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在北京活在当下

一百四十五、挣脱不了生活

时间:2019-11-18 18:20:57   作者:zengerl   来源:m.kprifm.com   阅读:970   评论:0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胡月、胡灵一家和沅湘一家在阳雨家中聚餐。翟雪涵已经初现孕态,仍执意和胡家二老下厨,说:“医生说适当活动对宝宝有益。”吃饭间,众人感伤少了欧家、汪家等朋友,叹“物是人非”,“世事无常”。沅湘便说带来了远在海外的方文的消息;放下碗筷,转身走到客厅的激光电视前,掏出U盘投射视频。

  众人围过来,是关于欧洲某现代舞大赛的新闻,文斌获得了新人表演金奖。记者采访华人得奖者方文斌,文斌说:“感谢父亲的鼎立支持,托人作曲编舞,请大师指点”。记者问:“你觉得赢得评委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文斌说:“其实技术上大家都差不多,我觉得我肯定不是最好的。可能是因为我对生活的理解更加透彻一些,感情比别人更到位一些。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只有自己受过伤,才能理解别人的痛’。”记者问:“此时此刻,你想对电视机前的亲人说些什么”文斌对着镜头说:“爸爸,我这次没有让你失望。”

  之后是比赛的实况录像。沅湘拿遥控器快进至文斌的参赛舞蹈,名为《挣脱》。文斌只穿了白色丝质长裤,两臂抱身站在舞台中央。音乐响起,低沉、阴郁,如同电影《单身男子》中的配乐“心灵的静默”畇tillness of the mind);文斌如从梦中惊醒,睁眼前后左右探视,又在迷惘中踯躅、张望。音乐逐渐激越、磅礴;文斌张开双臂,朝四方奔走,忽左忽右,来来回回;步伐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直至大幅度跳跃、翻转,一上一下,起起落落。音乐继而缓慢沉重,如同暗黑音乐Goëtia和《潘神的迷宫》里的;文斌也身心疲惫,带着伤痕和重负,缩手缩脚回到舞台中央。音乐嘎然而止,文斌猛回身,身体定格,强打笑容,缓缓伸出双臂又收回来。

  屋里一片静默,都觉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忽然有手机铃声,纷纷拿出手机查看,是胡月的在响。胡月点开手机,是外地陌生号码,恐又是推销,拒接几次。就有微信加好友的信息:“我是雪梅,这是我的新号码”。胡月忙加上,点击视频通话。雪梅见大家围在镜头前,忙打招呼,说:“几个月前不辞而别,十分不好意思。一直在云南边境一个山村支教。刚和父母通电话,才知道家斓那樾巍! 又对胡月说:“是我父母糊涂,嫂子受委屈了。我这两天就请假回来………”胡月眼圈就有些发红,便要支开话题,说:“刚才吃饭,大家还念叨你呢。这么久没有消息,你那边还好?”视频里雪梅迟疑一下,笑道:“还不错,挺好的……”大家一度不知道怎么接话;沅湘便独自去厨房里收拾。

  一句“挺好的”,意思不是真过得不错,而是妥协了,终于习惯了生活的无奈,学会了“知足常乐”;老话怎么说来着?“认命”了。曾经试图改变,改变不了,试图挣脱,挣脱不了; 几番痛楚、几度挣扎之后,还得接受现实,收拾身心,继续生活。不然呢?

  南怀瑾说:“人是莫名其妙的生下来,无可奈何的活着,最后是不知所以然的死掉。”

  大家又问东问西,原来雪梅在支教时巧遇校友,打算趁暑假一起回母校参加校庆,顺道回家看看,今天打电话跟家里通通气,滩诺弥南郊的剧变。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本栏推荐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