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在北京活在当下

五十二、爱人的探戈(三):人间四月天

时间:2019-11-18 18:17:39   作者:zengerl   来源:www.kprifm.com   阅读:1008   评论:0
  继续说这探戈。前面提到,雪梅和沅湘,阳雨和张婷,是探戈还没跳起来,虚晃了几招;勇力和胡月是通过多年的斗争和磨合,达到了平衡;汪雨和胡灵的探戈则还在动态变换中,汪雨进,胡灵退。

  阳雨和峰岚?目前还没看出来章法,暂且是阳雨模峰岚进。这峰岚是进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一步过后,又觉得无比畅意,还回味无穷。

  上次肉夹馍事件,峰岚认为是个转折点,自己之前一直被阳雨压着,这次事件后开始逆转。峰岚感觉自己越来越掌握了主动权,开始揣摩阳雨的心理,玩汤姆和杰米的猫,老鼠游戏。以前也是揣摩,是为了迎合姓阳的,看姓阳的不高兴了,就服软,变着花样逗他开心。现在,还是揣摩,但是按兵不动,以戏弄的眼神看着汤姆这只傻猫,等最佳时机,伸出爪子去逗弄逗弄。

  峰岚明白,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尘埃是他的,命。因为爱,峰岚很豁达:这没什么,自己本来就是尘埃中孤苦伶仃的孩子。因为爱,峰岚又异常敏感,异常在乎:我可以低到尘埃里去,你不能不爱我,你一定要爱我;你要爱我,你要在乎我,要愿意为我付出,至少要有这个态度。所以,峰岚要逗弄阳雨,要一次一次、得寸进尺地享受,雨的态度。

  两人约会,峰岚被迟到、被放鸽子次数多了,也会发脾气:“你丫怎么比国家主席架子还大?老子不奉陪了。”

  阳雨就会开车去追他:“你等着,我马上就来。”在路边停下把峰岚拽上来:“我的错,下次不这样了。”

  “怎么错了?”

  “不该迟到。”

  “这次是迟到,上次呢?”

  “不该放鸽子。”

  “重点!”

  “……”

  “本质!“

  “嗯。不该让小峰难过。”

  阳雨突然醒悟过来,他这是在被峰岚牵着鼻子走,恼怒道:“到底是谁在跟个骚年似地作!”

  峰岚斜瞄阳雨,咬牙忍住笑。

  过一会儿,峰岚会突然对正在开车的阳雨说:“我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

  这么淡淡的、平常的一句,当时还沐浴在幸福中的阳雨没有太大感触。过一段时间,当人生处于无可奈何之地,在那无数个伤怀日、寂寥时,总会时不时浮现出这个场景。不是想表白什么,不是想迎合什么,不期待什么,没有任何目的地来这么一句,发自肺腑、满溢而出的情意,如夏日清风,冬日暖阳。是污浊世界少有的至纯至美,像“人间的四月天”!

  阳雨记起在毓鶼大当中文课的助教时,曾给美国学生讲解过林徽因的《人间四月天》。人没有经历过那种感情,没有沐浴过那种至纯至美,真是无法深刻理解个中的滋味。阳雨曾和自己的德国教授的“同志”伴侣,台湾移民二代 Caleb吴分享过这首诗,他隐约感觉,这半吊子中文的Caleb都比他感受深亍

  阳雨转头对峰岚说:“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然后回过头继续开车,在峰岚的目光里轻轻诵读: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声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焰中交舞着变换。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
  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艳。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如是几次,峰岚越战越勇,逗弄阳雨也越来月无忌惮。峰岚一开始还担心阳雨真的恼了,都想好了补救措施。撒娇,讨饶:“就是开个玩笑,宰相肚里能撑船,雨兄不会这点度量都没有?”, 这句不行,就再软一点:“说错话了,你怎么罚,我都认。”实在不行,就跪地求饶:“求求你,原谅我。要我做什么都行。”

