Years Later

  如果我依旧爱你,时光能否倒退,回到某个时间点,让我们再度相遇?

  不能……

  胖子回到了这座城市,在于其的公司当了个职员。五年时间过去了,发生了一些事情,首先,是程鹏和南瓜,程鹏很有勇气地违背了父母的命令,私自和南瓜跑到国外结婚了,领了个结婚证令他的父母也是毫无办法。其次,是常路,这小鬼确实是个天才,不过六岁,便自学完了小学课程,现在正攻读初中课程,但这些好像对他显得轻松异常,其三,是于其和周宇,周宇确实太厉害了,竟然哄骗得于其跟他一起周游世界,估计来的时候不弄份结婚证也难了。最后,便是那个差点被遗忘的女人,陈雪,呵呵,她也快结婚了,就在前两天,她寄了一张请帖过来,要请他和刘玄一起去参加她的婚礼,看来她还不知道一些事情。

  至于一直光棍的林荣和赵铭,依旧光棍,两人都一直都那么好哥两,不搞在一起太可惜了,但好像两人都是血统纯正的直男。

  五年的时间,他已经二十八岁了,依旧单身,不是找不到,而是不想找了。玄的事让他感觉累了,但心里还是忘不了他。

  “哥!哥!”身后有人在喊,声音稚嫩。

  胖子回过头,便见一个可爱的小胖子向着自己走过来,他便是常路,正应了周宇那句话,这小鬼估计真的是成为大优熊的料子。

  “干嘛?”胖子问。

  “齐哥哥,他来了。”常路说,手指着门外。因为于其和周宇去旅游了,常路就和胖子一起住在这个平房里,胖子也很喜欢这个房子。虽然不大,但有个院子,有棵树,很平静,拜托,才二十八,不要像个老头子一样追求什么平静好吧。胖子在心中腹诽。

  “哥,我来了。”胖子抬起头,正面便走来了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很好看的小熊。

  “齐莫。”胖子应道,这是他的名字。

  “晚上可以一起吃饭么?”齐莫问,脸上是淡淡的微笑,带着微微的期待。胖子无奈地回答,“齐莫,你知道我不会答应你的。”

  齐莫脸上的微笑未僵住,他忽然有点凄凉地说:“我要走了,去美国。”

  “美国?”胖子一愣。“嗯,我们全家要移民。”齐莫说,脸上满是不舍,看着胖子,“就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我知道是最后一次,答应我好么?”他哀求,胖子没办法拒绝,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齐莫是他偶然遇到的,某天他上班回家,便遇到有人要抢劫齐莫,当时歹徒的刀就指着齐莫。胖子一愣,天色太暗了,他见到那齐莫的背影便脑子一抽,认为是刘玄。然后整个人都歇斯底里了,他发疯地冲向歹徒,将那歹徒撞到在地,歹徒还未回过神,便有拳头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每一拳都好像有深仇大恨一样,没错,胖子看到这个抢劫犯,一时间就将他当作了就在五年半以前的那个银行里的歹徒,当时那个歹徒就是这么殴打刘玄的。时间与空间在他的脑子里错乱,将近六年的愤恨在此刻发泄,直到将抢劫犯打得晕死时,一旁的齐莫才反应过来,将胖子拉开。而歹徒则在反抗地途中划了胖子一道伤口,但当时的胖子处于极度愤怒当中,竟然没察觉。

  胖子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救了齐莫,但却在医院躺了将近半个月,齐莫每天都在照顾着他。就在胖子出院的时候,他向胖子表白了,但答案很明显,胖子拒绝了。

  齐莫很伤心,但依旧没放弃,他努力收集胖子的一切资料,直到发现胖子心里一直有个忘不掉的人后,他的心也开始一抽一抽地痛。但是胖子也毫无办法,现在,一切都该做个了解了。

  “小路,晚上你一个人在家吧。饿了就去外面的摊子吃点东西。”胖子说。

  “那哥你要带我去看青云的新书发售会。”常路讨价还价。

  “小鬼,那么小就追星。”胖子咬牙。

  “青云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他的书好好看的。”常路闪着泪汪汪的大眼睛,说。
ⓦⓦⓦ.ⓝⓒⓡⓧⓢⓦ.ⓒⓞⓜ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带你去就是了。”胖子无奈地答应了。

相关评论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