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在北京活在当下

二、“剩男”阳雨的无性婚姻

时间:2019-11-18 18:15:51   作者:zengerl   来源:kprifm.com   阅读:1009   评论:0
    先不管欧家,八卦一下阳雨。“剩男”阳雨,海归,帝都有房有车有户口,稳定又不乏上升空间的职业。虽个头不高,长相还算对得起观众,白皙瓜子脸,高鼻大眼,厚重的双眼皮,人说“长得面善”,很能博得众人尤其是女孩子的亲近感。真是胡月对欧勇力说e,“奇了怪了,把凤姐剩下,也轮不到他!”

  在美国时,阳雨本打算结婚了;无奈和女友分居东西两岸,结婚的事一拖再拖,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阳雨丢了工作,阳雨再三投简历未果,被迫回国。女朋友原说也回国发展,时间一长,话题越来越少,通话越来越,。女友的弟弟也在上海念大学,09年也从上海申请赴美,兼舅舅一家早在西海岸安家,女友一家人都要求她留美发展。如此一来,关系无疾而终。

  阳雨本就是女人眼中“不主动、不拒绝”的“渣男”,经过这段感情的几次反复,更是心灰意冷,说是男人和女人,间没有真正的爱情,就是现实的交易、妥协和安排,不时向勇力暴露出惊世骇俗的三观:“所谓的爱情,不过就是生物求偶的两性行为。其实就繁衍后代而言,这种两性行为的复杂性太高、代价太大,不确定性太高、效率太低;随着医学的发展,有了更科学、更可靠、更高效的繁衍方式。,勇力说:“生孩子可以这样,但养孩子呢?人类能发展出替代性行为的科技,代价就是幼体长达20多年成长和学习期,需要两个人乃至两代人的投入,没有爱情的维系,双方很难在一起20多年抚养孩子。”阳雨说:“不一定要用爱情维系。对孩子的爱足以让两人为共同的目标奋斗。人和人,间的绝大多数关系,例如国家、公司、社团里的,都不是用自然本能的情感、更不是用爱情来维系的。这种本能的情感,本质是自然给生物体发展共生、共存的双边和团体关系以图“适者生存”的武器,但是自然给了人类比情感更高效更有力的武器,那就是理性。”

  在美国时阳母就已经开始“逼婚”,阳雨回国后更是着急得很,见儿子越来越烦提结婚的事,知道前景不乐观,就说:“说是在一起这么多年,又没实际在一起。你回国这么久,她也没说回来看看,更别说看看我们。只怕是上海姑娘,大城市的看不起我们小地方的人。”开始发动各路亲友同学介绍适龄女孩。

  一开始阳雨一概拒绝,后来回老家与父母团聚,父母已是白发斑驳,初显风烛残年之态,实不忍心再违拗,开始相亲。然而,无论如何勉强,再优秀再漂亮的女孩,几次约会之后,都会打退堂鼓。

  女人心,返渍耄这针一定很敏感,至少不比“敏感瓷”差。阳雨这种不冷不热、若即若离的态度,或早或晚都能感觉到,关系也就不了了之。

  偶然的机会,阳雨在网上了解到“无性婚姻”、“形式婚姻”,几经挣扎,认定这是唯一的解决之道。遂注册加入各种“无性婚贰薄ⅰ靶问交橐觥钡耐站、QQ群、贴吧。寻找这些非传统婚姻形式的人群中,一种是弱性或有功能性障碍的,比较排斥“TZ”。另一种就是“TZ”。但男“TZ”的数量明显多于女“TZ”的,女“TZ”们坐地起价,各种“极品”。有一上来就要彩礼的,有要求和GF(女“TZ”的女性爱人)一纷∧蟹郊业模有要求移植GF的卵子自己怀孕的,有要求婚前转让一套房子的……。最离谱的是一位自称离异带儿子的母亲,高中学历,要求对方北京户口,而且要有博士学历,因为这样才能给她儿子上北京户口;阳雨发信回绝的时候,差点没添上这么一句:“我干脆娶你儿子得了。”

  如此两三年下来,仍一无所获。

  就在绝望之际,阳雨收到一条添加QQ的请求,“找无性,京事业单位,各方面条件不错”。经历过多次失望,阳雨已不抱多大希望,在QQ上简单聊了两句,就加了微信,约定两天后在宜家见面。

  那天中午时分,阳雨提早驱车赶到宜家等候。对方发微信,“已到西红门站荟聚入口”。阳雨赶过去,看见一位约摸160的女孩,穿浅底高跟鞋,灰色牛仔裤,上身半新不旧的绛红色羽绒服,一头长发松松地挽着,白里透红水杏脸,细长眉毛,桃花眼,戴无框眼镜;妆容似有似无,身材不瘦不胖。阳雨想起飘雪的村庄、阴霾的天空、哗哗作响的白桦林、通向天际的小径、淡淡的忧伤,心想,“这种档次的,只怕看不上我。”

  两人寒暄几句,在一家川菜馆坐下。原来这女孩是四川人,比阳雨还能吃辣。等上菜时,女孩自我介绍,普琶婷,在大学教历史,刚从美国做一年访问学者回国,现在学校附近独自租房;父亲工程师,母亲会计………,如此这般,并无隐瞒。阳雨也将家庭情况一一介绍,母亲医生,父亲小学老师,有一妹妹已婚,有个外甥。

  上菜之后,张婷向阳雨推讲各个菜的好疲谈论什么是正宗的川菜,说“川菜是麻辣,湘菜也辣,没有麻,有人说是‘干辣’、‘傻辣’。”

  吃到中途,张婷问,“你有BF吗?”

  阳雨犹豫了一会,说,“没有。”

  张婷笑道,“有还是没有,应撇还匚业氖隆!

  阳雨问,“我知道这也不关我的事,但是还是想知道你有没有GF。”

  张婷说:“我不是拉拉(女“TZ”)。”

  “那找无性婚姻?”

  “说来话长。简单说吧,粕肆耍很深,伤不起了。”

  这是什么套路?琼瑶剧女主?

  阳雨见张婷不愿细谈,不好再问,转移话题。原来两个人都是学文的。除本行外,都爱历史、哲学,两人都是“雅典学派”诸位先贤的忠实粉丝……,诸如此类。

  末了,阳雨问,“如果咱们合适的话,觉得什么时候领证好?”

  张婷反问:“你说呢?”

  阳雨答:“年龄大了,想尽快。好让父母安心。”

  张婷说,“我也是,想让父母安心,让领导放心,让八卦学生住嘴。”单位里,已婚未孕和未婚未孕的女人最受歧视,即使是高校这种事业单位也不例外;不结婚把孩子生了,领导不敢委以重任。

  阳雨本意是婉转让张婷表态,见张婷避而不答,也不好再问。两人又说了些闲话,阳雨驱车送婷回家。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本栏推荐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