  不想阳雨像换了个人似的,对峰岚的一次次试探 ,都在佯装生气中吞了下去。怎么回事?峰岚还真得感谢阳雨的父母。

  和父母相处两三个月,阳雨发现,家庭关系之复杂,远不止婆媳关系。阳雨自17岁来北京上大学,直到两个月前接父母来照料孕妇,近20年间,一直没有和父母真正朝夕相处过。现在发现,和父母相处,完全不能套用20年前的模式。20年前的少年,可以我行我素,完全不用考虑父母的想法。如今,行动做事,事关家庭、事关二老的,首先要考虑老人怎么想。20年前,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顶案改改鞘羌页1惴梗现在,不想被唠叨,不想看风烛残年伤心、委屈的表情,就得说话顺着老人家的想法。“人为什么要长大呢?”

  老人的想法多了,比如,你不能大手大脚花钱。阳母问阳雨:“讲个老实话,你一个月工资到底多少?”。阳雨不敢老实说接近4万,说:“两万八千五”,要给自己留点空间。本想说3万,怕整数引起母亲疑心,给了个有零有整的数字。好在2.85万对阳母已经是天文数字,周围认识的人,也只有有名的外科医生挣得能接近这个数,也就信了。

  比如,你成家了,有孩子了,就不该外面乱跑,担心在外面吃喝嫖赌胡来。阳雨动不动就“出去见朋友”、有时候还在外面过夜,阳母忍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什么朋友?有机会请到家来,我们也认识认识。”

  外面不能随便去,在家也不自在。以前,180平米的小复式,住阳雨一个人,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今住了4口,很快要5口, 活动空间大受拘束,楼下住孕妇和二老,阳雨找个借口,不和张婷同屋,住楼上,“躲进小楼成一统”。基本上没事就不下楼,下楼太拘束:两老一刻不停地忙家务,大肚子孕妇可以呆着,自己能不帮忙?帮忙?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个要这样,那个要那样。“说过好多次了,怎么就记不住。”阳母忍了两三个星期,终于开始暴露婆婆妈妈的本性。阳雨说:“没有那么多讲究。”阳母说:“以前一个人,不讲究。要有孩子了,不讲究行吗?尤其是吃的,现在的东西,打过多少化肥农药你知道吗?”“洗碗不要用洗涤剂,那都是化学药觥保“不能光脚,着凉!身体年轻的时候不爱惜,老了有你受的”……躲在楼上也不自在:上网不能看家庭不宜的东西,冷不防阳母就出现在身后送点心送茶,阳雨心想“这老人家上楼真是悄无声息”。诸多规矩:不能熬夜,看电视听音乐不能大声……“怎么小时候就没感觉这么难受?”鲇瓿R桓鋈嗽诟舐ド咸酒。

  阳雨在家感觉不自在,甚至压抑,就爱往“当厦”、往峰岚那里跑,虽然被拘束住,次数越来越来少。上班堵车、挤地铁的时候,阳雨会胡思乱想:“终于明白,有人为什么迷恋小三不惜代价,性还在其次,关键是那种感觉,自在,龇牛活力。”

  “打嘴,能把峰岚和小三比?”

  “自己是真爱上了这个‘人间的四月天’?”

  阳雨享受和峰岚在一起自在的感觉,对峰岚的一次次试探和逗弄,也不那么敏感了。阳雨甚而有点“享受”峰稣庵帧叭鼋俊彼频摹白鳌保合却棠阋幌拢然后给点甜头;有时候,这比一味甜得发腻更能让人上瘾。这就如吃过可乐和咖啡的苦、辣椒的辣后,大脑给的奖励。

  阳雨和峰岚像是戴着镣铐跳舞,日子虽不尽如人意,却也是“淡淡的幸福”。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人间四月天会过去,这小小的幸福要被吞噬在暴风骤雨中。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本栏推荐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