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在北京活在当下

人生几何:十一、岑止亮和丁松然

时间:2019-11-24 11:18:05   作者:zengerl   来源:kprifm.com   阅读:978   评论:0
    男人握着许岩林的手微微颤抖,男人看着骨灰盒的目光充满了心伤。许岩林握紧男人的手,凝视着男人的眼睛,强烈地感受着男人的心伤和思念。十七年来,许岩林第一次有了和一个人心灵相通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从哀伤中+过来,见许岩林怔怔地看着自己,笑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 许岩林也醒过来,忙点头道:“是。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是谁?姓甚名谁?”

  男人笑道:“说了半天,却忘了自我介绍。岑止亮,岑,山字头下面一个‘今’字;止亮,中止的止,光亮的亮。”接下来,不等许岩林提问,岑止亮就说了很多自己和丁松然的事。

  “我认识丁松然,也就是你父亲的时候,正处于人生的一个低谷期。那时候刚从美院毕业,要大展雄才,和人搭伙创业,开画室,办画廊。但是,刚踏进社会,太天真,还不知道人世间的险恶,被各种忽悠、各种坑蒙拐骗。很快资金链就断了,合伙人卷款逃跑,让我背了一身的债。我卖了父母留下的房子还债,从此一蹶不振;混迹于一个所谓的文艺圈,玩颓废,玩后现代,靠旁门左道赚点生活费。

  “一度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然而六年前,也找桓銮锾欤就像今天这样的天,也是在半山腰的一个凉亭,遇见了正在写生的松然。他朴实细腻的笔触,带着暖意的用色,还有温和的线条,让人有种非常特别的感觉。怎么说呢?别的画,我总要分析它的构图、布局、立意及意境,然后判定个高下,再断定有没有收藏价值;然而松然的画站褪侵苯幼プ×宋遥用那种简简单单的平静和舒服抓住了我。

  “我和松然就这样因一副画而结识,很快就熟了。松然人如其画,生性恬淡,常说‘人生几何,不为稻粱谋,不为名利累’,自八年前患上肝癌离婚后,就更无意于功名,一直四处漂泊,寻找失去联盏亩子。

  “松然身上的淡泊和宁静,让我回复到内心,盘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然而人最难认清的就是自己,这个问题不会轻易有答案。于是我放下功利心,走出因功利心受挫而导致的颓废,加入松然,流浪四方,去寻觅,去发现。

  “有朋友出国,留下一辆破旧的房车。我和松然开着它,一路打零工,摆摊卖画,走遍了天涯。四年多的时间,从渤海之滨到帕米尔高原,从漠河到三亚,我们的足迹踏遍了祖国的每一寸河山;还去了蒙古、中亚和俄罗斯的一些地方;我们甚至打算要周游世界。

  “那几年,是我岑止亮这辈子最平静、最满足的日子。我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每一次日出,一起凝望过的每一朵晚霞;我记得我们一起趟过的每一条溪水,一起爬过的每一座山峰;我记得我们一起作过的每一幅画,一起唱过的每一首歌……

  “松然也是这么认s的,他说过,‘这肝癌,我都想感谢它了:若不是它,我大概不会如此看得开,如此放得下,更不能像现在这样,按照自己的方式活在世上。’‘当初检查出肝癌的时候,医生说最多还有一年时间,现在十多年都过去了。’

  “然而肝癌还是没有放过松然。就在s们浪迹天涯的第四个年头,松然的肝癌开始恶化。半年之后,松然已经经不起旅途颠簸,我们再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活在世上:为方便松然看病,不得不在一个城市定居下来;为支付松然的医药费,我借钱开了家公司,做室内设计。

  “半年后,松然就走了。 高山断流水,伯牙失子期。”

  说到这里,岑止亮长叹一声,重复了几遍“高山断流水,伯牙失子期”,然后说道:“从此后,我再也没有看过日出,再也没有凝望过晚霞;再也没有趟过溪水,再也没有爬过山峰;再也没有作过画,再也没有唱过首歌……”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本栏推荐

卡片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kprifm.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